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月光認識的無趣生活》[從月光認識的無趣生活] - 第2章 夜的自由,夜雀

夜雀

侯鳥歸啼燕雀鳴轉,夜市散去哄鬧 朝陽將柔弱的月光帶到了誠忠誠恐的祈禱者,血泊中開着幾朵

艷紅彼岸,馬車夫不可思議的尖鳴,刺痛了正在調查者的耳朵, 「寄給當地警務廳」隨手把信丟給他便再次審視死者:頭部向上似乎再向上就要折斷,嘴大着眼睛像受到了驚嚇般瞪着佛像與天穹,雙手合十,雙腿跪坐。調查者想儘力去查清死法卻沒發現任何致死的痕迹,「驚嚇過度嗎?」

這個世界總有幾個不合常理的人,這些人超群卻有着無人能解的寂寞無與倫比的空虛,無可救藥的溫柔都渴望着在這腐爛至極的時代有一個對等的存在。

「警官小姐這個時候還是不要緊盯着屍體比較好。」,一邊打着哈邊走來的死角眼穿着便裝寬鬆衣,腳踩平板鞋,漠然地看一眼後拿掏出口裡的藥瓶一倒出了個吞下去「可惡,又失眠了」,「你是誰,為什麼這樣說」他掏出能證明自己身份的冊子,印有國家印章。「新人,不要太靠近死者,沾上藥物的可能也有很大」。女官喉嚨動了動撤離幾步。

「呦小子,來這麼早啊」,「我只是告訴你這個死者的大概信息,你就這麼早來了,怎麼樣兇手是誰。」一邊呦喊着人員搬送屍體去去法醫那裡一邊向旁邊的男子說著話「最近幾個月慘死的好像很多啊」,在座的人都沉默了一會。「警官小姐~黑絲和出警鞋子很配呢,今天的髮型也不錯,看上去很有種凌亂的御姐型,包臀裙還把大腿修飾的這麼好,簡直是惡魔,天天看到你的話,身體會受不了的。」他看向女警官,她在一圈又一圈的玩弄着自己的頭髮,「那個少年是誰啊,看起來玩世不恭的,他是警局新招的嗎?總感覺來歷不小」

……

少年看了眼女警官,「你才是新人吧,第一次見死人嗎,還是對屍體有抵觸?」

「……」「你又為什麼知道我是新人啊。」

……

「誒」,「因為你一開始的行為,後來在屍體面前語言很少,但在活人面前話又多了起來,活潑才是你的屬性。」

「嘶~這小子很恐怖吧,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對吧✧٩(ˊω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