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過?我可以選擇挖墳》[打不過?我可以選擇挖墳] - 第5章 出發

時間飛逝,眨眼間到了與潘寶才約定的日子。

王道德背上了一個黑色旅行包,裏面塞的滿滿的,為了這次行動,在出發之前的時間裏他一直在準備!

大多都是些鎮壓邪祟的東西,黑驢蹄,狗牙,五帝錢,硃砂,黑曜石,玳瑁,五彩繩。

這些鎮壓邪祟的東西看起來收集困難,但是在這潘家園裡也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除了這些東西,王道德還將《十六陰陽錄》也裝了進來,最重要的金璽更是在懷裡隨身攜帶!

「咦!我怎麼會想到那個東西?」

王道德摸了摸下巴,也不管什麼原因,連忙來到床頭邊從枕頭下拿出一本書。

這書很厚,封面上寫着「愛情三十六計」這幾個大字,下面還有一排小字「撩妹大全,由眾多海王合力嘔心瀝血之作,有了它撩妹更方便,我們的宗旨就是讓世界充滿愛!」

「還好沒忘了它,趕緊帶上,正好可以在飛機上鑽研一下,打發下無聊的時間!」

王道德慶幸,他這可是為了王家的香火而努力吶!

將所有東西準備完畢確定沒有遺漏,王道德背着包走到四合院里一個閉門許久的屋子。

他打開門走了進去,看着落了一層薄灰的傢具,他沉默無言,走到中間拿起供台上紅香點燃起來。

一縷縷青煙升起,王道德對着掛在牆上的三清畫像拜了三拜後,將紅香插在三足香鼎中,說道「望三清祖師爺恕罪,弟子要取些三位老祖用不到的香灰!」

說完,王道德作了一個道揖,從黑色運動服口袋裡掏出一個窩的皺巴巴的白色塑料袋。

王道德雙手一甩將塑料袋打開,吹了幾口氣使塑料袋膨脹開,然後上前抓了幾把香鼎內的白灰裝了進去,裝好後擰巴了幾圈,確定撒漏不了才將其放入背包里。

然後王道德又從背包里拿出一封書信放在了供台上,又對着三清畫像作了一個道揖,開口道「弟子就要出遠門了,這次之行危險重重,弟子心裏忐忑不安,還請三位祖師爺能保佑弟子一二!」

「也不知道師父去了哪裡?都這麼久一點消息都沒有!」

王道德嘆息一聲,轉身走出房間,關上房門,然而他前腳剛走,後腳掛在牆上的三清畫像忽然無風飄起,隨後又恢復了平靜。

王道德一路穿過潘家園,並沒有引起擺放「古董玩物」攤主的注意,他平時深居簡出,與潘家園裡的攤主並沒有多少交集,所以大多人只是看了一眼這個小胖子就又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寒風呼嘯,已是深冬,光禿的枝頭上掛着銀霜,薄雪覆蓋的地面上偶爾能看到幾個堆起的雪人。

街上的行人也有不少,他們裹着厚厚羽絨服一個個行色匆匆,與一身單薄黑色運動裝的王道德形成了鮮明對比。

「來嘍,新鮮的豆腐腦,今早現磨出來的!」

「油條配豆漿,咋吃咋都香!」

「五塊一套煎餅果子!」

這一大早路邊都已經支起了早餐攤,吆喝聲接連響起!

王道德買了點早餐,就從手機上下了一個快車訂單。

不一會兒的功夫,一輛白色的轎車停在他的面前,裏面探出一個面貌憨厚的中年男子,他招呼了一聲:「嘿,小哥可是你打的專車?」

中年男子抄着一口的不太熟練的京都話。

「京都機場!」

王道德應了一聲,打開車門就鑽了進去。

「嘿,小哥可是出去旅遊的?」

「嗯,沒錯!」

「我一看就是,最近接了不少去機場的單子!」司機一心二用,邊與王道德搭話,邊四平八穩的開着車子。

「哦?很多人?請問師傅知道都是去哪裡的嗎?」

「應該都是去興疆的,我今天第一單拉的一車客人小聲交談的時候,我隱約聽到是什麼從興疆……趕往什麼昆崙山的……到最後有一點我聽到什麼皇陵啥的,他們說話聲音小,我也就知道這些!」

王道德目光一閃,又問道「都是些什麼樣貌的人?」

司機回憶了下,回道「是三個人,西裝革履的,都戴着墨鏡看不清模樣……哦,對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