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斗羅開始的魔人傳說》[從斗羅開始的魔人傳說] - 第8章 魂力

「哈~呼~」

旅店內,面色蒼白的白澤睜開雙眼,大口的喘着粗氣。

冷汗已然浸透了衣衫。

雖然天才蒙蒙亮且身心俱疲,但卻沒了絲毫的睡意。

但白澤還是強迫自己閉上雙眼,去爭取那短暫的休息時間。

清晨。

萎靡的白澤抱着新買來的生活用品,來到學院內。

七拐八拐後來到學院後方的廢棄小屋內。

「吱~」

打開生鏽的大鎖,塵封許久的木門開啟。

一縷黃土從門沿上灑下。

白澤捂着口鼻收起鑰匙,匆忙跑開。

在門外站定,揮手撥開空中的塵土。

待到煙塵散盡,進入院子仔細的打量起四周。

不算小的空曠院落,一座破敗的屋子。

雖然屋子略顯破舊,但依舊比他鄉下的木屋更加牢靠。

至少這個房子是磚石砌的,不用擔心潮氣。

屋旁散落着些許樹枝,和一把銹跡斑斑的斧頭。

一個黝黑的樹墩上,遍布斧痕。

屋頂上雜草叢生。

看起來,要打理乾淨需要很久。

盤算着翻新計劃,白澤拿着新買的行李走進小屋。

令人意外的是,屋內的擺設和屋外破敗的場景截然不同。

整潔的桌椅和地面。

雖然比不得他在小溪村的房子,但比起院子已經強的太多。

許久沒住的小屋居然會這麼乾淨,

白澤摸不着頭腦,將行李鋪在床上便不再多想。

將東西擺好,白澤躺在床上輕輕鬆了口氣。

小院靠近校園邊緣。

與街道只是一牆而隔,商販的叫賣聲依稀可聞。

略微有些吵鬧。

閉目之餘,白澤腦海中小溪村的寧靜被無限放大。

突然間,居然有些想家。

「叮~」

睡意襲來白澤即將進入夢鄉時,一聲清脆的銅鐺聲傳入屋內。

隨着鈴鐺聲越來越大,白澤緩緩睜開眼睛。

起身來到門前。

只見一個銀髮披肩,身着華服的少女正站在大門前四處張望。

兩人目光相遇,皆是有些疑惑。

「有事嗎?」

打量着眼前的少女,白澤率先開口。

「不在嗎?」

「麻煩。」

雖然嘴裏說著麻煩,但少女潔白的面龐卻毫無表情。

那雙微微皺起的眉頭,與半睜的眼睛傳達着對方全部的情緒。

自言自語後少女便自顧自的低頭思索,看起來絲毫沒有把注視她的白澤放在心上。

沉默的氣氛中,白澤雙手抱胸靠在門框邊,靜靜的看着突然莫名沉思的三無妹。

想到屋內整潔的場景,白澤微微眯起眼睛。

雖然對方年紀和自己差不多,長相和三無的性格也很戳他的萌點。

但他讓放棄這座房子,絕無可能。

「抱歉,叨擾了。」

就在白澤的耐心即將耗盡時,少女突然開口。

話音未落,立刻轉身向校內走去。

只是看着對方的背影,白澤略微感覺她好像是有點。。。生氣?

初到此處的白澤並不想觸霉頭,只能聽着那清脆的銅鈴聲漸行漸遠。

「看樣子好像是個大人物,不過不怎麼好相處呢。」

回到屋內,白澤回想着少女三無的樣子自言自語道。

片刻後,搖搖頭將其拋之腦後。

再次放鬆的躺在床上。

只不過這一次,白澤不再是簡單的休息。

呼吸漸漸變緩,體內微弱的魂力開始有規律的沸騰。

在意識的引導中,精神也開始在黑暗中緩緩下沉。

在維斯半個月的教授中,白澤對魂力的修鍊有了更深的理解。

試驗了幾次,便能自主的進入那片純白的空間。

總的來說魂力修行的方法千奇百怪,每個大家族還有自己特殊的傳承。

但大多數的人,都是在冥想中觀想自己的武魂。

在冥想中構建的武魂越完整,吸收魂力的速度越快。

當然,強大的武魂與特殊的環境也會對修鍊有特殊的加成。

但經過反覆驗證,白澤確定他的冥想法好似並不是在修鍊武魂。

但每天增加的魂力卻也做不得假。

由於面板的影響,他此時走上了與修鍊武魂完全不同的道路。

純白的空間內,白澤第一時間召出鐵尖槍。

在這裡,出現的敵人強弱,完全依靠他現實中對他的了解。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