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愛專寵:顧少的伶俐心尖寵》[獨愛專寵:顧少的伶俐心尖寵] - 第9章 周正遭受調戲

午夜子時,黃包車車夫呼哧呼哧的拉到了一個府邸的大門口。

「軍爺,到了。」

「這是車錢,不用找了。」

「謝謝爺!」

顧澤民佇立在街前,整理了衣服和軍帽,抬頭往上看,門匾上赫然的兩個大字:徐府。

深呼了一口氣後,還是鼓起勇氣上前,拉起門環,敲響了大門。

「咚咚咚!」

在靜謐的夜晚,分外刺耳,打擾了不少人的清夢。

過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睡眼惺忪的門童青年打開了門,看到來人後,一掃睡意,驚喜的大叫道。

「顧少爺回來了!顧少爺回來了。」

青年清脆的嗓音,響徹了整個徐府,也喚起了那個輾轉反側的男人。

五年了,五年沒有回到這個家。

踏入了院子里,這裡的一草一木沒什麼太大變化,顧澤民緩緩的踱步向前。

那個他日夜思念的男人正在等着他。

才一腳踏進門檻,那個熟悉的背影,牽動了他的思緒,就如同記憶中,絲毫不差。

「哥,我回來了。」

顧澤民的顫音泄露了他的情緒,也讓那個背對着他的男人緩緩轉過身來。

這是一張和顧澤民有着相似樣貌的臉。

與其不同的是,這張臉五官沒有那麼硬朗,膚色更偏白皙,臉型更顯消瘦;

濃密的頭髮摻雜了不少肉眼可見的白頭髮。

這個男人是顧澤民在世上唯一的親人,顧言生。

「咳咳。回來就好,澤民,你長大了。」

看着弟弟成為了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甚至身高都高出了他半個頭。

顧言生的眼裡滿是欣慰,略微激動的咳了幾聲。

五年未見,哥哥比印象中,似乎蒼老不少,人更顯憔悴,又見其似有病態。

顧澤民忙不迭上前,扶哥哥坐下,關切詢問。

「哥,你身子還好嗎?要不要去京州的大醫院看看?」

「無礙,無礙,都是老毛病,我找了中醫館開了葯,前幾天估計偶感了風寒,還沒痊癒罷了。」

「哥,我去米國也打聽過,你這個屬於哮喘。

西醫有專門的治療方法,京州的醫院裏就有從米國研修歸來的醫生…..」

「夠了,咳咳,澤民,我跟你說過多少次,我有我的堅持,你無需多言!」

這一下,兩兄弟起了些爭執。

顧澤民眼看哥哥情緒激動的咳的更厲害,也不敢再繼續爭辯,只好好言相勸。

「哥,我不是說中醫不好,只是你這哮病治了這麼多年,一直沒斷根,或許試試西醫,死馬當活馬醫?」

「行了,澤民,我知道你是為哥好,我的身體我自有分寸。」

聽到弟弟的態度不再那麼強硬,顧言生臉色紅潤不少,語氣也溫和許多。

「你舟車勞頓,也累了,你的房間早就叫人打掃好了,早點歇息吧,明日去拜祭下徐家祖宗。」

叮囑完後,顧言生慢步回了房間歇息。

還坐在大堂的顧澤民,沒想過,才回家就和哥哥鬧了個不愉快。

這五年,終究是變化太大,這徐府看起來還和以前一樣,實則處處顯示衰敗殘缺,早已物是人非。

「咯吱。」

用身體頂開了房門,大汗涔涔的周正,費勁的公主抱着昏睡的白纖兒,腳步踉踉蹌蹌的到了床前。

一點都不溫柔的鬆開了雙手,白纖兒毫無預兆的打了個滾,歪七豎八的躺在了床上。

進入了立夏時節,周正所在的住所不過是個一樓的磚瓦平房,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