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系統做帝師》[帶着系統做帝師] - 第5章 驚動了皇家宗室(2)

?」

趙勇看到那一雙能刀一樣的眼神,嚇得差一點又尿褲子,但是今天在十大長老和族長面前,他量趙虎不敢真的打自己,所以他抓住趙虎這句話,立馬告狀道:「族長,您看看,他們父子二人在您的面前多麼猖狂?」

趙老奇這時心裏也不舒服,聽到趙勇的惡人告狀之後,正要發火之時,趙公明卻又一次開口說話了。

他問眾人:「你們是否知道,我賠了幾萬貫錢,為什麼從來沒有過多地責打小虎?」

趙與莒見場面已經到了不好收拾的地步了,正準備起身說幾句,聽到六叔如此一句問話,便輕聲問道:「六叔,為什麼?」

「那是因為,我早就看出來,所有的一切都是趙聰趙勇他們事先合計好的陷井,我家這個傻兒子竟然一次又一次掉進他們的陷井裡了。」

「當然,那些打架中,也有趙勇他們的子孫欺男霸女時,被我家小虎撞上的。」

趙與莒聽了又問:「六叔,按你這麼說,你一直是在息事寧人?」

趙公明嘆口氣道:「連族長和長老都幫着他們,我只能花錢消災了,誰讓我力單勢孤無權無勢呢。」

趙聰吖了開口罵道:「趙公明,你放屁!」

趙老奇也拍着桌子說:「趙公明,你敢連老子都誣陷?」

「趙公明,你彆強辭奪理了,你說我們這些人都欺負你,有證據嗎?」

……

趙氏父子頓時成了祠堂內眾人的公敵了。

趙與莒冷眼看着祠堂內的人世百態,心裏暗暗地嘆息:這哪是血脈兄弟?

他搖了搖頭便離座走到趙聰面前說:「七叔,你們告了別人,也應該讓別人申訴嘛。」

「大侄子,你不知道這一家人有多可惡。」趙勇連忙說。

趙與莒說:「十二叔,你們之間的事,不要鬧得沸沸揚揚了,否則,大理寺就有可能接手了。」

趙勇心裏一驚,隨後就白了堂侄一眼,回道:「大理寺接手又如何?他們還能把白的說成黑的不成?」

趙與莒望着趙勇,繼續問:「你們真的要六叔家賠的傾家蕩產?」

「誰讓他生下闖禍精的?」

趙勇伸手拍了拍趙與莒肩膀說:「大侄子,回你的位子上去吧。」

趙與莒望向趙聰,問:「七叔,你也是這個意思?」

趙聰心想,老子已經拿親生兒子的命作豪賭了,豈能半途而廢?便嘆口氣道:「大侄子,別勸了,我們必須為受殘害的那幾個人伸張正義。」

趙與莒見這二位長輩根本不鳥自己,便沉蘆問道:「七叔、十二叔,你們當真一點也不念香火情,兄弟誼了?」

趙勇見狀生氣地問道:「與莒,你今天怎麼話多起來了?」

趙與莒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走到趙老奇面前低聲問:「十二爺爺,您是否知道上次打架到底是為了什麼?」

趙老奇眨了眨一對老眼,用手指着趙虎說道:「這個闖禍精,歇一天不打架就渾身難受,你能說為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