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別人能讀的出我的心聲》[斗羅:別人能讀的出我的心聲] - 第6章 找上門的玉小剛(2)

的道。

「說吧,你要怎麼陪?」

屈辱。

一股濃濃的屈辱,充斥在玉小剛心中。

玉小剛現在恨不得衝上去跟千尋疾拚命。

但是,想起千尋疾那『恐怖至極』的實力,硬生生的將這種衝動忍了下來。

心不甘,情不願的從懷中掏出了空間戒指。

……

另一邊。

聽到動靜的比比東瞬間從打坐狀態中驚醒,精神力迅速掃描向了千尋疾所在的地方。

當她感受到那一道熟悉的身影的時候,整個人的面色,不由變得陰沉起來。

因為,她再次看到了玉小剛。

濃郁的怒火,幾乎快要從比比東的胸膛之中噴湧出來。

她萬萬沒有想到,玉小剛居然是如此心胸狹隘的人。

居然會因為這點事情,這麼迫不及待的去報復千尋疾。

「玉小剛。」

比比東一聲嬌斥,身上九個魂環浮現而出,強大的氣息從比比東纖細的嬌軀之中散發出來。

就在比比東怒火即將噴發出來的時候。

比比東猛地愣住。

因為,比比東終於看清楚了眼前的畫面。

玉小剛,居然對千尋疾一副唯唯諾諾,還主動的上交空間戒指。

這。

這?

這這這?

我是誰?

我在哪?

我在幹什麼?

比比東腦海中,浮現出一道道人生疑問。

她可是檢查過千尋疾的傷勢的,現在的千尋疾,可以說一個普通人就能夠將其按在地上摩擦。

更別說已經突破到封號斗羅的玉小剛了。

兩者實力,天差點別。

可以說,玉小剛只需要動一動手指頭,千尋疾就會死的連渣都不剩。

正確的場面是玉小剛居高臨下的指使着千尋疾,讓千尋疾將空間戒指交出來。

這場面?

怎麼他喵的反過來了呢?

疑惑。

震驚。

不解。

玉小剛從空間戒指裏面拿出一大堆金幣,無比屈辱的說道。

「好了,這些金幣應該可以幫助你修復你的房子了。」

千尋疾眉頭一皺。

「怎麼?就修好牆壁就完事了?」

玉小剛聽到這話,差點氣的肺都要爆炸。

想起千尋疾強悍的實力,深深的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強行將洶湧的怒火壓制下去,看向千尋疾說道。

「那,還需要賠什麼?」

「我只打壞了你的牆壁啊。」

千尋疾面色一冷。

「精神損失費,裝修費,誤工費,資料費……」

聽着千尋疾口中一長串的費用,玉小剛目瞪口呆。

「這,這?」

玉小剛覺得,自己還是太年輕了。

千尋疾口中說的這些費用,感覺合情合理,但是他一個都沒有聽說過。

千尋疾面色冰冷。

「怎麼?你覺得我說的有問題嗎?」

說出這話的同時,千尋疾直接上前一步,整個身軀也都貼在了玉小剛身上。

要不是千尋疾現在重傷在身,根本釋放不出武魂威壓,千尋疾根本不會用這麼『gay』的方式給予對方壓迫。

感受着千尋疾鼻孔中噴出來的熱氣,玉小剛下意識的後退兩步,搖了搖頭。

「沒,沒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