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許你情深似海》[嫡女重生:許你情深似海] - 第06章 夢回

「站住,令牌出示一下」

兩個將士將馬車攔在城門口,例行軍事的盤問即將出城的馬車,車上的人撩起帘子將令牌遞給將士,那將士看了一眼,又立刻雙手奉還了回去。

「原來是德王府的人,請恕罪」將士抱拳道,便往旁邊一站,讓馬車過去了。

接過令牌,那人朝將士點了下頭,便放下了帘子,看向躺在自己腿上沉睡的小丫頭,暗自嘆了嘆口氣,小心翼翼地將毯子蓋在小丫頭身上,也靠在馬車上眯一會兒。

過了許久。

小丫頭慢悠悠的醒了過來,小手揉了揉自己的濕漉漉的大眼睛。轉了轉頭看向周遭,這是在,馬車?又看了看旁邊,這是,雲姨?再次揉了揉眼睛,看向旁邊,真的是雲姨!好像年輕了些,雲姨怎麼在這兒?難道?

不對!「啊!」

旁邊的雲姨立刻醒了過來,把小丫頭摟在懷裡「小小姐,你怎麼了?別怕,有雲姨在,雲姨在的,你別怕,乖~」,雲姨輕聲細語的拍打懷裡的人兒。

『不對,啊!頭好痛!』

看着懷裡的小人兒捂住自己的耳朵,小臉憔悴,眉頭皺到一團,痛苦至極的樣子,臉上還滲出一層汗珠,手腳微微冰涼,雲姨更加心疼這小小姐了,唉!

雲姨還以為沈詩詩是沉浸在德王逝世的事情,悲痛不已。殊不知,並不是,她不知道的是,懷裡的小人兒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活的肆無忌憚,天真無邪的小女孩了。

過了一會兒。沈詩詩終於在雲姨的安撫下,平靜了下來。

不過,沈詩詩也反應過來了。她知道,那些親身經歷痛苦是真實的,那一鞭又一鞭打在自己身上也是真實的,那不是夢

她重生了。

她冷靜的接受這個事實,聽着車軲轆碾在石板路上的聲音,不悲不喜,既然上天讓她重生,那她就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她不能再重蹈覆轍,她要把前世失去的東西一點一點的拿回來,害她的人,她一個也不會放過。

小臉枕在雲姨腿上,眼睛盯着自己的小手,這個小手還是肉嘟嘟、白嫩白嫩的,一看就知道是嬌生慣養出來的。她知道,過不了多久,她的手就會變的,因為她即將去的地方,暮山鎮。

她回到了七年前,今天是祖父的頭七,她頭上白色的孝帶還沒摘下來就被送走了。想到祖父,那個最疼愛自己的人,那個喜歡每天把她捧在手裡怕化了,把她寵的無法無天的人,走了。

上輩子,枉費他對自己的一番苦心,為了讓自己好好活着,把自己送到鄉下,遠離那些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人。

她是活下來了,活着回到了都城。但她最後還是死了,還是活活燒死的。

趕了一個月的路程,馬車終於到了,暮山鎮。

這個離都城有着兩千多公里的的小鎮,位於南桑國的邊境,不算多麼富裕,背靠幾座大山,翻過兩座山,站在山頂上往西看去,就能看到西邊的西楚國的風貌。

不過也不是誰都能看到的,這也是以前聽很老的狩獵人說的,本來翻過兩座大山就是很難做到的事情,這老人,以前年輕的時候,氣血旺盛,就和幾個年輕人打賭,看誰能獵得最好的獵物,誰就是村上最強的獵手,其餘的人就得聽命於他。那時候暮山鎮還不叫暮山鎮,叫暮山村,附近還有許多個小村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