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蠻王爺獨寵妻》[刁蠻王爺獨寵妻] - 第2章 這是豬食么

每走一步,人群便自動讓開一分。
當他頎長高大的身軀終於走到她面前的時候,苗雪蘭才驚訝的發現,自己已經被對方完全籠罩在他的陰影之下了。
她下意識的想要向後躲去,可眼前這個俊俏的男人,突然「啪」地一聲將扇子合攏,在她猝不及防之際,用扇柄勾起她的下巴。
並以一種卑睨天下的倨傲之態冷聲道:「妳還沒有解釋,妳口中所說的那句不公平,究竟由何而來?」
苗雪蘭雖然只是一個生活在底層的貧窮小老百姓,可這男人狂妄的語氣、高傲的姿態,以及問話的口吻,無疑是對她尊嚴的侮辱以及人格的打擊。
她是不知道這人究竟姓甚名誰有什麼背景,就沖他毫無仁慈心的,在柳大廚輸掉這場賭局就想要砍掉人家一隻手便足以證明,對方絕對不是什麼善良正義之人。
也許,鳳陽這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紈絝子弟、貪官惡霸。
偏偏這種人,也最令苗雪蘭心生厭惡討厭至極。
她皮笑肉不笑的伸手打掉他支在自己下巴上的扇柄,帶着幾分諷意道:「公子今日與柳大廚打賭,只要他能做出一桌能令公子滿意的膳食,柳大廚便可以得到公子親自贈予的一千兩銀票,反之,柳大廚則要獻出自己的一隻手做為此次賭局的籌碼是吧?」
男人垂着頭,似笑非笑的點點頭,「妳說得不錯。」
「那麼敢問公子,你究竟用什麼判定,柳大廚給你做的這桌子飯菜,究竟是好吃還是不好吃呢?」
當這句話被問出口的時候,她明顯從男人的臉上,看到了一閃即逝的詫異。
苗雪蘭突然笑了起來。
「柳大廚是長順大街有名的食神,做出來的飯菜經過眾人的驗證,已經形成了口碑。」
「公子在嘗過柳大廚做的飯菜之後,什麼意見都沒給,就直接否定了柳大廚的能力,這樣的行徑,不排除公子今日來此,是故意用一千兩銀票,來奪柳大廚的那條手臂的。」
「喂,妳這個丫頭,知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同誰講話?」
白衣公子身後的一個隨從打扮的男人,非常不客氣的衝過來就要找苗雪蘭理論。
只是這人剛剛嗆聲,就被白衣公子用手中的扇柄擋了回去。
他依舊笑不離面的看着苗雪蘭,用扇柄指了指那個被人壓跪在地上的柳東來,語氣高傲道:「他不過就是一個賤民,還不夠姿格讓本少爺對他耍這種心眼。」
苗雪蘭瞳仁微縮,顯然對他自負的語氣產生了極大的反感。
男人彷彿看出她眼底的怒氣,皮笑肉不笑道:「本少爺今兒來這家不起眼的小飯莊,最終的目的就是想吃一桌令本少爺滿意的飯菜,而事實證明,這裡的東西如同豬食,毫無美味可言。」
「既然賭局已經成立,那個胖子輸了,他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說著,沖自己帶來的隨從使了個眼色,「把這胖子的手給本少爺剁下來回去喂狗吧。」
一聽自己的手馬上就要被砍成兩段,那個被叫做胖子的柳東來再次嚎淘大哭。
「別別,公子我求求你,千萬別砍我的手,我這手真被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