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上門女婿》[頂級上門女婿] - 第2章 :長大成人

從對帶孩子一無所知,到比女人還無微不至,可想而知,對於田青山這個沒有生養過孩子的老男人來說,他需要付出多少辛苦,多少精力。

但田青山自己從來沒有覺得難,在他看來,孩子帶給他的一切,遠勝於他對孩子的付出。

田青山自己沒什麼文化,可是他卻非常重視對田柱的文化教育,加上田柱又天資聰慧,所以無論是小學、初中還是高中,田柱的成績總是名列前茅,從來沒有讓田青山和老師失望過。

從田柱上高中開始,田青山的身體就每況愈下。田柱上高二那年,田青山徹底住進了醫院,田青山知道自己來日無多,認為有必要在他閉眼之前對田柱做一些叮囑和交代。

「你今天的氣色看起來不錯啊,可是比之前精神多了。」田柱放學來到醫院看田青山。自從田青山住院以來,田柱每天都會來看他,雖然田青山每次都會說不用每天來,學習最重要,可田柱還是會堅持來。

田青山躺在病床上微笑道:「嗯,是挺好的,你來之前我還下地走了兩圈。學習累不累?」

「不累,輕鬆加愉快。」田柱一屁股坐到床前的椅子上,弔兒郎當地說道。

「別吹牛,謙虛一點。」

「我可不是吹牛,我的成績在那擺着呢。您就說,我從上學以來,成績什麼時候掉出過年級前五名?我們老師都說了,如果我保持住,考上京天大學中文系問題不大。」田柱確實不是吹牛,他學習起來真是一點都不費勁。

「可你還沒考上呢,所以必須要戒驕戒躁,要繼續努力,只有上了大學,有了文化,才能……」

田柱不耐煩地打斷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學習的事情您就不用操心了,我心裏有數。」

田柱怕田青山繼續嘮叨,站起身說道:「行啦,我先回家了,明天再過來看你。」

田柱拿起書包剛要走,田青山伸手抓住他的手說道:「你先坐下,我有話跟你說。」

田柱坐下後,田青山問道:「你知道咱們家的房本和存摺在哪兒放着吧?」

田柱點了點頭,家裡就那麼大地方,什麼東西在哪兒,他閉着眼睛都能找到,再熟悉不過了。

田青山又問道:「你知道你媽的墳在哪兒吧?」

田柱反問道:「您說這個幹嗎?」

「等我死了,你就把我和你媽埋在一起。」

田柱板起臉,不高興道:「您活的好好的,死什麼呀。不就是住個院嗎,年紀大了住院不是很正常嗎。我跟您說,您離死還遠着呢,踏踏實實活着,一百歲沒問題。」

田青山笑着說道:「我可不想活一百歲,現在你就煩我煩的不得了,我要是真活一百歲,你還不得不認我這個爹呀。」

「我……」

田青山擺擺手:「我就是這麼一說,總之你記住我死後,把我和你媽埋在一起就行了。」

「我知道了,還有別的事嗎?」

「一定要考上大學……」

田柱一見又來了,馬上說道:「您放心,我要是考不上大學,我以後就不見您了。」

田柱要走,田青山又拽住了他:「我還沒說完呢。」

「您不用再說了,我這就回家學習去,晚飯我都不吃了,行了吧?」田柱無奈地說道。

「如果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

「真啰嗦。」田柱甩開田青山的走就走了。

田柱發覺了田青山今天的反常,可是他並沒有太放在心上,覺得人年紀大了可能都這樣,嘮嘮叨叨,神經兮兮。

第二天早上,田柱還在睡夢中之時,被「咣咣」的砸門聲給吵醒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下床開門,一看是樓上的鄰居二叔。

「二叔,什麼事啊?」田柱說著話打了個哈欠。

「你爸……你爸他走了。」二叔眼圈通紅地說道。

「去哪兒了?」田柱迷迷瞪瞪的,沒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

「什麼去哪兒了,你爸他死了,醫院剛剛打來電話。」

田柱聽了,就猶如被人迎頭潑了一盆冰水,瞬間就清醒了。但是他腦子一片空白,等回過神以後,淚流如注,顧不上穿衣服,他穿着背心褲衩和拖鞋就直奔醫院。

到了醫院,他的拖鞋已經不知所蹤。

站在田青山的屍體前,田柱像瘋了一樣,他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使勁推田青山的屍體,希望他能活過來,希望他能跟自己說話……

在機械廠工會和左鄰右舍的幫助下,田柱處理了田青山的後事。按照田青山生前的意願,將其與老伴埋葬在了一起。

田青山入土後,田柱坐在墳前久久不肯離去。回想從小到大,他雖然學習很好,可是也調皮搗蛋,經常闖禍,總是不讓田青山省心。

最讓他自責的是,田青山去世前一天,他發現了田青山反常,卻沒能想到那是田青山的臨終遺言。如果能想到,他至少可以陪田青山走完人生最後一程……他這個兒子當的實在太失敗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