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愛專寵:顧少的伶俐心尖寵》[獨愛專寵:顧少的伶俐心尖寵] - 第9章 周正遭受調戲(2)

>就是床上沒鋪草墊,就一張草席和一床薄薄的單被。

「哎喲,好疼!」

大概剛才那一下的衝擊,醉酒的白纖兒神經反應太慢,痛感襲來,疼的她呲牙咧嘴,嘴裏叨嘮着。

關上房門後的周正,活動活動了下肩膀和筋骨。

這女人喝成這個樣子,連累他不少,一晚上做了一年的體力活。

累完後,周正有些口乾舌燥,倒了杯水,在桌旁坐下,好好歇息會,順便擦擦額頭流下的汗水。

一連喝了好幾杯,喉嚨才舒服不少,人也暢快,不再那麼燥熱。

又倒上一杯水,拿上杯子,準備送進嘴裏,周正眉頭一皺,怎麼感覺背後涼颼颼的。

用手一抹脖子,除了黏糊糊的快乾的汗水,沒有什麼別的異樣。

決定不再胡思亂想的周正,重新端起那杯水,舉到一半,總感覺哪裡不對勁。

鬼使神差的用餘光往床上一瞟,咦,人呢?

怎麼不見了!

驚的他,倏地,直接起身,低頭一看。

白纖兒虎視眈眈的盯着手裡那杯水,伸出舌頭,正要去舔它。

「啪」

嚇得周正,水杯掉地上,摔了個粉碎。

「啊,你怎麼這樣子,我的水,我的水。」

看着一地的碎片,哭喪個小臉的白纖兒蹲坐在地上,撒潑耍賴,作勢還要去撿。

很明顯,恍過神的周正,意識到這女人在耍酒瘋,真是頭痛。

為了避免她誤傷自己,周正及時阻止,直接抱住了她。

酒勁上來的白纖兒,不停的掙扎,甚至一把跳上了周正的身上。

兩個人的姿勢極其的曖昧,可憐周正無福消受美人恩。

胡言亂語的白纖兒被抱起後,誤把周正當作了壞人。

小手不停的拍打,甚至掐着對方的脖子,令他喘不上氣。

不再憐香惜玉的周正,為了制止白纖兒這危險的「襲擊」,

一隻手用力的掰開她的手指,另一隻手擋住對方的「進攻」,

一步兩步三步…..

短短几步的距離,周正感覺感覺過了半個小時之久,

終於挪到床邊,為了不摔疼白纖兒,順勢抱緊她,直接滾到了床上。

由於慣性,兩人滾了兩圈後,周正的嘴唇有種濕潤的軟糯感,再定睛一看。

天啊,兩人就這麼毫無徵兆意外的接吻了!

周正下意識的推開了白纖兒,嘴裏還殘留着來自對方的酒味。

可迷離惝恍的白纖兒口渴的很,把周正的嘴當作了解渴的水壺。

被一把推開後,不甘心的大聲叫囂。

「我渴,我還要!」

「好,好,你放開我,我倒水給你。」

堂堂七尺男兒,初吻就這麼沒了。

周正真是悲催至極,這女人發起酒瘋太可怕,用儘力氣讓她安靜下來後。

起身倒了杯水,喂她喝下。

「不夠,不夠,我還要。」

反覆幾次後,喝了幾杯水的白纖兒解完渴,不再大吵大鬧,睡得安詳。

坐在床邊的周正,仔細端詳了片刻,確定她睡着後,終是徹底放鬆下來。

和衣躺在另一側的床榻上,剛好正對着入睡的白纖兒。

這女人,睡着的時候還是挺可愛的,長得雖不是令人驚艷,也算得上是小家碧玉。

都已經深夜,周正想起那個意外的吻,有點無法入睡。

原來,接吻是這個樣子,倒也不是那麼討厭。

嘴角浮起一抹燦爛的笑容,想着想着,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