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滅世》[巔峰滅世] - 第6章 醫院驚魂

2025年1月7日

凌晨4點

再優美的旋律,在不適合的時間響起,也會讓人覺得煩躁與不安。張昭就對這種情況有着最深切的體會。

紅日東方不僅叫醒了林書落,也成功吵醒了張昭。

「又…tm誰啊。」張昭實在忍不住的飆了一句文明用語,他這兩天就沒睡過一個安穩覺。

林書落對張昭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接通了電話,手機接通的那一剎那,林書落只覺頭皮一陣發麻。

手機的那頭傳來了各種音色,男男女女的呼救以及摔砸物體的聲音,這些雜音完全蓋住了穆曉恬說話的聲音,完全聽不清她在說著什麼。

「穆姐?穆姐?!你那怎麼了?」林書落緊張的逐漸提高着自己說話的音量。

「來……別…………砰!………砰!」隨着砰砰兩聲仿似砸牆一般的聲音落下,接着便是一聲聲劃破天際的尖叫。

手機聽筒里的聲音…戛然而止,「嘟…嘟…」電話被掛斷了。

林書落瞪大了眼睛茫然的轉頭看向張昭,手機雖然沒開免提,可是聽筒里尖叫求救的音量過於刺耳,張昭明顯也被那聲聲叫喊哭救給刺激的呆愣當場。

「這是?怎…怎麼了?醫院那邊?…」張昭欲言又止。

林書落不知道也沒法回應張昭的問題,定了定神,暗自咬牙,猛的站了起來,拿起搭在沙發扶手上的外套就向門口衝去,走到門邊想起了什麼,扭頭對着張昭說到:「甜馨要是醒了你就照顧一下,我得趕緊去看看!萬一穆姐…」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

張昭回憶着剛剛手機里那恐怖的聲音,第一次感覺原來死亡與驚悚離自己是那麼的接近。

有心想要阻止林書落的盲目出門,卻又不知該怎麼說出口。更何況如果這一通電話是自己的親朋好友所打來的,自己應該也會如此衝動的吧!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這個道理,他張昭還是懂的。可是電話那頭的尖叫到現在還讓他心有餘悸,鬼知道醫院那邊出了什麼問題,現在全世界的各個地方都開始爆發出這種古怪的病例,睡覺前他還想登陸外網去看看國外的新聞來着,那個時候國外大部分的網站和社交媒介都已經無法打開了,一小部分能打開的也是屬於無人管理,沒有更新的狀態。

張昭感覺也就國內,現在的情況還要稍微好上一些,至少到目前為止,大部分地區的通訊網絡都還處於正常狀態。

張昭伸出去的手舉到半空,嘴巴張張合合卻發不出聲,林書落正在穿鞋,突的看到張昭這個樣子,一下沒忍住笑了出來。

「還有什麼屁要放?」稍微放鬆了些心情的林書落笑着說到。

單手懸空的張昭有些尷尬,因為他感覺如果自己說什麼路上小心,注意安全之類的話語,會讓自己顯得特別矯情和做作,林書落又不是三歲小孩,這些哪會沒有想到?這幾天他可比自己思慮的多了。

「那個…回來的時候,如果看見有包子鋪偷偷開門,幫我整兩肉包子回來…」憋了半天,張昭硬是憋了這樣一句騷話出來…

林書落笑着對張昭點了點頭,知道張昭是在擔心自己,就在準備關門出去的那一剎那,腦海中靈光一閃,想到了這幾天新聞中說的那些案例,那些生病的病人似乎會對沒有感染BD的人進行瘋狂攻擊撕咬的這件事。

林書落仔細的想了兩秒,折身回到屋內,張昭看到林書落突的掉頭又走了回來,正感奇怪,卻見他靜步走進了自己的卧室,從衣櫃里拿出了全套的摩托防護設備。在張昭的幫助下,將護膝護肘防摔服這些厚實的裝備穿上之後,再披上了一件寬鬆版的羽絨服,此時,本就魁梧高大的林書落顯得整個人又膨脹了一圈。

稍微活動了一下,心中暗道還好,並沒有特別影響身體的行動。

待一切準備就緒,林書落快步來到停車場,騎上機車便奔騰而去。

騎到小區門口,剛想費盡口舌跟保安解釋緣由的林書落髮現,守門的董大爺在崗亭里完全沒有聽見摩托的轟鳴,反而還在呼呼大睡。

要說這董大爺,耳朵實在不是很好,平日晚上值夜班,給那些外來訪客開門的時候,那些訪客們都得扯着嗓子吆喝半天住戶的樓號他才能聽見,現在可好,自從昨天封鎖開始,便沒了外來人口的進出,董大爺的工作也越發輕鬆。董大爺看家護院本領一般,但是睡眠質量委實相當不錯,加上耳朵不太好使,相當於給自己戴上了個大型耳塞。這大排量摩托所發出的巨大轟鳴聲愣是沒能將他吵醒,反而將小區門口的幾戶人家給吵醒,那些住戶亮燈後紛紛探頭出來觀察情況。

林書落眼見自己不用浪費時間去解釋,趕忙搬開堵在門口的欄杆,一溜煙的向市二院沖了過去。

消防隊是沒有自己專屬醫院的,包括市內的武警部隊,也是去年才開始建立起專院,至今都還沒有正式投入使用,所以現在消防隊或是武警隊伍中如果出現了需要救治的病人,都會直接拉到市二院去進行救治。

王哥有一次在做一場營救任務的時候,被一個跳樓輕生的小夥子給砸斷了手臂,那個時候他住的就是這個醫院,林書落當時也曾去探望過一次。

路程不算太遠,從家裡過去也就十分鐘的車程,再加上全城警戒,路上連個鬼影都沒有,林書落的車速飆的越發的快了起來,僅僅只用了六分鐘左右就到達了醫院附近。

就在距離醫院只有一公里左右,林書落感覺到哪裡有些太不對勁。

原本凌晨封閉的市區里沒有車輛行駛,沒有什麼不對,可是這都已經快到醫院,卻連一輛救護車或者警車的聲音都聽不見,這就多少有些不太對勁了吧?

越靠近醫院,街道兩邊的住宅樓里所亮起的燈光就越多,在還有幾百米就抵達醫院大門的時候,林書落透過空曠的街道發現遠處醫院的門口,停放着幾輛車頭朝外的警車,警車上的紅藍暴轉燈在不住的來迴環懸,卻是連一個**都沒看見,街道兩旁高層的居民樓內也有不少住戶從窗戶里探出腦袋,有的向醫院那邊看着,也有人在看着這個街道上此時唯一一位還在走動的摩托騎手,但是統一的,沒有一人發出任何聲音,似乎醫院那邊剛才發生的動靜將他們嚇壞,生怕發出聲音將什麼恐怖吸引過來一般。

林書落有心想要問話,卻也被這種詭異的氛圍感染,他熄火下車,將機車停靠在路邊,又步行了三十米左右,在距離醫院正門大約五百米左右的一間門面房邊停下了腳步。

他正準備仔細的觀察一番,卻猛的聽見頭頂之上有個聲音傳來,凌晨四點鐘的時間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