《毒妃重生:狼性王爺欺上身》[毒妃重生:狼性王爺欺上身] - 第八章潛入侯府(2)

閃躲,憐霜只覺得喉頭一緊,呼吸瞬間被奪走。

小臉漲紅,憐霜不停的掙扎着。

「我、是、來、救你們的。」斷斷續續的音節從喉頭擠出,很是模糊不清的聲音,憐霜甚至不確定很厚的人是否能聽懂。

過了片刻,她感覺到喉頭的手的力度鬆了幾分。

「我是來救你們出去的。」憐霜又重複了一遍方才的話,那隻手這才真正的放開。

「真是好心沒好報。」憐霜沒好聲氣的回頭瞪了一眼方才差點掐死自己的男孩,拍拍衣服上的灰塵從地上站了起來。

喉頭火辣辣的疼痛讓憐霜很是惱火,但這會兒沒有時間讓她發火。

壓着嗓子,她不再看男孩,兀自蹲下身子去扶起一個小姑娘朝着外面走去。

沒聽見身後的動靜,憐霜的步子頓了下來,「你不打算走嗎?」冷淡的口吻,聽不清一絲的情緒,卻讓還她身後的男孩皺了皺眉。

說完,憐霜不再理會,又開始艱難的挪動步子。

不是她力氣小,是她身上押着的女孩真的是太沉了。

當把女孩弄出去後,她渾身的力氣像是用完了一般,索性不屁股坐在了地上,也不管屁股底下是什麼情況。

看着男孩很是輕巧的扶着另外的兩個孩子出來的時候,憐霜心頭有一個念頭,早知道他那麼輕鬆的就把人帶出來,自己就該把這個女孩也一併扔給他。

「我們走吧。」說到做到,憐霜起身瀟洒的拍拍裙裾,也不管一旁完全沒有一點意識被自己千辛萬苦拖出來的女孩。

男孩的面色有幾秒的僵硬,他看了看自己的兩邊,又看了看一旁躺着的女孩,心裏有着千般的懊悔。

方才自己為啥一個衝動去掐了她的脖子呢,他現在直想掐自己的脖子。

無奈,他小心翼翼的扶穩身側虛脫的人,彎腰想要去拉地上的那一個,可還沒碰到地上的女孩,三人便齊齊的倒下,一併壓在了女孩的身上。

「嘶——」這下倒好,這一壓,把地上的那位給弄醒了。

「起開!」女孩醒後,滿臉怒容的瞪着壓在自己身上的男孩兒,那瞪大的眼眸,似有熊熊火焰噴出一般。

對上女孩的眸子,男孩的眉色也是一沉,迅速的起身,面色猶如像是千年寒冰。

覺察到身後的動靜,憐霜狐疑的轉身望着兩人。

「有什麼深仇大恨以後再算,不想再被抓回去就快點離開。」憐霜皺了皺眉頭,不等兩人答話,就又重新邁開步子走了。

她已經救了他們,若是他們自己還要送死,她也不會攔着。

當沈萬君從沈萬良那裡回來的時候,密室大開,他的心跳似乎停止了一般,反應過來,他疾風一般奔了進去,那緊張之色,甚是濃重。

看着空空如也的牢房,沈萬君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到底會是誰?

一方面憤怒着,一方面沉思着。

救走了幾個小孩的事情是小,只是來人竟然能夠不驚動侯府的一兵一卒就闖進了他的書房,竟還知道這裡有密室,這讓他很是不安,總感覺會有更加不妙的事情發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