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倉庫穿八零》[帶着倉庫穿八零] - 第7章 害人不成終害己

「哎呦喂,這不是梅梅嗎?這大晚上的不睡覺,出來找男人來了啊」胖嬸一看居然是李月蘇的閨女,平時李月蘇沒少挖苦自己家,這麼好的機會肯定不會放過。

「平時看不出來,沒想到夏小梅居然能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真是人不可貌相」

「還別說,我平時就看那丫頭不像個安分的,整天穿的花里胡哨的,到處勾人」

「嘿嘿,別看那丫頭不大,身材真是不錯啊」男人剛說完,就被身邊的女人薅住耳朵,連連討饒

「讓你們胡咧咧,看我不撕爛你們的嘴」李月蘇鬆開夏小梅,直接衝著還在討論的人撓了上去,現場亂做一團。

夏小月看着事態發展,靜悄悄的退了出去,回到夏家。

「都給我安分點,老二家的,你先帶梅丫頭回去,有什麼事明天明天來村委會說,行啦,還不散了,等我送你們啊還」村長黑着臉,一語定音道。

夏老大家

「夏小月,你個小賤蹄子,竟敢害你堂姐,老娘非要把你送到男人窩裡,千人日垂萬人嘗」李月蘇拍打着夏小月那屋的房門,看沒人應,直接上腳踹上了。

夏小梅看李月蘇叫不開門,也上去拍打着門,完全不顧自己剛剛被石皮的身子沖裏面嚷道「夏小月,我要弄死你這個賤人」夏小梅眼神陰鷙,滿身狠厲的盯着夏小月屋子門口。

夏父夏母被她們吵醒,聽見叫罵聲都趕緊出來,生怕夏小月受欺負。

幾人剛到院子里,就看見想強行破門而入的李月蘇母女,夏老爺子趕緊喊道「老二家的,半夜不睡覺,又折騰什麼,還有你梅梅,跟着你娘作什麼」

「我的娘誒,還有沒有天理了,夏小月那小賤人,害的我家梅梅失去清白,現在全村都知道了,我怎麼可能這個小賤人」

看她哀嚎,屋裡的夏小月可沒有半點同情,什麼叫一報還一報,這兩母女怎麼算計自己的,她就怎麼還回去的罷了,現在受不了,怎麼不想想如果自己在上一世,這種勾心鬥角經歷的多了,今天這一趟怕是就讓她們得成了,那時候的自己又該何去何從呢。

夏老太太看着夏小梅小小年紀那恨不得把人生吞活剝了的眼神,不寒而慄

「李月蘇,我王玉蘭這些年到底哪裡對不住你和梅梅,讓你們這麼污衊我閨女,誰不知道我家月月的性子,你怎麼能把屎盆子扣月月頭上。」夏母激動地說道

身邊的夏父也是一臉嚴肅的看着這個一直以來惹是生非的弟媳婦,突然覺得以前自己太想當然了,為了家庭和睦,覺得讓妻女忍忍,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可現在居然這樣污衊自己的女兒,他是萬萬不能接受的,如果現在自己再不做點什麼,那就真的是枉為人父。

夏小月看了眼之前洗臉用的水,端着打開門,直接對着李月蘇母女潑了上去。

「二伯母,這大晚上不睡覺,跑到我房門口,對我進行人格侮辱,誹謗我,你知不知我有權起訴你,讓你後半輩子都在監獄度過」

其實夏小月對八零年代的法律並不是那麼了解,不過對於一輩子最遠就去過縣裡的他們來說,這話足夠分量了。

「咋的,是不是你這個小毒婦做的,還是我家梅梅,沒有被你害的失去貞潔,你這個死丫頭,別拿那些東西來嚇唬我」

「是不是二伯母大可以試試,看**會會把你關進去,畢竟我這些年的學也不是白上的,這點知識還是有的」夏小月平靜的說道。

夏老二今天下地,回來又做飯又伺候妻子,早就累的睡下了,不過這李月蘇那大嗓門,也終是把人吵醒,迷迷糊糊間聽見家裡人爭吵,睡意頓時就嚇走一半,生怕妻子又作妖,緊忙起身,走了出來。

李月蘇剛想還嘴,就看見自家男人出來了,直接劈頭蓋臉罵道「夏東升,你這麼個窩囊廢,我跟梅梅跟着你真是倒了八輩子邪霉了,更是沒有過過一天好日子,現在反倒是女兒被夏小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