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宇文閥》[大隋宇文閥] - 第7章 死對頭

豎日,洛陽皇宮,武德殿。

隋煬帝楊廣身穿龍袍,霸氣側漏的坐在龍椅之上,下方左右,文武官端正而坐。

今日是陛下生辰,凡是五品以上官員,皆在此殿慶賀。

而宇文承基雖不是五品官臣,卻因便宜老爹是個寵臣,也就跟着來了,坐在大殿末端。

二弟宇文成都,則是巡視武德殿周圍,沒有參與。

「臣等恭祝陛下萬年,大隋萬年!」

在奸臣宇文化及的帶領下,眾人起身端着酒杯,齊聲喊到。

「好!眾卿的心意,朕收到了!」

楊廣面露喜色,掃視下方群臣,拿起酒杯與眾臣共飲。

飲酒過後,眾臣一個接着一個的走到大殿中心,為其獻上賀禮名單。

貼身內侍周福,站在龍椅右側,一件件禮品被他送到楊廣眼前。

「這便是前世傳聞的暴君,隋煬帝了。」

宇文承基不急不忙的搖晃酒杯,他要等最後再去送禮,當個壓軸。

楊廣現在正值壯年,氣色很好,雖說有些迷戀後宮,但朝議從未缺席一日。

「末將薛亮,代義父祝陛下,龍體安康。」

薛亮邁步走到大殿中心,對着楊廣抱拳行禮。

「嗯,皇叔最近身子可好?」

楊廣笑着點頭。

對於楊廣來說,自己因為得到這個九五之尊位置,已經失去了太多的家人。

而靠山王楊林,是他為數不多的親人,一直呆在齊郡,也很少能夠碰面。

「托陛下洪福,義父身體尚可。」薛亮回道。

「那朕就放心了。」

楊廣話音剛落,眾人就將目光看向薛亮,想要看看靠山王帶來了怎樣的賀禮。

看見這一幕,宇文承基心中偷笑,替薛亮默哀。

薛亮感受着周圍目光,臉色尷尬的紅了起來,再次對楊廣抱拳行禮,低聲道:

「陛下!末將受義父所託,本是準備了十二輛馬車的賀禮,想要獻給陛下。

只是……在剛要走出齊郡的道路上,被一夥兇悍的匪徒,給劫走了!」

薛亮說完以後,羞愧的低下了頭,這次可把義父的顏面丟盡了。

「這…」

文武官們表情驚訝,互相交頭接耳。

是什麼樣的劫匪能有這麼大膽子,連靠山王獻給陛下的賀禮,也敢劫?

「哦?」楊廣逐漸收起笑意,形不於色,語氣略顯玩味。

「齊郡的劫匪,竟如此猖獗?」

「末將死罪!」薛亮神色大變,連忙單膝下跪,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這很明顯,楊廣把齊郡交給靠山王治理,而靠山王送來的賀禮,卻在半路被人劫走了。

朕這麼信任皇叔,將一方大權交到了你的手中,然而皇叔,就是這麼回報朕的?

在自己治理的地界,能被劫匪給劫了?你怕不是當朕是個傻子!

「哼!真是笑話!」

觀察到楊廣面色不悅,宇文承基與宇文化及相互對了一眼,上前作揖道。

「臣宇文承基,恭祝陛下,龍體安康。」

「原來是承基啊,平身吧。」楊廣怒氣未消,但也沒把氣撒在宇文承基身上。

楊廣早在晉王之時,就多次出入宇文府,自然是知道宇文承基的。

此子身為宇文家嫡長子,奈何身體羸弱,故而一直很照顧這個晚輩。

此時,宇文承基瞥了薛亮一眼,諷刺道:

「齊郡乃我大隋富甲之地,商隊來往眾多,若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