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宇文閥》[大隋宇文閥] - 第2章 佳音樓

第二日清晨。

宇文承基起了個大早,腳踩玄妙步伐,正在勤練一套迅猛拳法。

當年他被道長帶走以後,所學的武功,可並不比宇文成都弱。

「呼~呼~」

練了不到半個時辰,宇文承基的額頭汗珠密布,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氣,體弱的毛病使他不能夠長時間發力。

「大公子。」

兩名一直守在旁邊的丫鬟,見到宇文承基收功,邁着碎步上前,拿出香氣噴噴的手帕為其擦汗。

「這該死的生活……太奢侈了~」

擦過汗以後,宇文承基心發感嘆,這樣的生活真是極為舒適。

「大兄!」

「成都?」

宇文成都眉星劍目,身着將鎧,龍行虎步的走了過來,抱拳道。

「給大兄請安!」

「成都多禮了,都是一家人。」

宇文承基笑着拍了拍宇文成都肩膀,對這個弟弟他還是很滿意的,雖說有勇無謀,卻很尊敬自己。

「陛下生辰臨近,近日成都要維護宮中秩序,家裡瑣事就麻煩大兄了。」

宇文成都知道大兄的鹹魚性子,可父親身為丞相,沒有分身之術,現在就只能依靠大兄了。

「成都放心,家中有大兄在,不會出亂子的。」

宇文承基也不矯情,因為這對自己日後掌控宇文門閥,更加有利。

而宇文成都來的快,走的也快,應該是要與父親一起入宮了。

「把阿四叫到我的書房。」

看着宇文成都離開的背影,宇文承基吩咐着身邊丫鬟。

沒過一會兒。

咚咚咚~

「大公子。」阿四的聲音在書房外響起。

「進來。」

書房內。

宇文承基低頭畫著一張圖,而此圖正是利國利民的曲轅犁,頭也不抬的問道。

「府中可有匠人?」

「有!共有三十名。」不知宇文承基要做什麼,阿四實話回道。

「將這張圖紙交給吳管家,讓府內匠人三日之內打造出來實物,不得有誤。」

宇文承基雷厲風行,將手中畫好的圖紙遞給阿四,語氣嚴肅。

「謹遵大公子吩咐,我這就去找吳管家!」

同一時間。

有名賊眉鼠眼的男子,正在宇文府邸的街道上徘徊。

此人名叫尤俊達,齊郡綠林總瓢把子,兼汝南庄莊主。

前段時間,尤俊達與程咬金偶遇,二人各懷鬼胎的拜了把子,結為義兄。

可尤俊達千想萬想也沒能想到,這廝因為販賣私鹽被官府發現,丟下家中老母,自己偷摸的跑路了!

後來經過他一路打聽,再加上各地綠林人士提供的路線。

最後!終於在洛陽的仙客福酒樓,得到了消息。

「我真是服了你這個程大腦袋,到底是咋想的?

你一個掛着通緝的私鹽販子,去給丞相的公子當護衛?」

尤俊達拍打額頭,臉色複雜的掃視着宇文府邸門前,那裡有兩名持刀的武士站守,他可不敢上前找人。

就在此刻,宇文府邸的大門突然被人推開,有個似曾相識的身影走了出來。

「程咬金?」

尤俊達把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待確認了以後目瞪口呆,只因程咬金正在跟人家稱兄道弟。

「見過程護衛。」

兩名守在宇文府邸門前的武士,跟推門走出的程咬金,打着招呼。

這個漢子真是好福氣,既然能夠得到大公子的賞識。

「見過兩位兄弟!」

程咬金的性子就是自來熟,當即油光滿面的跟兩名武士,東拉西扯般嘮了起來。

「兩位兄弟有所不知,俺老程是被仙人夢中傳授斧法,俺那天罡三十六斧……」

「咳咳~」

正當程咬金嘮的吐沫星子亂飛呢,尤俊達假裝路人般的走過來,側着身子故意咳嗽了兩聲。

沒辦法,他一個綠林頭子,確實是不敢光明正大的出現。

「咦~那人咋那麼像俺大哥呢?」

程咬金聽聲望去,看着此人的側臉沒敢確認,而那兩名武士聽得正上癮,還在催。

「兩位兄弟,咱們繼續哈!」

於是程咬金撓了撓腦袋沒太在意,又與兩名武士,談起了天罡三十六斧。

「我的這個傻兄弟…!」

尤俊達本以為程咬金會走過來,誰料?人家根本就沒管他。

尤俊達黑着臉停在原地,心中鬱悶萬分,卻也想不出個好的法子。

剛好這個時候,一輛馬車停在了宇文府邸門前,直接遮擋住了尤俊達的視線。

「見過孟公子。」

正在聽程咬金吹牛皮的兩名武士,見到馬車上下來了一名小胖子,行禮稱道。

小胖子孟羽,當朝太僕少卿之子,與宇文承基是一起扛過槍的鐵哥們。

「承基兄可在家中?」孟羽扶着大肚子下了馬車,被府中下人迎了進去。

宇文承基坐在正廳喝着早茶,孟羽來的事情,狗腿子阿四已經告知他了。

「承基兄~承基兄~」

孟羽快步走進正廳,臉上泛着笑意,像是有什麼大好事一樣。

「孟兄,別來無恙啊?」

宇文承基手裡捧着早茶,語氣懶散的打了個招呼,又吩咐阿四給孟羽上茶。

「承基兄!」孟羽在阿四的攙扶下坐到了椅子上,匆忙間呲溜了一口茶水,也不在意宇文承基的語氣,喜色的道。

「佳音樓又來了一位新花魁,據說是打餘杭郡【杭州】過來的,號稱琴舞一絕!

你看咱們兄弟二人,是不是應該前去…瞧上一眼?」

孟羽說話間,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宇文承基,似乎是在期待他的反應。

宇文承基放下茶杯,笑呵呵的看了孟羽一眼,無奈的搖頭。

「孟兄還真是好雅興,這一大清早的,就想去欣賞美人兒了?」

「承基兄此言差矣~」

見宇文承基故作矜持,孟羽站起身來,擺弄着肥胖的身軀,抬頭望着天空,朗聲念道:

「正所謂是,千秋無絕色,悅目是佳人吶~

不知承基兄,意下如何?」

「噗!」阿四看孟羽一臉正經的樣子,忍不住的捂嘴笑出了聲。

「這……」宇文承基也有些懵了,臉色古怪的拍手。

「孟兄大才,當真是好詩!好詩啊!」

聽到誇獎,孟羽更加驕傲了起來,拱了拱手。

「承基兄過譽了,還不知承基兄,願不願意前往一觀吶?」

「呃…罷了!既是孟兄親自相邀,那便一同前往,同往!」

宇文承基的內心是抗拒的,可雙腳卻不知為何,站了起來。

「不愧是我輩中的楷模,承基兄果然豪爽!」

孟羽一副我最了解你的樣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