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斗羅開始的魔人傳說》[從斗羅開始的魔人傳說] - 第6章 戰鬥模塊

「好大的月亮。」

白澤眯縫着眼睛,看着天空的圓月輕聲低吟。

一句沒頭腦的話,引起了維斯的注意。

起身揉了揉發矇的腦袋,白澤也轉頭看向維斯。

「殺手呢?」

「跑了。」

「哦。」

短暫的沉默後,白澤接住維斯遞來的水袋吞下一大口清水。

「咳咳咳。」

劇烈的咳嗽後,一口吐出嘴裏腥甜的血塊。

「這水有毒!」

將水袋扔回,白澤捂着胸口再次躺下。

強忍着胸口的痛感,伸手召出武魂舉在面前。

在火光的映照下,從槍尖一直蔓延到槍身的裂痕清晰可見。

「怪不得這麼頭痛,武魂碎了啊。」

白澤收回武魂,望着天空久久無言。

「你的體質…很特殊。」

看到白澤那雙空洞的眼睛,維斯不由開口安慰。

「一般來說,武魂損傷後灌注魂力就能立刻修復,但你的身體不知為何一直在吸收我的魂力…」

說到最後,維斯不忍的閉上了眼睛。

雖然他沒經歷過,但武魂破碎的痛苦向來是很難熬的。

他已經不忍心再刺激這個少年。

但和維斯猜的不同,此時白澤並沒有多少傷感。

他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眼前全新的透明光板吸引。

「這麼看來,也許覺醒武魂是個契機。」

只見透明光板上,映照出一具全身完全數據化的身體。

【白澤】

【武魂:鐵尖槍(破碎中)】

【魂力:四級(持續流失中)】

只有簡單的三行介紹,但整個面板上可點擊的地方,細化到了身體的每根手指。

無視掉面板展示的所有負面狀態。

集中意志,意念輕輕觸及自己的名字。

數據化的身體立刻變化。

雙手、臂膀到胸口變為刺目的深紅色,腰胯與雙腿散發著淡黃色的熒光。

在每個肢體的最下方,連接着一排小字。

白澤凝神觀察,其上赫然寫着【解決方案】。

看到這裡,白澤心中一喜。

不小心牽動到胸口,鑽心的劇痛再次襲來。

維斯看着呲牙咧嘴,眼淚都掉下來卻還在笑的白澤,羞愧的低下了頭。

待到疼痛緩解白澤長舒一口氣,凝神點擊小字。

但一陣亂碼顯現後,緊接着出現一連串的【數據缺失】

不信邪的白澤點擊了武魂,結果也是如此。

不過這次【解決方案】里倒是有內容。

【灌輸魂力,具體定量不詳】。

「這是系統吧。」

「這真的是系統嗎?」

白澤此時就要瘋了。

他還是第一次見,需要靠他自己學習知識的系統。

灌輸魂力修復武魂,兩分鐘之前他剛知道。

搞了半天,整出了一個記事本。

回到初始界面,白澤再次化作一條鹹魚躺在地上。

這一晚上的打擊,對他來說太多。

至於說,為何維斯的魂力無法進入武魂。。。

看到紅魂上不小的進度,白澤心中已經瞭然。

想來魂力持續流失的情況和它也脫不了關係。

期待許久的系統是個記事本,就連武魂都碎了。

好慘一男。

思索間,兩行清淚從臉頰流過。

這一舉動讓維斯低下的頭,埋得更深。

第二天。

蘇醒的白澤婉拒了維斯要把他送回小溪村,並賠償一大筆金魂幣的條件。

無奈維斯只等原地休整三天。

待到白澤的傷勢基本穩定才繼續上路。

從面板的展示來說,原本深紅色的部分已全部化作黃色。

馬車被毀,兩人只能騎着馬趕路。

而且由於白澤的傷勢,馬匹還是不能跑的太快。

就這樣又過去了三天。

白澤覺醒的先天魂力,已經到了兩級不到的地步。

兩人在一片湖泊邊紮起帳篷。

一開始白澤是拒絕的,湖邊烏泱泱的蚊蟲讓他望而卻步。

但維斯只是開啟第二魂環,三道氣浪掠過後湖面再無一點聲響。

吃過晚飯,白澤百無聊賴的看着盤腿的維斯。

被盯的受不了的維斯睜開眼,與白澤對視。

「想學?」

「嗯,嗯,嗯。」

白澤不停點頭,期待的看着維斯。

魂力再這樣掉下去,別說武魂,他都可能沒了。

「嗯。。。」

維斯沉默良久,最終還是向他招了招手。

來到維斯面前,白澤學着他盤腿坐下。

「先不談修鍊,你知道魂力是如何誕生的嗎?」

等到白澤坐定,維斯開口問道。

說話間,將漆黑的魂力凝聚在手心。

看着那團緩緩溢散的能量,白澤緩緩搖頭。

「這樣嗎,看來你連成為一個魂師的基礎都沒有。」

維斯沉吟片刻再次開口「所謂魂力,其本質是由武魂所吸收的天地能量所轉化而來。」

「你所經歷的覺醒儀式,既是覺醒武魂也是覺醒魂力。」

「武魂與魂力,兩者相輔相成。」

「覺醒後依仗武魂吸收外界能量增加自身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