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不留行》[刀不留行] - 第一章 賭

天正一十三年,五月初七

今天的日頭頗為毒辣,西郊的街上沒啥人,大多商戶也為躲這日頭閉門不開,可恰恰就在這樣暴晒的情況下,居然還有一間茶館開着。

茶館並不大,只有一層,在整個西郊商戶中顯得並不起眼,單單從外觀來看裝潢得也較為寒酸,這茶館的生意想來也算不得有多好。

可這喝茶就是要突出個雅字,怎麼雅如何雅,一般都是文人雅士獨有的興趣。

對這些人而言,能在這裡享受片刻安靜,不問世間煩惱,豈不是很愜意的一件事嗎?

可今日的茶館並沒有任何文人雅士,除了中間桌子圍了五、六個人外,整座茶館空空如也。

一旁的老闆頭上冒着微汗,一臉嘆氣地看着那幾人,心中想的全是,這煞星不是傳聞今天就要走了嗎?怎麼還會出現在這裡,甚至還賭上了錢…

”哈哈!葉少,這把五個六,三十點大!這最後一把看來您是要輸我了,今後這滿春院的頭牌只能我獨自享受了..哈哈!」

說話這人一臉**猥瑣之氣,身胖頭圓,笑的時候臉上的肉都在來回抖動,說到頭牌時還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身後的兩位小廝也是跟着笑了起來,彷彿自己也能跟着主子去上那滿春院。

啪~!

一個骰盅扣在了桌上。

”郭胖子,我說郭老將軍怎麼有你這麼蠢的兒子,我還沒開此盅,怎麼你就贏了。 ”

一隻手摸在骰盅之上輕輕一拍,然後一張臉慢慢拉近過來。

這是一位少年。

少年樣貌俊秀,鼻樑高挺,身着一身開胸白衣,看上去甚是頹廢,可眼神有着少許冷厲的感覺,此刻他正微微皺眉,懶散的偏着頭盯着郭胖子。

「葉少,就算你也是三十點,先開骰盅為贏,從沒有平局之說,你…您可別壞了這規矩..」

郭胖子突然有些發憷,語氣也小聲了不少。

平日里最看不上自己的小王爺,想不到這三個月來居然帶上自己這位北疆出名的紈絝,到處拈花惹草。

今兒是他被趕出北疆的日子,他偏要拉自己到這茶館搖骰子。

想到此處,郭胖子徹底住了嘴,畢竟是小王爺,就算壞了規矩,自己拿他又能怎麼辦?

難不成還能按道上規矩打他一頓?!

這不茅廁點燈—找屎(死)!

「老李頭,你給我開。」

「呵呵,好的少爺。」

只見姓葉少年身後一位滿臉都是細小麻子的老僕,笑盈盈地把雙手放在骰盅之上,兩隻眼珠子左右看了看,慢慢把盅給抬了起來。

「少爺,請看!」

老李頭甩了甩自己身上那件滿是補丁又髒兮兮的天藍色袍子,示意大家上眼。

「1、2、3….5個六!1個一!31點!!!少爺您贏了!」

只見5個骰子中,其中一個一分為二,一面是六,一面是一,不多不少,剛好比郭胖子多上一點。

「郭胖子看好了,我可沒出千,這也算不得違反賭桌上的規矩。」

少年雙手環抱於胸,臉色有些冷冷地望着郭胖子。

面對這位小王爺的眼神,郭胖子只感覺心裏發寒,頭皮發麻,這一刻,他感覺心裏好像有什麼東西直勾勾地鑽了進去。

一時有些恍惚,片刻之後,換上一副狗腿子般的笑臉說道。

「葉少,不愧是葉少,這玩骰子都比我強,這北疆第一紈絝的名頭看來我是保不住了,您說,這彩頭想要什麼?小弟我上刀山下火海也給您辦了。」

聽到這話,少年對着郭胖子勾了勾手指頭,後者把頭湊了過來。

他用手臂勾着郭胖子的脖子在耳邊輕聲說道。

「這賭桌上有賭桌的規矩,可這北疆自然也有北疆的規矩。」

「這段日子和你接觸以來,發現你小子其實本性不壞,可惜身邊儘是些教唆你犯壞事之人,前幾日,你身後這兩位奴僕,打着你的旗號禍害了一位姑娘,你可知道? ”

「這..小弟不知。」

「當真?」

「當真不知!」

「想來你也不知道,既然你當我是兄弟,我總不能見你這般墮落下去,只好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