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柱》[第九柱] - 第2章 (序章二)(2)

教堂那些被寫滿着教義條款的牆壁,手中短短的匕首在她的手裡輕輕拋出,又輕輕墜入手中,並有些玩味的提問還在祈禱的梅爾。

「梅爾,你瞞着聖子偷偷私下組織的探尋任務,

這數百年間你們綠袍的聖罰團可損失了不少實力不弱的教徒哦,而且還有幾名聖堂騎士死了,雖然被你以鎮壓境內地底迷宮魔獸給草率掩蓋,但就這樣放棄了?這可不像你這個老頑固的做法哦!。」

原本還在祈禱的梅爾此時站了起來看向了靠着角落牆壁上的紅袍女人不滿的說道。

「哼!

不過是些永遠無法擁有真正力量的廢物,讓他們早些感受聖光洗禮對於他們來說是件恩賜。」

緊接着梅爾怒斥紅袍女人。

「還有,梅恩,你可不要忘記你自己的職責!不好好待在你自己的軍團里鎮守聖域邊境,跑回聖城來做什麼,如果讓梅芙大人知道你放着自己職責不顧,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隱藏在教堂陰影下的梅恩嘲諷着此時充滿怒意的梅爾。

「你們這些穿着噁心綠色袍子的老東西說話真是讓人反胃,不過出手倒是挺大方,那把黑鋒你們可真的好捨得哦!

居然當做酬金給了忍派一族,要知道這樣擁有「真名」的器靈已經不多見了。」

聽到紅袍梅恩的嘲諷綠袍梅爾這一刻真的忍不了,破口就是指責。

「梅恩,不要仗着出身於特斯特家族,就可以這樣對我指手畫腳!要知道你們特斯特家族,早就已經成為歷史,現在聖堂早已不是當年的那個聖堂了!」

「真當特斯特家族還掌控着聖堂嗎!」

綠袍梅爾的指責並沒有讓紅袍梅恩感到不快,接着回應道

「老東西,看在你年紀一大把,好心提醒讓你留點好東西,如果將來發生了什麼意外也好給你們聖罰團留點底牌,不至於被其他的軍團所恥笑吶。」

「另外!老傢伙!」

「這次回來,我可是被聖子親自召回的哦,可不像你這個老東西死皮賴臉賴在聖城,每天對着那個雕塑磕頭,還不是見不着聖子,真可悲!。」

臉色被漲紅的綠袍梅爾被紅袍梅恩說的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反駁,

只好隱隱將自身的力量實體化,湧出的力量似流動的光罩把全身都包裹了進去。

「呦!我親愛的梅爾大人,您這是準備在聖子眼皮下對我這個同為教徒的同伴出手了?

你們綠袍天天念的教條,忘記了嗎?

還-是-我-親-愛-的-梅-爾-大-人-壓-根-不-把-教-條-放-在-眼-里!」

這一刻,紅袍梅恩心中無限暢快,終於把綠袍噁心到了。

強行壓抑自己的情感,綠袍梅爾扭捏的語氣,一點不像剛才的他。

「這不是因為,我所敬愛的聖域軍軍議長梅恩大人回到聖城,一時間難以形容的高興,有些忘記身為綠袍的職責,讓梅恩大人見笑了!」

正當綠袍梅爾都覺得自己有些噁心的時候,梅爾發現,命運真的太過於眷顧他,報仇的機會這就來了。

「呵呵,梅恩大人,看來你們特斯特家族裡的那些廢物,就算離開了聖域,但刻在身體最深處的印記,依舊散發出你們家族特有的臭味。」

原本佔據了對話主動權的紅袍梅恩,不知道是被綠袍梅爾說中了軟肋,還是因為看見那座女性雕塑上方,此刻一個半月形狀的投影,憑空懸立,散發微弱的能量波動。

突然出現的投影讓紅袍梅恩陷入了短暫的思索中。

而綠袍梅爾此時畢恭畢敬的向著一個光團伏地表達着對於這個同樣突然出現在教堂內的光團無限敬仰。

「退下吧梅爾。」

突然出現的柔和光團,在綠袍梅爾心底回蕩着只有他,可以聽見的聲音。

綠袍梅爾並沒有完全起身,他彎着腰不敢對視突然出現的光團深深的低着頭,明明以他的實力可以很輕易的離開教堂,但他竟以內心中最為鄙夷「凡人的方式一步一步退走出了這座教堂。

「梅恩,這次需要你親自走一趟,去看一看那個擁有特斯特血裔的子孫是否繼承了家族的血脈傳承。」

「如果他擁有…帶回….家族的命..運已…經無法靠着..聖…」

光團中原本充滿慈愛的聲音,突然間充斥着撕裂聲斷斷續續的想要表達出某些信息但緊接着還沒有說完就原地消失不見,只剩下教堂內沮喪的紅袍梅恩一人。

雖然突然出現的聖子又一次消失,但她已經知道自己這次回來的目的是什麼,

「我還是比較喜歡,特斯特-傑維斯-艾薇這個名字。」

離開教堂前她心中默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