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亂往事》[錯亂往事] - 第10章 帝都第一關刀

第一場石達和李尋的對拼已經將現場的氛圍推到了頂點,李尋恐怖的實力讓一些參賽選手直接選擇了棄賽,本來就不多的參賽人數這下變得更少了。之後的幾場比賽幾乎是在觀眾的一聲聲驚呼中結束,每一局幾乎都是壓倒性的優勢,唯獨有一場是僵持了數個回合才分出勝負,兩人打的體力不支,最終一方主動認輸才分出了勝負,獲勝的那個年輕人下一場恐怕是有心無力了。

比賽一直到進行到了傍晚,濃密的雲層逐漸低沉下來,氣溫也下降了幾分。氣溫的降低絲毫沒有影響擂台周圍觀眾的熱情,由於人數上的變化接下來的比賽很快就輪到了秦鈺七。

「別緊張,儘力而為就好!」夏侯思奇衝著站在擂台上的秦鈺七喊道。

秦鈺七沒理會她,炯炯有神的眼睛已經盯上了站在擂台另一邊的男人。那個男人身高約有兩米,身材健碩,雙腳跨立,一柄關刀緊緊地握在手中,不短的鬍鬚與肩膀齊平,粗糙的鬢角前是細密的魚尾紋,細線一般的眼睛裏一股股鋒芒的氣息外溢出來。男人首先抱拳說道:「我乃帝都第一關刀古梁,拜當今鎮南將軍關雲長為師。」其聲如洪鐘,頗有氣勢。秦鈺七也還禮道:「律教院律教衛秦鈺七。」

話音剛落,那個叫古梁的男人大喝一聲,身邊立即被震起一股旋風,隨即他雙手舞起那把關刀,長長的關刀在他手中像是蛟龍一般在他身體周圍盤旋,刀刃上隱隱的發著淡淡的白光,這光在傍晚的空氣中格外顯眼。只見他舞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刀刃上的白光似乎連成了一條條絲帶在他身體周圍飛速顫動着。秦鈺七不敢大意,他知道關雲長的威名,即便是在書中也是萬人敵更何況在這錯亂世界,他也早已運氣時刻準備接招。

台下觀眾正看他舞刀舞的痴迷時,在夜幕的襯托下,一道接一道的白光從古梁周圍的一條條顫動的白絲帶中滑出,從上面看像是大雁一樣無聲的沖秦鈺七疾馳而去。秦鈺七沒有慌張 ,穩健發力一掌打在擂台地板上,磅礴的錯亂之氣一下子將他面前的擂台抬起有三米多高,古梁的一道道白光重重的撞在牆上,但他並沒有停止揮舞關刀,一道道白光依舊飛速向那石牆衝去,差不多幾下呼吸的時間石牆被連續的衝擊了打成了粉末。古梁又是大喝一聲,眨眼間便衝到了離秦鈺七幾步遠的位置,他眼神鋒利,舉刀順勢朝秦鈺七砍去。極大的壓迫感使得秦鈺七頓時有點喘不上氣來,但是拼速度秦鈺七還是不怕的,他飛速騰挪一個箭步向左側滑出,關刀帶着獵獵風聲和渾厚的錯亂之氣狠狠地劈進了地板里,秦鈺七也不在一味的躲避開始發起攻擊,他右手握拳喝了一聲一股疾風沖了出去直奔古梁右肩打去。古梁也是高手,右手使勁,帶動起關刀的長柄竟一下就打散了這沖拳,緊接着右手用力下壓,左手支撐,腰背後仰,關刀由下往上劈砍過去,如同一把開山斧將地板割出一道深深的溝壑,強勁的氣浪撲面而來。

速度上秦鈺七是不怕的,畢竟展昭就以速度著稱,他更是學到了其速度的精髓,但是在力量上他深知不如眼前這個叫古梁的男人,再加上關刀的威勢,這攻擊也是不可小覷,秦鈺七的大腦飛速的運轉思索着破敵之策。他先是運用靈活地身法再次躲開了古梁的一記劈砍,緊接着順勢騰空吸足了一口氣,憑藉他宇宙級體量的錯亂之氣,一顆巨大的火球噴出,炙熱的高溫瞬間讓四周冰冷的空氣蒸騰,細密的水珠附着在廣闊的擂台上,火球體積龐大,放出的光芒幾乎照亮了整個擂台,台下的觀眾包括夏侯思奇以及台上的古梁都發出驚呼。火球雖然體積巨大,但速度上也毫不示弱。看着朝自己奔來的火球,古梁先是大吃一驚,這樣的體量在整個神州都是很少見到的。只見他雙手揮刀,錯亂之氣在關刀上奔騰起來,逐漸從淺白色變成了淺藍色,如同一條水龍在關刀上蜿蜒盤旋,古梁雙手緊握關刀,馬步站定,強大的力量讓他的雙腳都嵌進了地板中。就在火球離他只有幾步遠時,雙手用力揮舞,淺藍色的關刀爆發著強勁的力量直直的劈向巨大的火球。

「破!」

一紅一籃兩股力量以雷霆之勢碰撞在一起,巨大的氣浪瞬間將碰撞處的地板完全震碎,台下的觀眾也都被這氣浪吹的東倒西歪。不一會藍色的刀刃將火球一劈兩半,兩半火球朝各自的方向飛去在半空就爆炸了,再看那道藍色刀刃直衝天飛去。

正當大家都在看天上那道逐漸消失的藍光時,秦鈺七閃爍身形出現在古梁的身前又是一記火球從口中噴出,雖然體積上不如剛才的,但蘊藏的錯亂之氣是相同的。錯亂之氣的壓縮讓這個火球同樣威力不減,古梁來不及反應只能用關刀硬接這一記火球,藍光驟起,兩股力量又碰撞在一起。這次古梁有些猝不及防加上錯亂之氣消耗大半,沒抵擋一會就被彈飛了出去。

古梁靠着關刀站起身年來,原本通黑的刀柄被燒成了火紅色,他的上衣也被燒出一個巨大的洞。顯然秦鈺七收住了火球的力量,不然這一下古梁未必站得起來。秦鈺七在不遠處站着,一身帥氣的律衛服在火焰的炙烤下變得越發黑亮,他喘着粗氣看着擂台那邊的古梁。古梁單手握刀喘着粗氣走到秦鈺七面前抱拳說道:「小兄弟的功夫確實了得,是在下輸了。」

場下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其中夏侯思奇更是激動地不得了向他投來了崇拜的目光。秦鈺七也笑着回到:「古兄的刀法同樣厲害,弟弟我領教了,不知道能否和古兄交個朋友?」古梁聽他這麼說瞬間高興起來,笑着說道:」哈哈哈!當然可以,有你這樣的賢弟,實乃古某榮幸!「說完兩人哈哈大笑擁抱在一起,場下再次爆發出熱烈的歡呼。

”沒想到你現在這麼強了,竟然能打得過古梁!「夏侯思奇一邊拍着秦鈺七的肩膀一邊驚訝的說道。秦鈺七苦笑道:「這一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