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遇上李世民開始》[大唐遇上李世民開始] - 第1章 關內大旱

大唐貞觀七年二月二十三,大旱。

甘露殿。

李世民坐在御案前,抿了一口茶湯。

「陛下,已經四個月沒發俸祿,那些大臣們怨聲很大啊。」長孫無忌坐在下首,有事啟奏。

「玄齡,怎會拖欠了這麼久?」李世民皺起眉頭,朝坐在邊上的房玄齡看去。

「陛下,內府一直沒錢。」

房玄齡答得很乾脆,連砌詞找理由都懶得編了,此事已經重複好多遍,都熟能生巧了。

「輔機,你看朕也實在為難。」李世民臉露苦笑。

「這……」

長孫無忌啞口無言,他受了重託,此番是第七次來催俸祿的,好多大臣家裡都吵翻天了,有些夫人尋死覓活的,有些甚至動手家暴了。

「輔機,此事還要再等等。」李世民看着這個大舅子,不得不多說一句。

「陛下,可是……」

「再等等吧。」李世民打斷道。

你是皇帝,胳膊擰不過大腿,我還能說些什麼呢。

長孫無忌嘆了一口氣,端起茶湯喝了一口,順一順呼吸。

「陛下,邊塞五個關口需要維修,兵部要緊急補充戰馬八千匹,還有升級武備,共需七十二萬貫。」李靖趕緊奏上。

「藥師,上次你不是說只需要四十三萬貫嗎?」房玄齡愕然看着他。

「哼,老房,你還知道說上次,那是過年前的事,都五個月過去了。」李靖瞟了他一眼。

「咳咳!」房玄齡藉機掩飾過去。

「老房,工部撥款十七萬貫呢?拖欠兩年了,什麼時候給?」

閻立德開門見山問道,都磨破嘴皮了,溫柔說不行,細聲細氣說不行,委婉說也不行。

「沒有!」房玄齡別轉頭,藉著喝茶湯來搪塞過去,反正爛命一條。

「陛下,此事不能就此無了期啊,臣下欠皇后娘娘十二萬貫已經快兩年了,每次見到皇后娘娘,我都要兜路走。」閻立德快要哭出來了。

「嗯,知道了,沒看到朕正在看奏摺嗎?」李世民朝旁邊一個籮筐指了指,轉移了話題。

滿滿一籮筐的奏摺,沒有二百也有一百五十本。

隨便看了幾本,基本是同一件事。

「玄齡,這麼多關於春耕乾旱的奏摺,都是要求朝廷撥款救災,民部有沒拿出辦法?」

「陛下,內府已經沒有錢了。」房玄齡苦笑了一聲,拉跨着臉。

「幾千貫也拿不出來嗎?」

房玄齡看了他一眼,劇烈地搖晃腦袋,「庫房裡早已經打掃乾淨,好久都沒進過錢了。」

李世民微微一驚:「大唐真有這麼窮?」

「陛下,民部除了欠他們的錢,尚欠內帑二十三萬貫,欠……。」房玄齡羞愧地低下了頭。

「別說了。」

李世民大手一擺,不耐煩地打斷:「藥師、立德、輔機,你們先回去,此事朕知道了。」

「陛下,可不能再等了啊。」

長孫無忌、李靖、閻立德逐個站起身,臨走前還留下一句話。

李世民站起身踱了幾步,轉頭望着那滿籮筐的奏摺,又看看御桌前的凳子,只覺得一陣心塞。

錢需要朕解決,乾旱也在指望着朕,整個大唐都在指望着朕啊。

朕當的這個皇帝,可真是夠苦悶啊,有誰體諒朕,有誰能幫朕啊。

踱步到了門口,心中煩燥之極,扯着嗓子:「走,陪朕出去轉轉!」

房玄齡沒有說話,連忙跟上。

立春過後一直沒下過雨,霸河的水憑空消失了一般,水位已不足一半。

李世民和房玄齡騎在馬背上,沿河而上,看着兩岸忙碌的農民正用桶挑水灌溉田地。

「玄齡,為什麼不幫他們打井?」

「陛下,打井要用錢。」房玄齡攤開右手,表示什麼也沒有。

李世民策馬揚鞭,繼續朝河的上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