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女修:搶個天尊當老公》[喋血女修:搶個天尊當老公] - 第七章水中問心

滔天的大水很快就將三人淹沒在其中,月依來不及閉氣就被大水沖走。呼吸變得十分困難,喝了一肚子水。

「師哥,你沒告訴師姐怎麼撐開靈氣護罩啊。」一旁游在水中的蕭宇看到後心中傳音過去。

「忘了給依兒說了,你先上去。我去把依兒救回來。」夜風快速的向著月依的方向移動。

「嗯,我上去等你們。」

就在月依以為自己要死了的時候,夜風總算是抓到她的手了。將月依啦到身邊,撐開靈氣護罩擋住了外面的水,發現月依的呼吸已經很微弱了,夜風沒有任何猶豫將自己的唇貼了上去。

許久過後月依睜開了雙眼,感受到嘴唇傳來的濕潤和溫暖,發現夜風正在吻着自己。一時少女只感覺那顆原本就已經快要炸裂的心再也控制不住了,徹底的爆發了自己的感情。

雙手緊緊的纏住夜風的後背,瘋狂的索取着夜風的吻。月依也不懂這些,只知道緊緊的抱住夜風不放,不斷的吻着他。夜風更別說了,從月依那瘋狂的動作傳來後他就蒙頭了,任由月依瘋狂的親吻自己。

也幸虧兩人什麼都不懂,不然在深水下兩人指不定能幹出點啥事兒來。

終於月依感覺到呼吸困難了,放開了夜風。心中遞過去一道細小的聲音」風哥,以後依兒就是你的人了。」

「嗯。」夜風雖然不知道月依的話是什麼意思,不過在他的心中有個聲音告訴他要這樣回答就嗯了一聲。

看了看懷中嬌羞的月依,夜風不禁升起一種幸福的感覺。

「如果能夠永遠的這樣抱着依兒,該有多好。」

「風哥,你在想什麼呢?」看着在哪兒發獃的夜風,月依傳音過去。

「我在想如果能夠一直這樣抱着依兒就好了。」

「傻瓜,依兒都已經是你的人了。你想抱多久都可以。」

「可是師傅說過男女有別,不能隨意的輕薄女子,剛才為兄也是情急才為之,依兒不要見怪。」

「難道無極子師傅就沒告訴你,有一種男女之間是不用理會這些的嗎?」

「倒是說過,師傅說男女之間若是拜禮成親之後就可以不用理會男女之別的限制,不過要相敬如賓。」

「那師傅有沒有告訴你這種男女被稱為什麼呢。」

「師傅說若是拜禮成親後男女之間就被稱之為夫妻。」

「我們現在這樣就是夫妻啦。」這句話傳過去後月依將紅着的小臉緊緊的貼在夜風的胸口聽着他的心跳。

「啊?」夜風的心猛的一跳,他是被嚇到了。月依卻是輕笑了一聲。

「傻瓜,大陸上的女子在未出嫁之前是不能被陌生男子看到或者摸到身體的,否則就是不貞,若是破了這規矩,除了殺了那個無禮的登徒子之外就只能嫁給他了。4年前你幫我療傷的時候我就問過你了,你說你會負責的。所以我們早就是夫妻了。」猶豫了片刻後月依還是告訴了夜風實情。

「這。」夜風一陣遲疑,天地良心他是真不知道還有這事兒啊。

「難道風哥你討厭我嗎。」聽到夜風遲疑的聲音,月依有點急了。

「不是,我不討厭依兒。可是。」

「沒那麼多可是。風哥不討厭依兒,依兒也不討厭風哥,那就是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