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寡人》[第一寡人] - 第5章 地窖

接下來連着幾日,劉荼除了去草場上教那些孩子讀拼音,就是在自己房間里磨木炭,期間趙庭來過幾次,每次都是興緻勃勃的和劉荼談論自己的婚姻和那神奇的拼音如何如何。

縣衙內的桌案上,關於草場上聚集了沂縣數個村子,近千青年男子的稿子都已經堆滿了,縣衙的人一開始如臨大敵。

後來去了幾次發現還真是在教書,並不是做什麼屯兵謀反的勾當後,也就放鬆了警惕,尤其是聽到了去上課還有錢拿,哪怕是衙役們也都心動不已。

大燕的錢幣換算最初是一千文錢是一兩銀子,但是如今由於戰亂的緣故,朝廷大量鑄幣,到如今得是一千五百文才能換一兩銀子。

此時大燕朝的衙役一天的俸祿也才百文錢,這可是衙役,普通莊稼漢一天連五十文都難,更何況還要交農稅,所以劉荼給的五十文完全夠買一個勞動力。

既然劉荼的行為無論是對官府還是百姓都沒有什麼影響,衙門自然也是樂見其成,萬一這群孩子中真有人僥倖成了秀才,反而是縣衙的大功一件。

「你去把趙家的銅錢都換成銀子,以後趙家所有的出項進項都必須是用銀子結算,不要再使用銅錢,找個借口,不要落下口舌。」

第二日就是趙庭大婚,劉荼悄悄把趙庭叫過來,讓他放棄使用銅錢,趙家本就是村裡出來的商戶,平日里銀子反倒用得少,都是用銅錢結算,聽到劉荼的話讓趙庭一陣錯愕。

「楞個屁?讓你去還不趕緊去?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你當北莽這一仗白打了?經濟危機啦,大燕又要大批量鑄幣咯。

這銅幣會越來越不值錢,只有真金白銀才有價值,若是後面真鬧大了。」

劉荼頓了頓。

「再把真金白銀都換成鹽鐵,那才是保命的東西。」

趙庭懂了,連滾帶爬的跑去找趙老員外,最後終於是在後院找到了忙着安排婚禮的趙老員外,老員外聽完一拍腦袋。

「我就說怎麼感覺最近這銀子怎麼這麼稀罕了,這可不得了,我那一地窖的銅幣誒!」

「老爹你說啥?什麼一地窖?」

趙庭一愣,一地窖銅幣是什麼時候的事,自家地窖?那不是放菜的地方嗎?

「你大啦,早晚要交給你的,你跟我來吧。」

趙老員外拉着趙庭,來到了趙府的一個小房間內,這房間平日里是堆放一些無用的雜物,很少有人來這地方,趙庭小時候躲貓貓倒是經常來這。

趙員外移開一大堆髒亂的衣物,又搬開了衣物下面的桌子,一道破舊的木門出現在父子倆眼前,拉開木門上的鐵環,是一個向下走的階梯。

「爹,你藏的挺深啊?」

趙庭目瞪口呆。

「哪個地主家裡沒埋幾樣東西?」

趙老員外點燃一盞油燈,和趙庭一步一步的往地窖里走,地窖不深,大概走了二十來階,裏面漆黑的一片,看不清楚。

「去,把那幾個火把點上,看看咱祖宗給咱攢的家底。」

趙老員外推了一把自己的傻兒子,不由分說的把火把遞了過去。

趙庭一個個的火把點下去,表情逐漸變得獃滯。

「爹,咱祖上不是泥腿子遇貴人嗎?這地窖里的東西是怎麼回事?」

映入趙庭眼帘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銅幣和成箱成箱的真金白銀,正中間的位置還放了一個柜子,裏面擺放着精美瓷器和各種珍貴珠寶。

「咱家這麼有錢?」

趙庭看傻了,這一地窖的銅錢是什麼鬼,父親從來沒跟他說起過。

「這些是咱家幾代人的積累,你就別管那麼多了,等你成完婚,叫幾個下人來,用車運,一車一車的運出去。 」

趙庭愣了愣。

「你當我傻?這能是一個地主攢出來的東西?爹,咱祖上到底是幹啥的?」

趙老員外撇了撇嘴,用手指了指一個鐵鏟。

「喏,那就是咱們發家的東西。」

趙庭一愣,抬頭一看,好傢夥,洛陽鏟?

「咱家是倒斗的?」

趙老員外點了點頭,表情有些驕傲。

「那可不,咱祖上可就厲害了,那可是北排魁首!」

趙庭大腦當時就宕機了。

「你不是說咱們家以前是農民,是遇到了一位貴人扶持,才成了這趙家村的地主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