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球跑四年後,親爹找上門》[帶球跑四年後,親爹找上門] - 第10章 兩個小寶寶

在養胎期間,安瀾每天給寶寶聽音樂,給他講故事,帶着他逛街……

安瀾還在跟着林姐認真地學習T國語言。

自從上次去做B超,醫生告訴安瀾,肚子里的是兩個小生命,她興奮地難以言喻,本來以為,一個寶寶就已經是上天的恩賜了,沒想到竟然會擁有兩個小天使。

林姐似乎比她還要重視自己肚子里的寶寶,每天都擔心她磕着碰着。

現在的安瀾,渾身散發著母愛,沒事就在院子的躺椅上,看她從國內帶來的那兩本書,努力學習成為一個好媽媽。

閑暇時,就畫幾幅畫,去拍賣,但是並不多,林姐很少讓她畫畫,擔心她太過勞累。

現在那個叫蕭白的繪畫大師已經在全球聞名,經常一畫難求。

如今蕭白的畫已經被拍賣到一幅兩千萬的高價了,但沒有人見過蕭白大師,也沒有知道他在哪兒。

安瀾利用拍賣畫得到的錢,投資到了國內的市場,因為幾年後還是要回國發展的。

因為雙胞胎的緣故,安瀾的肚子比平常的孕婦都要大,行動越來越不方便,晚上也睡得很小心,只能側着睡,有時候甚至只能坐着休息一會。

雖然過程很艱辛,也很疲憊,但是想着肚子里的寶寶,還是幸福的。

安瀾每天都盼望着寶寶的到來,想像寶寶是帥氣的小男子漢,亦或是漂亮的小公主,又或許是一個小王子一個小公主呢。

臨近預產期,林姐堅持讓安瀾住在醫院裏,避免臨生產的時候來到醫院手忙腳亂。

不得不說,林姐在這方面還是考慮的很全面的。

距離預產期還有兩天,林姐為了照顧安瀾,幾乎是寸步不離。

夜晚,安瀾感到肚子一陣陣疼痛,寶寶應該是要破殼了。

「林、林姐…我肚子、在痛…」安瀾感覺肚子的陣痛逐漸變得強烈,聲音有些虛弱。

林姐聽見安瀾的聲音,急忙找來了醫生,把安瀾送往產房,林姐在外面焦急地等着。

這些日子,安瀾對她真的像對親姐姐一樣,她也把安瀾當成了自己的妹妹來照顧。

林姐在外面聽着安瀾的聲音一聲比一聲弱,不禁有些緊張,握着拳頭默默地祈禱。

安瀾懷的是雙胞胎,風險自然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