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昏君》[大魏昏君] - 第6章 你竟敢教朕做事?(2)

陛下他,終於有陛下的樣子了!
  病懨懨的老太監走在前面,秦宣跟他來到鳳儀宮。
  寒冬已至,秦宣穿着尊貴的紋龍黃袍,內側用熊皮保暖。
  步至鳳儀宮,秦宣看到一大群婢女正在搶奪煤炭。
  其中一名宮女,形單影隻,顯然不是其餘人的對手。
  很快就被打倒在地,鼻青臉腫。
  「怎麼回事?」
  秦宣震驚,如果他沒記錯,那婢女服侍皇后姜憐多年。
  魏賢忍不住嘆息一聲,無奈的垂首道。
  「陛下,您有所不知。」
  「寒冬臘月,房內猶如冰窟。」
  「而這鳳儀宮,作為您關押失寵嬪妃之地,自然沒有多少煤炭供給。」
  「每每秋冬兩季,多少是要為此大打出手的。」
  話音剛落。
  只見一名氣態清傲的女子,身着素衣,一臉怒意走來。
  她將自己的婢女扶起來後,眼神極其鋒利。
  「這一籃煤炭是我的,趕快給我!」
  說話的神態遍布怒容!
  而她自稱並非「本宮」,顯然還在記恨秦宣。
  那女子落落大方,相貌像極來自西域,滿頭青絲簡單幹脆的扎着。
  秦宣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有些動心,驚訝的望着她。
  那女人竟有如此英姿。
  魏賢低聲道。
  「陛下,她就是您的皇后,姜氏姜憐,大魏右相姜全之女。」
  秦宣有些震驚。
  她就是我的皇后?
  前身多年不見,秦宣也沒什麼記憶。
  不等秦宣深思,那站在姜憐面前的管事宮女,突然發出冷笑。
  管事宮女一臉鄙夷之色,不屑的上下打量姜憐。
  「你還當你是那個萬人之上的大魏皇后么?」
  「姜憐,你現在不過是條住在鳳儀宮的可憐蟲!」
  「陛下早就對你失去興趣,你還敢囂張?」
  「你有什麼資格來命令我,真是可笑!」
  四周的婢女們,同樣笑得發抖。
  面對諸多婢女的嘲諷,姜憐竟拔出腰間佩劍,勃然大怒。
  「爾等再不交出煤炭,我必將爾等的頭顱斬下!」
  「我父親身為大魏右相,縱然失勢,要殺爾等,也猶如踐踏螻蟻!」
  她那殺氣騰騰的模樣,哪裡像是女子。
  暗中,秦宣內心複雜。
  身為朕的皇后,就連煤炭,都需要拔劍相爭么?
  而站在她面前的宮女,似乎從頭到尾就沒把她放在眼裡。
  即便她已經拔劍。
  管事宮女果然笑容癲狂。
  「姜憐,你要是真的有那狗膽,你不妨動手試試!」
  「我還不信,你當真敢對我等痛下殺手!」
  姜憐大怒。
  她那剛烈的性情,讓她難以忍受。
  拔劍後,正要動手!
  就在此時,秦宣一臉漠然的走了過來。
  見到秦宣,所有婢女震驚的跪在地上。
  皇帝從不來鳳儀宮,今日為何突然出現?

  姜憐瞧見秦宣,卻是扭過頭去。
  別說跪拜,她都不願看他。
  那管事宮女見此,眼睛發亮,激動的對秦宣喊了出來。
  「陛下,姜憐見您不跪,她罪該萬死!」
  言罷,一眾婢女幸災樂禍。
  皇帝一向不喜姜憐,她還敢不跪。
  看來姜憐離死不遠了。
  姜憐同樣認為那昏君會罰自己,她憤怒的轉過頭,剛要說話。
  下一秒。
  秦宣從姜憐手中奪過佩劍。
  一劍將那管事宮女的右手砍了下來!
  「你竟敢教朕做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