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許你情深似海》[嫡女重生:許你情深似海] - 第05章 沈詩詩之死

「怎麼樣了?」

「小姐,已經按照您的吩咐讓那人進去了」

「如此甚好,此人知道你的身份嗎?」

「放心吧,小姐,他不知道,屬下已經給他服下那葯,只要藥效發作,之後五個時辰,便會自己暴斃而亡」

「好,做的甚好!影,你說我要怎麼賞賜你呢?」少女一臉天真爛漫的問道單膝跪在自己面前的影子。

「屬下什麼都不要,只想一心一意一直陪在在小姐身邊。」影子鏗鏘有力的說道。

「好!允了!」呵呵呵,少女溫柔的笑着輕輕的扶起的扶起地上的人,便上床休息了。影子也退出了房間。

這邊,一個黑影鬼鬼祟祟地闖進沈詩詩的院,看着周圍連個人影兒都沒有,便又大膽起來,趴在門縫上只看到只有床上貌似躺着一個人,想必這就是那人說的『美人』了吧。便直接推門而入,「嘎吱~,嘎吱~」,半掉的木門發出沉重老舊的聲音。

沈詩詩早就聽到院子里的腳步聲,可是渾身哪裡還有力氣爬起來,只能拿過一旁的碎碗片,緊緊捏在手心裏。

屋子裡一片漆黑,見床上的人沒醒,這人大膽的拿出個火摺子點亮旁邊還剩半截芯兒的燭台,拿着油燈緩慢的色眯眯地靠近沈詩詩,『咦!這人怎麼這麼丑?看起來鬼不鬼,人不人的樣子,看身形年齡也不大呀?想必是偷拿主子的東西被發現,不然怎麼打這麼慘,唉,管她娘了,既然拿人錢了辦完事兒走人,不過,他還沒嘗過這麼嫩的人呢 嘿嘿』狗二心裏暗搓搓地想道。

心一橫,便心急的要朝床上的人撲上去。

「啊!去他娘的!」

一股鮮血從狗二的臉上噴涌而出,噴在沈詩詩的臉上。

狗二捂着剛被割的傷口惡狠狠看到床上這個拿着碎片劃傷他手腕的人,看到這人已經清醒過來,雙手拿着碎片對着狗二。在暗淡的燈光的照耀下,新鮮的血配上沈詩詩臉上的傷,眼睛瞪得老大,死死的盯着他,才半大的孩子,卻顯得十分恐怖,一股涼意從狗二的腳底冒了上頭,狗兒咽了咽口水,不管了,醒了更好。

這時,狗二的藥效開始發作,渾身開始發熱起來,眼睛泛紅陰森的笑着對床上的人兒說道「小美人,你醒了,不要那麼急嘛,好好聽爺的話,爺我會好好對你的,」邊說便按住沈詩詩的雙手,就要欺上去咬沈詩詩的脖子。

沈詩詩今天連續了遭受太多折磨,早就快支撐不下去了,本就靠着一口氣划了那一下,哪裡還是一個狗二的對手。

眼看自己已無還手之力,她已經絕望了,她恨吶,她想殺了眼前的人,她一口咬傷身上人的耳朵。

「啊!」狗二雙眼通紅,連疼痛都顧不上,他已經瘋了,只想要折磨身下的人來緩解自己。

沈詩詩一把揮倒狗二剛剛點燃的燭台,火花立刻掉在到處都是,沈詩詩的屋子本就年久不用,又是草棚搭建的,瞬間就點燃了,包括狗兒身上,但是狗二此刻像中了邪似的,瘋狂的繼續朝她撲過來,根本不沒有顧及自己衣服上的火苗。

火勢越來越大,沈詩詩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小小的身體硬是使勁的推開了狗二,任由火苗蔓延到自己身上。火燒的摯痛刺痛了藥效發作的狗二,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他想撲滅身上的火,但是已經晚了,藥效和灼燒只能令他痛苦的在地上嚎叫。

沈詩詩閉上眼睛,火苗一寸寸燒焦她的皮膚,發出烤肉般滋滋的聲音。可是她已經感覺不到聽不到任何了。

直到第二日,德王府的人才發現,沈詩詩已經被活活燒死了,死相極其慘烈,據悉,屍體靠着沒有倒下,做出朝着某個方向的樣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