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紅顏魅天下》[大漠紅顏魅天下] - 漠海煙夢

2.9緣由

「怎麼是你?」我看着她那張漂亮又有些虛幻的臉,吃驚地問:「我可以回去了嗎?我姐姐還好嗎?」

她淺笑:「都很好,也希望你很好。」

我搖頭:「根本是亂七八糟、一頭霧水,沒有什麼好壞之分,我只想知道,為什麼讓我來這裡?什麼時候可以回去?」

她的美眸凝視了我好久,才幽幽說道:「其實,這裡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因為在那時,我已經死去了。」

「啊!」我張大了嘴,半晌說不出話來。

「其實,如果你不和我交換時空,在你出醫院大門的那刻一樣會死。」她嘆了口氣,繼續說:「這一切都怨我,只為了執着於自己的愛情,卻違背了姻緣簿上的安排,致使我幾世都得不到好的結果。」

終於從驚愕中回過神來的我結結巴巴地問:「有沒有搞錯?真的嗎?」我有些慌了。

「那是一個很長的故事,現在還無法一下子給你解釋清楚。」她的目光中有了盈盈淚光。

「那我怎麼辦,怎麼回去?還能回去嗎?」我急了。

她搖頭:「很多事情,一旦開始就無法停下來。」

「你來就是為了說這個嗎?」我氣憤得發抖。

「其實,我很想說聲對不起。因為我的緣故,讓我幾個轉世的女子都受盡了痛苦,只有你還來不及痛苦,卻要在這裡替我承受,替我從新來過。」

「我也是你的轉世嗎?可我怎麼覺得自己是莫離的轉世呢?」壓下氣憤,我說出自己的疑問。

「不,你是我的轉世,你現在的姐姐是莫離的轉世,她在潛意識裡不希望我再拋下她離開,所以從小就以她的方式灌輸着你,所以你才會那麼像她。但你就是我的第10次轉世,我們只有這一次的機會能夠把握真愛,所以我們會交換時空從新來過。」

我搖頭:「我還是不明白。」

她又嘆氣了,緩緩地說:「我愛上了本與我無緣的人,所以放棄了這一世的生命去追尋我與他永世的廝守,可是他與我始終有緣無份,在以後的每一次重逢,都給了我無比疼痛的記憶,如祝英台、杜十娘都在幸福即將守望到的時候被放棄。都因我這世虧欠本與我有緣的人太多,雖然說當初到現在我都不後悔,但那種連理枝枯萎拋愛、比翼鳥折翅孤飛的滋味太過苦澀與斷腸。我求了幾世依舊無解,只因我辜負一個曾為與我相守而求了千年的人。

可我又不能放棄心中的那份愛戀,去挽回那有緣人的怨恨,所以才蹉跎了兩千年的光陰,演繹了數曲愛情的悲歌。只有這世的你才能幫我,所以你來,我走,畢竟你我是一體的,你來與有緣人相守,我去與我愛相守。」

「與你有緣的人是誰?」我的心在她的淚光中疼了,難道我的前世經歷了這麼多的愛情悲劇嗎?

「你會遇到,各自珍重吧。」說完她要走,我伸出手拉她,卻空無一物,急切中我欲站起身來,不想,腳卻蹬了空。

再一抬眼,竟然對上綠色的雙眸,而且身體好似懸在空中,只有兩道力量托着,我來不及驚呼就發現自己竟然是在他的懷裡,而立即清醒後的意識是我應該光着身子泡在溫泉里呀。

驚叫終於從喉嚨中湧出,他抱着我的手臂有些僵硬,冷着聲音說;「是你在溫泉里泡得太久,都昏睡過去了,叫你不醒,我才不得已把你撈上來的。」

我低頭看自己,還好,裹上了毯子,可是臉上依舊滾燙起來,他一定看到了。我不得不沉默下來,默默地靠在他懷裡,即使隔着毯子、他的衣衫,仍能感覺到他的身體冰冷,也能聽到他強健有力的心跳,有些急促地躍動着。

到了池邊,他把我放下,自己走出霧氣,我擦乾身上的水珠,慌亂地在黑暗中穿上衣裙,急急地回味剛才的對話是夢境還是真實。

而虛幻的臉沒有再出現,我有些茫然無措,分辨不出真假,一下失去了方向。

「你怎麼了?」那道綠眸又出現了,我恍惚地答道:「沒事。」說著就要邁腿與他離開,卻一陣暈眩,身子斜斜地就要倒下。

他連忙伸手扶住了我,我嘆氣,坐了下來,他蹲下來看我,依舊是那麼冷凝地說:「看來是溫泉泡得有些久了,還是出了這霧氣透透風吧。」說著,他又把我抱起來。

我的身子軟軟的,頭昏昏的,心亂亂的,茫然地看着再次清晰的夜空,他亦不語,放我坐在樹枝上,然後自己坐在我旁邊。

我坐在那裡,眼中看到一片樹枝上的一片枯葉,一個走向終點的生命。終點之後是又一個起點,死亡之後是另一個新生,終點到起點,死亡到新生,生命終會消亡,沉淪將會蘇醒,那是一個輪迴。可我的輪迴怎麼會這樣?我的愛情可以輪迴嗎?

不能,一定是不能的,愛情永遠是不能輪迴的,想起自己曾經根本是白開水一樣的初戀,即使是白開水,在回味時依舊有苦澀,再次相遇的時候,愛過的人還是愛的時候的那個人,愛卻不再是愛的時候的那份愛,一旦錯過就不再了的呀。

再想想後來的戀情,我根本就對愛情死了心,這樣的我還能碰上有緣人嗎?碰上了又怎樣?我做不來,本以為交換時空是償還莫離曾做過的錯事,卻不想,成了還情、還愛。失去的,再尋回?這就是我穿越時空的緣由嗎?我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嗎?

我的頭劇烈地痛,我的心卻在麻木。

2.10選擇

那種壓抑的窒息感讓我大口的喘氣,他的手伸向我,又停在空中,繼而問我:「你哪裡不舒服?」

我搖頭,「哪裡都不舒服,想放棄一切。」

他又冷冷地笑了:「想放棄一切,還這樣掙扎?」

我轉過頭,本想反駁,可看到他那種讓人牙痒痒的笑就煩,於是緊盯着他的笑容,沒好氣地說:「你別再笑了,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