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奇案:團寵女判官》[大明奇案:團寵女判官] - 第10章 刺青

「大人,我是怕你們錦衣衛與東廠聯手,戕害我們張家!所以才讓楚月找機會偷畫像!

怕你們給我隨意安罪名,才會在牢里,慫恿楚月找機會偷畫,我只是想看一眼兇手究竟是誰!

我一直以為,我爹就是意外身亡的!」

張子良略帶哭腔的解釋起來,不知道是北堂淵那一鞭子把他打哭的,還是他太過害怕,嚇哭的。

當真是沒出息,南歌如是想着,跟隨北堂淵的步子,離開了提刑房。

身後,還依稀可聞張子良的求饒聲:「大人!我是冤枉的!放我出去啊!」

北堂淵與南歌往前走了幾步後,才道:「王敏芝,柳宛萍,以及巡城校尉杜歡,這三人,十分可疑。」

「我已經派人去請了。」南歌邊走邊道,步履匆匆。

北堂淵看着雷厲風行的人,叫住了對方:「你慢點走,我跟你說件事。」

南歌緩了步伐,疑惑的看向北堂淵,等待他的下文。

北堂淵望着南歌懵懂的眼神,摸了摸眉毛,難得認真道:「不要與太子殿下,單獨見面。」

「哦。」南歌回應的很快,她還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事,讓北堂如此嚴肅。

南歌不懂就問:「你不是還請我,赴太子的宴嗎?怎地又讓我與他保持距離?」

「去吃宴,有我們幾人作陪。況且,不去白不去。」北堂淵一副教導的架勢,輕緩着嗓音道,「就說沈東君的食量吧,去宰一頓太子,讓他見識見識我們北鎮撫司的實力。

日後,他也不會總來騷擾我們。

但如果是他單獨約你一人,就不一樣了。

那個太子殿下啊,鬼腸子太多,我怕你應付不來他,容易吃虧。」

北堂淵站定腳步,沉聲說道,「我不在身邊的時候,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身份。」

南歌也停了下來,沖北堂淵點頭:「嗯。」

北堂淵適才繼續往前走,拍了下對方的後腦勺,笑道:「乖巧。」

南歌撇着嘴角,看了眼對方:「長大了,別總拍我腦袋。」

「好,不摸你頭了,咱們南大人,也是要臉的,我懂。」北堂淵笑呵呵着,內心卻是七上八下,不是滋味。

南歌這一句「長大了」,讓他感慨萬千。

女大十八,不中留了呀……

南歌和北堂淵,又回了驗屍房,恰好看到傅西沅正挽着袖子,拚命的清洗雙手。

傅西沅的臉上,滿是嫌棄。

一旁的陸中焉,在旁邊笑她。

南歌清了下嗓子,走到屍體前。

陸中焉見到來人後,收了笑,他無意中瞥見傅西沅擼起的袖口。

對方露在外的小手臂上,有一個白虎圖騰的刺青。

陸中焉記得,他也曾在沈東君的身上,看到過類似刺青。

只不過,沈東君身上的,是青龍圖騰。

他突然來了興趣,看向跟在南歌身後踏入驗屍房的北堂淵,揚聲笑道:

「北堂老大,你們幾個人的身上,是不是都有這樣的刺青?

我好歹也算你手下的一員大將吧,也給我刺一個唄?

否則的話,我總覺得自己與你們格格不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