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重生:狼性王爺欺上身》[毒妃重生:狼性王爺欺上身] - 第七章官官相護(2)

一門心思都在思索,這延城孩童失蹤和沈萬君到底有怎樣的關係。

心頭的疑問得不到答案,憐霜的心頭很是不甘。

眉眼一沉,她心頭有了打算。

「姐姐,我想要去買些東西,你先回去吧。」憐霜忽的停下腳步來,回身笑意盈盈的望着漣漪。

「我陪你一起去吧。」漣漪輕輕一笑,並沒有聽清憐霜話中的重點。

「可是劉少爺讓我去他家帶一趟,這你也跟着?」憐霜的眉角輕揚,小臉上漾起壞笑。

漣漪耳根子一紅,嬌嗔道,「我才不去。」說完扭頭就走,那倉皇而逃的模樣,看得憐霜好笑不已。

當漣漪走出自己的視線,憐霜斂了眼底的笑,取而代之的是一眼的沉寂。

轉身,她是朝着侯府的方向去了。

來到侯府宅院的一處牆角,憐霜不緊不慢地望了望周圍的情況,見四下無人,她這才輕手輕腳的蹲下身子去挪開牆角的雜物,雜物被移開後,一個一米左右寬度的大洞出現在眼前。

從那個洞子潛入侯府,引入眼帘的亭台水榭,格局和前世的一模一樣,唯獨西邊少了那一座沈萬君為了迎娶娘親所建造的「斂香閣」。

不知是觸景生情還是其他的原因,憐霜覺得眼睛乾澀不已,細嫩的手指輕輕的揉了揉眼睛,她甩了甩腦袋混亂的思緒。

她沒忘記她此番前來的目的。

對侯府,憐霜了如指掌,她知道家丁大都在哪處出入活動,知道哪裡的守衛疏散,所以要潛入沈萬君的書房並非難事。

憐霜輕巧的避開府中巡視的人,很快就到了沈萬君的書房門外。

推開門,琳琅滿目的書籍羅列在書架上。

她的視線犀利的掃過每一個角落,最後落在書架一側的一隻花瓶上面。

眼中隱隱的有一絲光亮一閃而過,她快速的走到花瓶前,手剛要碰到花瓶,門口卻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心頭一驚,憐霜朝着四下張望了一圈,趕緊找了個地方把自己給藏了起來。

吱呀——

門開了,斜斜的日光從門外照射進來,憐霜靜靜的卧在床底下,視線緊緊的跟隨着那雙從門口踩進來的黑色布靴。

那鞋子的主人,除了是沈萬君還能是誰,他生性多疑,平生最忌諱別人擅自闖入他的書房。

望着那雙腳在書架前面站定,憐霜的心也慢慢的緊張起來。

她神經緊繃的望着那雙靴子,看不見沈萬君的表情,心撲通撲通的提到了嗓子眼。

她不確定方才自己是不是留下了什麼蛛絲馬跡,若是被沈萬君發現,自己今日怕是難以全身而退了。

眼睜睜的看着沈萬君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這一刻對憐霜來說,時間像是凝固了一般,無比的漫長。

「二爺,大爺叫您過去!」門口,一名男子在外面喊道,打破了這緊張的氛圍。

沈萬君神色頓了頓回道,「告訴大爺,我馬上過去。」那語調中透着的不耐毫不加以掩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