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柱》[第九柱] - 第6 章 (序章6)(2)

龍族的龍威對於魔獸生物是上位者對下位者毀滅性的打擊,無數低階魔獸開始奔逃出哈威龍威範圍內。

「該死的爬蟲!竟敢用骯髒的手觸碰上位種族!」

已經被憤怒籠罩的哈威,在費爾「踢皮球」的攻擊空隙中,將自己完全包裹成一個「球狀」姿態,現在更像球的它,反而讓費爾進攻變得更加順手。

球形巨龍在挨打過程中,體內散發出超過費爾進攻速度的黑色光罩。

進攻中的費爾臉上出現了一絲憂慮,費爾將自己的胸口撕裂開,握住了心臟開始吟唱。

「沉睡在歲月中的器靈們以吾名再次賦予汝等真名。」

時間流動好像在那一瞬間停止了,地上無數懸浮的兵刃開始向著費爾急速飛去,各種不同形狀的兵刃猶如冒着藍光的彩虹匯聚天空。

當黑色光罩完全閉合時,還未來得及匯聚在費爾身邊的兵刃,在觸碰到光罩時則被壁吞噬掉,消失不見。

雖然被無數兵刃「保護着」的費爾,但這個讓他覺得非常難纏的光罩,一時間也無可奈何,只能硬着頭皮看看哈威下一步會怎麼樣「對待他」。

哈威釋放的光罩內部空間好像變得極其大,同時也讓本變成「球」的巨龍哈威,再一次展開了它巨大的身姿。

更為震撼的吼叫,伴着真正的「龍威」掃蕩着這片空間。

「觸碰禁忌必然需要付出代價。」

「人類你準備好接受古龍的怒火了嗎。」

不等巨龍形態哈威說完,巨大的黑焰從口出噴出。

光罩看似空間極大,但這只是對於哈威來說,對於費爾則處處受限制。

費爾極力的將身邊的兵刃擋在身前,但穿透過兵刃縫隙的黑焰,還是灼燒了進來,黑焰並沒有燃燒他的身體,而是向著更為致命的靈魂燒去。

費爾看着自己體內那團已經被數道黑焰包裹住的靈魂源,開始擔憂起這個原本就已經殘破不堪的靈魂了。

「必須結束這場沒有必要的戰鬥。」

費爾,那雙流動着的異瞳中,幾個小小的球體開始旋轉,球體中則是無數陣法,一層一層的啟動,身邊的兵刃開始一把把褪去原本被藍光覆蓋的光源,漸漸露出這些曾經擁有真名的「英雄們」。

巨龍哈威,則是感應到黑焰中湧出無數獨立的能量體,為了「徹底毀滅」對方,巨龍哈威,也開始動用了古龍族秘法。

黑的發亮的巨龍身體開始被纏繞着更加暴躁的能量,巨大的能量在巨龍身體上爆炸着,七道刻着咒印的空心環浮現,隨後張開巨口的哈威,在聚射出的能量球穿透過第一道,第二道…..第七道咒印環時,費爾也已經準備好了,接下這一擊並擊敗巨龍形態的哈威。

光罩外,漢克,魯克,特爾,唯,哈迪,在「二人」進去不久後就已經聚合,看着天空那個顯眼的黑球。

黑球內散發的巨大能量讓它出現了龜裂,砰發出的能量開始向四周散發,為了避免強大能量擴散,在場實力最高的獸人特爾開始動用妻子設在村子附近的龍族結界和自身的力量,其餘人則是盡量輔助着特爾。

激蕩的能量波動逐漸衰弱,灰燼中突然下起的「黑色暴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身被龍甲覆蓋著的人形哈威狂笑着

「費爾,可真是差一點點,我可真就被你幹掉了!相識多年,你居然真下殺手!」

看着對面那個「瘋女人」費爾很無奈,在最後的時刻使用了存在靈魂中的本源力量,雖然無法動用全部實力,但勉強可以接下哈威一擊,雖然這會讓他這具「身體」加速死去。

片刻後

特爾等人,成功阻止了能量擴散,但哈威的龍族結界還是破碎了。

年輕人在把送給魯克的銀牌短暫拿回後,又變回了老者模樣,才得以證明自己的身份,這也讓那個一直站在一邊不為自己作證的哈威少了一些樂趣,唯則是對這位不知道擁有着怎麼樣過去的老者獻出了精靈的歉意(輕吻額頭)。

正當大家覺得真的結束時,才發現,過於巨大的面積被炸的坑坑窪窪,村子裏的房子也塌倒了不少。

特爾和哈威無奈的看向年輕人,示意自己並不會這方面的處理能力。

年輕費爾則又一次詢問魯克,將那個銀牌短暫的拿回,和一邊的哈迪說了一句關於重鑄構造的話題,這讓哈迪有些意外,因為這是母親不知道從那裡找來的元素導師在幾年前教導時說的話。

老者費爾開始詠唱,將那柄遺落在我地面的巨槍當做「筆」,在村子和戰場周圍畫上一個巨大的陣法,而哈迪開始牽動體內晶體里的各種元素注入到法陣中。

暗淡的線條被充注進的元素能量後,變得色彩斑斕,各種不同的元素精靈開始一點點重鑄這片焦土大地。

唯獨,魯克家因為被哈威黑色吞噬球給直接擊中導致無法復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