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昏君》[大魏昏君] - 第7章 老臣姜全,誓死求見!

管事宮女右手鮮血淋漓。
她頓時無比凄厲的發出慘叫。
「啊!
!」
「陛下,陛下饒命!」
「望陛下饒命,我絕不敢教陛下做事……」
那管事宮女神色凄慘的捂住自己的斷臂,哭得嗓音沙啞。
然而秦宣哪裡會輕易放過對方。
他仍然眼神冷酷的看着管事宮女,面無表情道。
「好,真是好極了。」
「在朕的面前,你竟敢不自稱奴才。」
「你簡直膽大包天!」
不等管事宮女繼續求饒,秦宣再次舉起姜憐的佩劍。
一劍將管事宮女的整條胳膊都砍了下來!
「啊……!」
管事宮女在大哭中陷入昏迷,身體也隨之抽搐起來。
所有婢女,都陷入萬般恐懼之中,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這還沒完!
秦宣掏出一張手帕,緩緩擦拭劍身的血液,嗓音平靜。
「魏賢,將此人拉出去殺了,斬立決。」
身為大魏皇帝,一個小小的管事宮女,他自然想殺就殺。
魏賢也並不認為不妥,面色陰森的拽住那宮女的胳膊就走。
其餘的婢女,根本不敢求饒,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秦宣無視她們的存在,轉頭看向姜憐。
誰料姜憐一把將她的佩劍搶了過去,一臉怒容。
就像秦宣無視諸多婢女們,她同樣無視秦宣,轉身要走。
「給朕站住。」
秦宣豈能讓她輕易離開,在她身後喊道。
「姜憐,朕讓你站住!」
然而,姜憐卻像是聽不到秦宣在說話。
秦宣眉頭緊皺看着她的背影,衝過去攔在她的面前,嗓音略帶威脅。
「朕在跟你說話,你竟敢無視朕?」
「姜憐,你信不信朕能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只要朕現在下令,你在一個時辰內,就要碎屍萬段。」
可是。
姜憐仍舊怒氣沖沖的離開,甚至不看秦宣。
見此,秦宣幾乎要氣笑了,對她是愈發的來了些興趣。
他伸手將其拉住,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的眼睛。
「只要你向朕認錯,朕便恢復你身為皇后該有的一切!」
「到那時,小小煤炭,你又何必再行爭奪?」
「你說呢?」
此言一出!
原本只是態度冷淡的姜憐憤怒的看向秦宣。
「我向你認錯?」
「我對你何錯之有!」
「當年父親將我嫁給你,遭到我姜氏上下所有人的反對。」
「每個人都認為你會荒廢朝政,在你的治理下,大魏活不過四十年。」
「現在,果然如此!」
說著說著,姜憐的情緒愈發的激動。
「我父親當年對你的信任,簡直可笑至極!」
「身為大魏皇帝,整天歌舞昇平,貪圖享樂,你就該死!」
見姜憐不斷的痛罵自己,秦宣卻是有點心動。
她那剛烈的模樣,彷彿從不臣服於人。
秦宣下意識把姜憐攬入懷中,對她笑了出來。
「姜憐,朕向你發誓,從此以後,朕定然讓你刮目相看!」
「只要你願意,你就是朕心中珍重之人!」
「朕能得到的東西,也定然能有你的一份!」
姜憐驚呆了。
她就是死也沒想到,多年不見她的秦宣,竟然抱住了她。
且兩人碰得很近。
一時之間,氣氛變得相當曖昧。
姜憐非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