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遇上李世民開始》[大唐遇上李世民開始] - 第4章 蹲號子

「你打人?」

那美女走到跟前,冷冷的臉龐、冷冷的眼神給人一種萬年冰山的感覺,氣場無比強大,陳少華的氣場都為之一攝。

「他們在鬧市飆馬,撞倒這位阿婆的菜攤,弄傷我女兒,你說他們該不該打?」陳少華將剛才的事說了一遍。

這時候,右邊那個瓜子臉美女走到唐善識面前,柔柔的問道:「你沒事吧。」

「豫章,你真好。」唐善識登時不痛了,臉上現出迷人的笑容。

「哼,鬧市賽馬,讓阿耶知道,肯定又要關你進大牢反省。」

「嘿嘿。」唐善識咧嘴傻笑。

冰山美人目光如刀:「但你先動手打人的,這是事實。」

「那又如何?」

「無故毆打國公子弟,唯有將你關進長安縣衙大牢去反省了。」

冰山美人說完,也不等他抗辯,兩隻白皙小手輕拍一掌,突然竄出來四五十名兵士。

「帶走!」聲音清冷。

「喂……」

咔嚓一聲,幾人嫻熟的給他戴上了刑具三件套,脖子、腳、手全瑣上了。

「喂,是他們傷人在先,我又沒得罪你,憑什麼你要抓我?」陳少華目光一寒,眯了眼睛。

「毆打國公的公子,觸犯大唐律法。」冰山美人冷冷的說道。

「哼,他們是傷人在先,我是正當防衛!」

「什麼正當防止?我才不管那麼多,帶走!」

「喂,死女人,你還講不講理了?」

「你罵本宮?」冰山美人雙眼一瞪。

本宮?不會是公主吧?

「你是公主?」

「本宮正是長樂公主,她是豫章公主,哼,你打的唐善識是她未婚夫,長孫渙是我未婚夫的弟弟,你說呢?」

「啊?」陳少華愣在當場,心涼了半截。

長樂公主是李世民的嫡長女,疼愛的不得了,有一次長樂公主放火燒他的鬍子,李世民都不捨得責備。

豫章公主是下嬪所生,生母難產死了,由長孫皇后撫養長大,愛屋及烏,李世民也是愛的不得了。

這才一開局,就得罪了兩個公主。

「這個是你女兒吧,一併帶走。」豫章公主也走過來,朝着無月一指。

兵士馬上將無月一併帶走。

「喂,女人,你們給我記住,小爺我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可任憑他如何咒罵,長樂公主和豫章公主連正眼也不看一下。

只有長孫渙、唐善識、杜荷三人在默默目送他遠去,嘴角咧開,露出快樂的笑容。

就這樣,陳少華和無月被四十多名兵卒押走了。

沒有審訊、沒有錄口供,也沒有登記,就這樣關進了大牢里。

長安縣衙的大牢又暗又潮濕,四周看不到窗戶,沒有通風,尿騷味很濃烈,還夾雜着米田共的味道,令人作嘔。

四周傳來獄友們的喊冤枉聲,還有用刑過後的哀嚎聲。

作為一個曾經叱吒江湖的槍神,何曾遇到過這種待遇呀。

牢房很小,什麼也沒有,地面只有一個角落鋪有珍貴的一些稻草。

這就是給人睡覺的牢房?

另兩面牆壁還有潮濕,強烈的尿騷味,顯然還是新鮮出爐的。

「爸爸,怎麼辦?」無月一雙大眼睛在漆黑的牢房裡泛起了淚光。

「沒事,等着,晚上爸爸帶你出去。」

刑具三件套沒解下,也不能給她抹淚,陳少華只好柔聲安慰她,靠在牢房門口木柱上一屁股坐下,示意她坐在大腿上。

「爸爸,你戴着這個木枷鎖會不會痛啊?」無月坐下後,小手溫柔地摸着他脖子。

「不痛,無月,爸爸連累你了。」陳少華謙意地道。

「只要能跟着爸爸,無月什麼也不怕。」

聊了一個多小時,無月靠在他身上睡著了。

陳少華等的便是這個時候,將無月輕輕放在地上。然後神念一動,拿出匕首,也不知道匕首能不能切斷,不過,先試一試。

特種軍用匕首,取名龍牙,含有各種稀有金屬,鋒利無比,首長親自頒發。

剛才來的時候,已經檢查過了這些鐵鏈的質地,只是用了很普通的生鐵鑄造,鐵質多雜質又粗糙,韌性足剛性差。

將匕首對着手上的鎖鏈,用力一拉,刷一聲輕響,鎖鏈連接處被切開了個缺口。再用力一扯,就拉掉了。

哈,這辦法果然管用。

腳上的鎖鏈就更快了,匕首用力一揮,應聲而斷。

脖子上的刑具倒是花了一番功夫,怕誤傷自己,小心亦亦的弄,一點一點的割,好不容易才割斷鎖,輕輕掰開,拆掉木枷鎖就舒服多了。

看着手上的匕首,在黑夜中還能感受到它的寒氣,暗嘆一聲:現在要用你來挖洞,委屈你了。

厚實的牆壁,匕首輕易就插了進去,逐塊磚頭被切斷或撬開,給搬了出來。

這中間還要保持聲響不要太大,所以弄得有點慢。很快,就被挖出了一個大洞。

幸好,聲音不大,弄完這些,無月也沒醒。抱着她爬出洞外,將剛才的泥搬出來回填堵住那個洞,掩飾一下還是要的。

大牢外面是一條小巷,此時沒有行人經過,這倒是減少了不必要的麻煩。

「爸爸,我們出來了嗎?」無月醒來便看到了外面的陽光,不由問道。

「是呀,我們沒事就被放出來了,餓了吧,我們去吃飯。」

「真的呀,那太好了。」無月拍起手掌來。

此時已是快四點,只想找個高級酒樓大吃一頓,享受長安美食,又要彌補一下受傷的心靈。

「老人家,這裡最有名的酒樓是哪一家?」陳少華在旁邊隨便找了個老婦人問道。

「年輕人,你是初來長安吧,聚賢樓是最貴最好的,長樂公主打理的呢。」老婦人朝他打量了一眼。

又是長樂公主?

既然是長樂公主的聚賢酒樓,那就更應該去看看了。

聚賢樓很大,門前排隊的人很多,等了半小時才進去。

這還是陳少華第一次進入古代的酒樓,都是盤膝而坐的,面前是一張矮桌。跟日本人那種榻榻米差不多,脫開鞋子吃飯,真的很不衛生。

上到二樓,正好有一張空桌,還是臨街位置。

既來之則安之,做了古人,就要入鄉隨俗。陳少華脫掉皮鞋,盤膝而坐。

店小二在桌子揭開兩個杯子,倒滿了茶。

「客官,要吃些什麼?」

「沒有菜牌的嗎?」陳少華側頭望着他問道。

「菜牌是什麼?」店小二撓着頭。

「呃,你這裡有什麼菜?」

「都寫在那裡了。」店小二朝着右邊的牆壁一指。

哇靠,還有這樣的?

只見牆壁上掛滿了一片片的木板,每片木板上都用繁體字寫有一道菜名。

好傢夥,只知道羊肉,其他菜名不知道具體是什麼。

點了一道炆洋肉,然後隨便點了三道菜。主食是餅,炊餅、煎餅是要嘗試的。

只見店小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