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系統做帝師》[帶着系統做帝師] - 第6章 趙與莒的試探(2)

莒只留下了趙山兄弟倆。

趙山不解地問道:「堂兄,這事怎麼驚動萬歲爺了?」

「我爺爺上次從你家回來後,就讓我大哥暗中調查了一下。」趙與莒說:「調查結果令爺爺大為震驚。」

趙山問:「為了什麼?」

「讓皇家宗室震怒的是趙聰竟然用自己的侄女來扮演那個被傷害的姑娘。」

趙山大吃一驚:「什麼?他竟然用自己的兒子、侄子、侄女……?」

「他們為了達到目的,竟然能幹出這麼荒唐的事,連皇家宗族的臉都不要了,此人非殺不可!」趙與莒氣得一掌拍碎了桌案。

趙虎見狀不由得暗暗點頭,心裏道:不愧是太子候選人,有點帝王威儀。

「趙山賢弟,此事到此為止,萬萬不可傳言。」趙與莒緩了緩自己的情緒說道。

「如此大丑,小弟自當閉口不言。」

「那好,我還想與小虎聊兩句。」

趙山告退,趙與莒望着一臉平淡的趙虎,問:「愚兄有一事請教。」

趙虎雙手抱拳躬身道:「小虎謝堂兄相助之恩。」

趙與莒搖搖頭道:「你我兄弟就不玩這些俗套了。」

「請堂兄賜教。」

「賢弟,月底,我就要過繼到沂王府了。」趙與莒直接了當地說道。

趙虎不僅是千年穿越者,而且前世還是歷史學博士,他知道南宋寧宗(當朝皇帝)無兒女,將堂侄趙與莒過繼給沂王為子,然後立沂王之子為太子之事。

沂王是皇帝的胞弟,趙與莒就是南宋史上的宋理宗。

當然趙虎還是假裝一陣驚訝後,連連說恭賀。

趙與莒很是受用,溫聲道:「我過繼到沂王府後,有兩個就職之處,一是過揚子江到兩淮前線歷練;二是去兵部入職。愚兄有些拿捏不定,想請賢弟指點迷經。」

趙虎不好意思地的笑了笑道:「堂兄說笑了,小弟是人人都知道的傻子,只會闖禍,廢物一個。」

趙與莒眯着雙眼看着他,正色地說道:「賢弟,眼下正值我趙宋江山風雨搖擺之際,你我乃太祖之後,應該站出來報效朝廷,為君分憂。」

「所以,你就別裝瘋賣傻了。」

趙虎見這個便宜堂兄誤以為自己在裝瘋賣傻,他知道無法解釋,其實也解釋不清,他只好沉思片刻說道:「小弟建議您兩處都不去,您最好的去處是禮部。」

「此話怎講?」趙與莒心裏一愣,不解地問道。

「前線那幫人中多半是嘩眾取寵之輩,小弟如果猜得不錯的話,四個月之內我軍在淮北和開封府等地,有可能打敗仗,說不準全軍覆沒。所以,堂兄萬萬不可去前線。」

「另外,兵部是戰與和兩派打神仙架的地方,您去了不僅夾在中間左右不是,而且很可能還惹了一身騷,兩邊不是人,落下不好的名聲。」

趙與莒雖然是八王趙德芳後代,但是他們這一房早就偏遠於皇權,若非宋寧宗兄弟倆都無後,豈能讓趙與莒撿到便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