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乾坤一帝》[大明:乾坤一帝] - 大明:乾坤一帝全文第5章

權力這種東西,令人如痴如醉,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使,尤其是對身處過深淵的人,那就更為痴迷和渴望。

走在這熟悉又陌生的乾清宮,朱由校神情平靜,心情卻極為複雜,難怪人人都渴望當皇帝。

身處紫禁城,無數人圍繞着你而轉,手握皇權,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那天下獨尊的感受令人沉醉。

「小爺…昨夜您知曉要回乾清宮,不該不叫客氏通稟娘娘。」

眼瞅着回到西李暫住殿宇,見四下無人,李進忠微微垂首道:「娘娘本就生着一些朝臣的氣,外朝的有些大臣,就是想趁着皇爺病重,破壞……」

朱由校停下腳步,負手而立,神情看不出喜悲,抬頭看着李進忠。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叫有意想拉近關係的李進忠,愣住了,他不知自家小爺,為何突然這般陌生。

見李進忠眼神閃爍,有意躲閃自己的注視,朱由校冷冷道:「李進忠,你是要教訓本宮嗎?」

「奴婢不敢!」

李進忠聞言大駭,忙拱手道:「奴婢只是擔心小爺,怕小爺再被娘娘錯怪……」

「夠了,你說的這些,本宮不想聽。」朱由校開口打斷道:「先回去,在這裡待着,成何體統!」

在當前這暗潮洶湧、各路牛鬼蛇神齊聚的局勢下,朱由校若想順利繼承大統,叫自己的登基之路,不出現那麼多波折,不叫御極後的朝局,向東林黨一邊快速傾斜,那他就需要幫手破局。

外朝這邊是無法接力的。

畢竟他只是大明皇長子,並非皇太子,除了乳娘客氏外,身邊並沒任何班底。

面對性情跋扈的西李,若不想被這個後娘控制着,他就必須設法收服,西李身邊的心腹宦官。

以確保在泰昌皇帝駕崩時,在張維賢、劉一燝這些朝中重臣,來迎自己商談繼位之事,不會被西李所阻撓。

回到西李暫住的殿宇,朱由校並沒有進殿,而是朝着一處亭子走去,這叫思緒雜亂的李進忠,緊緊跟在身後。

方才朱由校的表現,屬實出乎李進忠意料。

這與記憶中那唯諾少年,根本就對不上號啊!

「此處可還有旁人?」朱由校撩起裙擺,彎腰坐在石凳上,抬頭盯着眼神有些躲閃的李進忠,冷冷道:「魏進忠…本宮希望你能正視自己。」

「沒……沒了!」

李進忠驚愕的看向朱由校,神情間流露出慌亂,道:「娘娘去乾清宮正殿,叫走了所有的宦官宮女,小爺…您方才叫錯奴婢了。」

對『魏』這個姓氏,從自閹進宮後,李進忠就深埋在心裏,縱使他拜把子兄弟魏朝,都不知曉此事。

「本宮叫錯了嗎?」

朱由校面露笑意,饒有興趣的看着李進忠,道:「你早先也服侍過本宮,可曾見過本宮多說過廢話?

魏進忠,肅寧人,自閹進宮前,嗜賭成性,娶有一妻,誕有一女,因嗜賭,與妻和離,在肅寧混不下去了,又背負賭債,遂起自閹之心。

本宮說的對嗎?」

李進忠像是撞了鬼一般,雙眸大張,看着笑意不減的朱由校,心裏的惶恐更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