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紅顏魅天下》[大漠紅顏魅天下] - 漠海煙夢(2)

笑容讓人討厭。你就沒有別的表情嗎?除了皮笑肉不笑就是一張面具臉,煩死了。」

他一怔,沒料到我會突然這樣說,繼而又恢復了冷酷的樣子,低聲說:「我喜歡這樣,這是我的選擇,選擇寒冰一樣的臉,冷酷的臉。」

「選擇?」我不由自主地也學起了他的冷笑:「這只不過是另一種逃避、放棄的方式。假裝不在意就真的不在意了嗎?假裝冷漠,你的心就冷漠了嗎?」

他突然捏住我的右臂,力道之大,讓我凝了眉,也閉了嘴。可我並不認輸,左手撫上他的心口:「這裡是熱的。」繼而又吻上他的唇:「這裡也是熱的。」

他慌張地拉開我,緊盯着我的眸,突然鬆了力道,更冷地說:「這是能活着的選擇。」

「要活就好好的活,把自己弄得冷冰冰的有用嗎?」我有些厭惡地看向他那副冷酷卻又清俊的臉。「活着!活着那麼重要嗎?」我嘆氣了,自從聽了凝煙的話,我有些心灰意冷,想想如果還在現代,那我已經是死了的,而在古代,我雖然活着,可是感覺一無所有,還夾雜着恐懼。

「想死太容易了,而活着才不易,要做草原上萬人景仰的英雄,我自然要選擇難的事情去做。」他的目光里添加了一種興奮和鬥志。

「生與死,得到與放棄,永遠是難題。」我嘆氣了,轉念又冷嘲道:「你不是只想討回屬於自己的一切,怎麼還有做英雄的夢想?」

他皺着眉看我,右手摸向自己的脖子,把那戒指拿在手上,對我說:「這並不是普通人擁有的東西,你應該知道。」

我點頭。

「我是大漠北方最強悍的匈奴部落的王子,6歲的時候就被封為左屠耆王,也就是唯一有繼承單于權利的人,這是月亮神賜予我的權利。」

「我知道了,你的戒指里有你的名字。」我說。

「可是我這個繼承人並不快樂,我是春分的那天出生的,卻要過着比冬天還冷的日子。或許應該說,6歲以前的我生活在讓人欣喜的春天裏,那時的河灘上一片碧草,開出一片不知名的小紫花,就像一片茸茸的氈毯。天空是水洗過一般的晴朗,陽光暖融融地,風也和緩地吹着。

然而就像草原的春天一樣,短暫得讓人惱怒,我還來不及體會,就回到了冬天。當中原人把我們趕出了河南之地,在我們的土地上築起城牆,不讓我們去那牧馬時,我們好象被太陽神拋棄了,父親們嘆息,母親們哀怨使整個匈奴愁雲慘霧。而這些都比不了我的痛楚,那一年,就在丟失了土地的那一年,我的父親卻歡天喜地地娶來一個相貌美麗,心如蛇蠍的女人……

而我不過是雛鷹,曾張開翅膀肆意地在空中張望,甚至可以看到中原的廣漠大地。可來不及高飛,就被折了翅,日日與母親的淚眼相對,3年後,弟弟出生了,從那時起,我知道了什麼叫無辜、無力、無奈、無望。

直到叔叔把2個月大的色勒莫送給11歲的我,我才知道我應該怎樣活着。」

從他的目光中我第一次看到了痛楚,想起他被夢魘折磨的樣子,我有些同情他了,一個王子又怎樣呢?還不如平常人家的孩子快樂。

我眼中一定流露了同情,他的目光一冷:「但我還是繼任者,我還有強悍的部族,早晚有一天我會當上單于,雖然我的父親也曾籌謀奪回失去的一切,可他已經被女人磨去犀利的角,現在只是沒有了角的鹿,沒了角的鹿不再雄心壯志,竟然對兒子起了殺心……」

我的心猛地一沉,無語安慰,只好伸出手握握他的手,他掙了出來:「我說過,我是狼。」

「狼?」我又嘆氣了,「為什麼是狼?」

「為了達到目標,堅毅執着。在所有動物中,最具韌性者,莫過於狼;最有成就者,莫過於狼。狼群生存的最重要技巧,就是能夠把所有的精力集中於捕獵的目標上,它們只瞄準目標,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為了捕獲獵物,它們往往一連幾個星期始終追蹤一隻獵物,搜尋着獵物留下的蛛絲馬跡,狼群輪流合作,接力追捕,在運動中尋找每一個戰機。」

雖然我沒見過他的親人們,可我知道他們都會死在他的手裡。在我眼前的這個俊朗青年,身世可憐,但我依舊不希望這些成為他當殺人機器的理由,更不希望他的手沾滿親人的血,所以我不禁問:「你心中的獵物僅是那頭鹿嗎?」

他的目光閃過精光:「我的目標是要做英雄!這個夢想是我母親的,所以就是我的全部,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所以我要取回的一切里自然會包括這個。為了這個目標,阻擋在我面前的人就都是獵物。」

我突然覺得冷,冬季風雪中也體驗不到的那種冷。不過提到他的母親,我的心還是不由得一沉:「回到你的王庭,還要多久?」

他正處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有理會我的問話,我又大聲地問了一遍,他才回過神來,平靜後對我說:「2個月又10天。」

我嘆氣:「不能再快些嗎?」

他揚眉,我嘆息着搖頭,我沒有勇氣告訴他,等他回去的時候,他的母親已不在的消息。連忙轉移了話題:「你為什麼會去精絕?」

他的目光暗淡了:「死裡逃生,我從月氏國逃了出來。」

雖然我在史書上知道個大概,但我記得記載的是他從月氏國逃出直接回了匈奴的呀,為了了解清楚,於是問道:「你去月氏國又是為什麼?」

他抬頭看向晴朗的星空,閉了眼睛「為什麼要和你說這麼多?我這是怎麼了?」他睜開眼睛死盯着我:「你一定有什麼魔法。」說完他轉身逃也似的離我而去。

看着他孤傲的背影,我不知道我以後的人生會怎樣,但我知道,我已經有了選擇,我也要活着,笑着面對本已結束了人生。抬頭再次看向天空,星空更亮了,我帶着淚,笑着靠在身後的石頭上睡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