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昏君》[大魏昏君] - 第5章 你的恩,謝早了(2)

懷一命!」
  群臣高呼,龍椅之上,秦宣頓時眉頭皺成了一個疙瘩。
  看着這跪倒在地的近半朝臣,秦宣眼中殺意奔騰。
  他倒是沒有想到,滿朝大員,這宇文家的老狗,竟然便佔了一半!
  大殿**,手持斬天劍的宇文乾,心中頓時長長出了一口氣。
  呼……
  百官求情,懷兒的命,應該是保下了!
  這該死的昏君,想不到今日竟然突然發難!
  到底為何,等將懷兒帶回府中,一定要好好詢問。
  到底……是這昏君有意針對我宇文家,還是有人從中作梗!
  宇文乾手中的斬天劍,仍舊假模假樣的舉在空中。
  他在等,在等秦宣在百官的求情下,開口免了宇文懷的死罪。
  魏賢無舌站在秦宣身旁,看着跪倒在地的群臣,臉上儘是怒火。
  可他是宦官,大魏祖訓,宦官不可參與朝政,違者斬!
  故此,魏賢雖然心中有無盡怒火,卻一句話不敢說。
  大殿右側,大魏右相姜全,看着跪倒在地的百官,臉上同樣是無盡的怒火!
  他和魏賢不一樣,有些話,他早就想說了!
  「你們這群混賬東西!」
  「你們想幹什麼,想逼陛下妥協嗎?」
  「自古以來,食君之祿受君之恩,你們就是這麼回報陛下的嗎?」
  「你們……!」
  這位大魏右相,話未說完,便被龍椅之上的秦宣粗暴的打斷。
  「退到一邊去,朕沒讓你開口,你便不準說話!」
  秦宣話語落地,這位大魏右相頓時長嘆一聲,生生咽下了自己未說完的話。
  而後,秦宣從龍椅上起身,雙眼淡漠的掃向了跪在地上的一眾群臣。
  這一張張面孔,秦宣一一記下!
  終於,秦宣緩緩開口……
  「呵呵……」
  「宇文左相,朕倒是沒想到,這麼多人,會替這個混賬東西求情。」
  「既然百官都求情了……」
  「那朕就看在百官的面子上……」
  「讓你放下手中的斬天劍!」
  秦宣的話語落地,宇文乾頓時心中長長出了一口氣。
  而後,宇文乾雙手高高將斬天劍平舉過頭頂,轉向秦宣的方向,再次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老臣……」
  「謝陛下隆恩!」
  「謝陛下,不殺這逆子之恩,宇文家滿門,定為陛下鞠躬盡瘁,定為大魏,死而後已!」
  宇文乾高亢的謝恩聲傳出,高台之上的秦宣,卻突然笑了。
  看到莫名笑起來的秦宣,宇文乾眼中頓時划過一絲不解。
  此刻,秦宣卻已經走下了高台,邁入大殿之上。
  噌……!
  一聲刀鳴響起,大殿之中,護衛的長刀突然被秦宣一把抽出。
  秦宣手持長刀,一步步走向宇文乾跟跪倒在地的百官!
  這一幕,讓所有人渾身一震,肝膽俱顫。
  「哼!」
  「宇文左相!」
  「你的恩,似乎有些謝早了……」
  「朕讓你放下斬天劍,朕有說過,要饒過那個混賬東西嗎?」
  「朕只是覺得,用斬天劍殺這混賬東西,侮了朕的斬天劍!」
  「你不是要給朕一個交代嗎?」
  「用這個!」
  嗖……!
  秦宣說著,便一把將手中長刀射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