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阿拉德列傳》[DNF:阿拉德列傳] - 第1章 天帝傳

(一)

破敗的街道,蕭條的行人,飄落的黃紙。一切的一切,都已為這座城市判定了死刑。

破落的紙片早已腐朽變黃,黴菌們在陋巷中將殘存的字跡一點一點抹去。這是老鼠統治的王國。他們變異、長大,肆無忌憚地遊走於人鼠的界限。遠遠望去,便能望見那一雙雙閃爍着紅芒的覬覦之眼。

赫頓瑪爾已經死了。

那個男人①的力量毀掉了一切。沒有人會忘記那天。他的力量從格蘭之森的腹地爆發,就連使徒巴卡爾處心積慮築造的天空之城在那一刻也如螻蟻一般渺小。所有阻擋在其前面的東西,都只有淪為瓦礫的下場。

「呼——」。

有人在黑暗中長出一口氣。他散坐在廢墟的角落,身上是如頭髮一般髒亂的褐絲長袍。他的面龐在陰暗中有些難以看清,但可以確認的是,他的臉被纏上了繃帶——正如他的左手一樣。

自那場災難以來,他在赫頓瑪爾廢墟的酒館與垃圾堆里頹廢了太多的歲月。路過的冒險家或原住民偶爾會對他投以好奇的目光,但從未有人上前。就連統治這片區域的老鼠們,也不曾踏入他存在過的地方。

但唯有他知道,這不過一個起點罷了。

他清晰的記得,他也只能記得,在那場災厄的最後,魔道學助手奄奄一息地來到他面前,用枯萎的人造發聲器官說著對不起。他只感覺沉穩突然被某種力量搶去,大驚失色地握住那截漸漸乾枯的樹榦,卻再也聽不到回應。

好像又失去了一個器官。

「彭!」

他想起自己被狠狠按在地上。

「你知道那是誰么?」威嚴的聲音帶着不易察覺的顫音,「這不過是白白送死!」

他無言,但逐漸爬起的身影早已為問題作出了答案。

記憶中模糊的影像再次將他按倒。

「逝去的一切可以重組,但如果你死了…」強硬的口氣漸漸斂去,轉為稍微弱些的和聲,「一切…」

「那不一樣…」他開口,乾澀得地好像涸澤數千年的沙漠。

「你不該死在這裡…」壓住他的那隻手開始湧現白色的光芒,緩緩凝聚出劍的形狀,「如有必要…」

「哼…」他的嘴角隱出慘笑,電光亦開始在肩頭閃現,「即便沒有選擇…」電光與黑暗從這一刻開始降臨,「我的命運也不會被你左右。」

記憶到此為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