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柱》[第九柱] - 第 7章 (序章七)(2)

為媒介激發釋放魔法,如法陣插滿包含強大力量的核心足以釋放出強於個體的陣法魔法,但從未有過用強大魔核或是蘊含著特殊力量的物品代替精神池的,因為那些這樣做的都已經死在無法牽引導致混亂能量在體內暴走。

娜薇婭-唯皺着眉

「失敗?」

「失敗了會怎麼樣?」

漢克一把就握住了唯打斷了接下去的提問。

”特斯特家族創造的東西,註定將由他的後代去終結。 ”

年輕費爾看着在座的「三人」沒有接下去詢問的意思,他禮貌的起身走向,那個經常以「另一個身份」教導哈迪知識的房間。

「阿嚕,很喜歡吃焰石。」

「哼哼-哼哼。」

看着哈迪手中紅色石頭一塊塊被他抱着的生物吃掉,魯克想要摸一下,但被這胖胖的「生物」

突然出現的警惕眼光掃到,莫名的焦慮感開始湧現心中。

這頭豬崽作為異獸-豬王的幼年期,早就有了一定心智。

「這就是哈迪,經常提起的「大劍士」?」

「沒看出來有多強啊!這小身板,要擱在我們老家,這種不就是「口糧」?」

「難道他低調?隱藏實力?」

「哼唧-哼唧-哼唧-哼唧」

原本還在吃着焰石的豬崽,一個撲躍從哈迪懷裡跳下,瘋狂蹭着魯克小腿。

「看來阿嚕挺喜歡你的。」

看着平時不怎麼對其他「人」親近的豬崽,哈迪也為自己唯一的朋友魯克感到開心。

異獸-豬王

由古人族實驗後產生。

大多生長在冰雪覆蓋的北大陸。

魔獸三頭犬與北大陸冰川獸的結合體。

幼年期豬崽通體雪白,短毛,大耳,短尾,四肢短小,平時隱藏在牙槽中的利齒,看似胖碩的體型內則是包含着通過吞噬礦石吸取到的能量。

成年期豬王,足以抵抗普通元素龍的攻擊。

「咚咚咚-」

交談中的二人一獸被敲門聲打斷

「請進。」

看着眼前陌生的年輕人,哈迪,魯克,心中有些抵觸,而豬崽則是被什麼吸引到,從費爾進來的一刻起就開始蹭着他去了。

隨後費爾和他們的交談中。

看着滿臉疑慮的魯克,年輕費爾等待着他的答覆,哈迪則是已經默默起身,並強拽着豬崽離開房間。

「魯克不甘平凡,就和你一樣,這些年他獨自在痛苦中,而我們為了讓他可以平穩度過一生選擇了忽視,但這一切使我們都變得更加痛苦。」

「可是,魯克,萬一。」

「還記得過去的冒險嗎,在遇到危險時,哈威總是安撫着我們並故意裝出很有把握的樣子,但沒有哪一次冒險是輕鬆的,我們在意外中經歷過一次次生死,也許我們也應該給魯克一次信心——。」

「在最壞的打算里找到最好的結局。」

漢克試圖安撫焦慮的唯說道,同時心裏也打起了最壞的結局。

費爾從沉睡中被喚醒後,在南部大陸遊盪了數年。

他回到過曾經的居所,故鄉,每一處戰鬥過的戰場,最終在命運的抉擇下,他來到了這個小村子,最初的他選擇了哈迪,哈迪不論是天賦還是心性都要比千年前的那個自己強過不少,甚至哈迪身上有一絲特殊的力量在保護着他。

所以他偽裝成一名被哈威僱傭的導師,平日里會在哈威家裡教導哈迪,哈迪這些年裡從來都沒有讓他失望,儘管是古龍和獸族的後代,但在元素的造詣上,他進步的速度比自身血脈成長速度還要快上許多,與元素精靈調和比瑤族都要強上不上(瑤族,完全由精神力凝聚的智慧體,現存**荒土)

而魯克天賦上不錯,雖然少了古人族和人族必要的精神池,但以他的見聞足夠可以通過轉變來改變魯克的缺失問題(需要到達費爾那個層次)

但魯克從來都不被他看好,直到前些日子,費爾在雙月最圓滿時記憶中出現了一個影子,讓他做出了改變,在最後的時間選擇了魯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