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紀元》[次紀元] - 第4章 第四章:愛麗蓮安娜定理

地圖上的坐標連接到了大廈的百科數據庫,關於大廈的簡介映入葉靈的視野。

「未來科技展覽大廈,洛塔城標誌性建築物,那些頂尖技術的人工智能機器概念機、炫酷且可駕駛的科技跑車、未來新能源載具、新概念產品,在社會繁榮昌盛階段,聯合組織總會向研發處投入一部分資源來建設未來理想化高精尖科技產物,從而減輕人民負擔、替代一部分基礎勞作崗位,雖然進度十分緩慢,但所出現的理念衝擊、大廈內出現的概念品也足以碾壓市面上同類產品。」

「你想要的車,這個科技展廳一定會有,至於車鑰匙。。。」葉修的手勢頓了頓,「你覺得老師傅給的這鑰匙真的能用嗎?」葉修的這一串問題讓葉靈不得不重新認識面前的這個同齡特工,這是葉靈剛來的第二天,問出這樣的問題也不免讓葉靈有些懷疑他是不是為了搭話才問這些自己根本無法回答的問題。

「這個問題問得好,所以你需要用這個鑰匙找一輛摩托車拐回去讓老師傅做一把大廈門鎖的鑰匙,同時帶點設備來找找鑰匙在哪!」大廈的門大概率被封鎖,如果是旋轉門破壞也會有很大的動靜。

同樣葉靈不想用特殊的手段發動汽車,也不想讓汽車破門而出造成無法估量的損壞,按照平民對特工的認知,特工會將車內的某兩根電線拔下,來回對撞幾次從而發動車輛,但這種行為只是存在理念之中,這次行動不適合出現這種低容錯率的狀況,哪怕不用也不能因為這些事情讓計划出現失誤。

科技大廈與機場的距離不是很遠,但步行前往並不安全。

兩人找到了一處地下停車場,雖然沒有電能摩托,普通的轎車也可以勉強用於趕路。

葉修速度很快,只用了半個小時時間便拿到鑰匙折回停車場。

「老師傅不知道具體是那種類型的門,剪了很多把鑰匙,說是有鎖眼的門幾把鑰匙來回試試,總有一個能用。」葉修拉開車門讓葉靈坐上,將鑰匙裝進儲物袋扔到黑的背包裏面。

「你是?」葉靈見過,但並不認識開車的男人。

「代號:黑,撲克小隊二把手,斯萊特擔心你們的行動特地派我來協助你們。」

三人來到科技大廈門前,晚上9點,街面上很難再看到有清潔傀儡走動,科技大廈內部照明系統常年開啟,無法確認是否還有人在內部維護,上一批倖存者層在科技大廈駐留過一段時間,後續撤往洛塔城正北部,也就是堡壘的東側。

從正面觀測無法判斷樓內是否留有人員駐守,三人同時前往一個方向做偵查工作,防止因為分散而被偷襲。

大廳外圍是透明鋼化玻璃材質,透過玻璃沒有看到大廈可視區域內有傀儡存在。

「左側沒有敵人。」,「右側也沒有。」兩人用手勢給葉靈發出信號。

「很好,進門,一切小心。」葉靈同樣擺了三個常規手勢進行回復。

「噔」

一聲清脆的響聲進入二人耳中,門被打開了,基地老師傅給的鑰匙第一把就解開了玻璃大門,雖然一些門禁系統的室內房間無法進入,好在大部分門都可以通過鑰匙解決。

牆面上貼了本樓層的布局圖,葉修所說的車就坐落在第一層的展廳之中,三人剛剛所觀測的地方只是大廈的最表層,內部被其他區域隔斷,整個大廈的面積比三人想像中的要大上不少,還需要進一步觀察從而確定大廈內部的安全性。

「停、左前兩人、右前三人,可疑目標位於右前正一,疑似。。。」

。。。。。。

辦公室內坐着一名年輕女性,看起來像是一位剛步入社會的年輕人,女性嘗試用正常人的溝通方式與葉靈對話,同時不斷增大音量,葉靈只能看到女性不斷張嘴、閉合的動作,根本無法分辨她在說些什麼。

葉靈被綁在椅子上無法用手語交談,女性見溝通無效給了旁邊的傀儡一個手勢,葉靈感受到一陣強烈的痛麻從座椅上歪倒在地。

「果然是個聾啞人,我說你的手勢怎麼比劃的那麼快,我的手下都沒看清比劃的什麼玩意。」

葉靈在失去聽覺後遺忘了所有曾經關於聲音的認知,這一次突然之間傳來的聲音讓她有些迷惑、有些欣喜,葉靈嘗試着不同的發音,長時間未體驗過的感受在這一刻想要全部嘗試,可惜已經忘記如何說話,只能發出咿咿呀呀的怪聲。

賜予葉靈說話能力的是處在她面前的女性,這位女性漂浮在葉靈的身前,葉靈想要觸摸女性卻始終保持一段距離,雖然中間只有短短三米之隔,又如同無盡循環一般,每靠近一步女性便同距離後退一步。

「不對,你是想把我變成傀儡嗎?」葉靈定了定神,忽然間意識到了這一嚴重的問題。

「不,我可沒什麼興趣。」女性看的懂手語,葉靈已經確認這是在夢中發生的事情,想要清醒卻始終無法掙脫。

葉靈遭受了女性手下的電擊,暈倒在辦公桌前,在這種極度虛弱的狀態下,葉靈心中所想均被面前的女性洞察,女性顯然也習慣了這種事情的發生。

女性沒有任何行動,也沒有向葉靈詢問任何問題,反倒是葉靈所思考的每一句話都會匯成一番虛影、一串文字展露在女性面前,自己沒有任何辦法阻止這些文字、這些虛像的產生,女性不斷從葉靈腦中抽離這些字符,直到葉靈在夢中失去意識。

傀儡解開了繩索,葉靈也從昏迷中蘇醒,那一刻她毫無遲疑手如同利箭一般遊動,瞬間將腰間的亞音速手槍掏出。

「叮!」

女性早已預料到她會產生這種應急反應,葉靈雖然在「夢」中與女**談,但這也是完全構建在女性手中,女性脫離葉靈意識那一刻隔斷了那些本不該讓葉靈記住的夢境。

「是不是像做夢一樣?一覺醒來什麼也不記得了?並不是所有夢都會保留在你的記憶之中,因為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是可以被抹除的。」

女性空靈的聲音讓葉靈不知所措,葉靈失去了聽覺但卻可以聽見面前女人的聲音,這樣的狀況讓她短期內有些無法接受,緩緩接過被女性手下打落的手槍,癱坐在椅子上手槍的彈匣已被抽出,子彈也被一顆顆的拆下。

「不是所有聲音都能通過耳朵聽見,絕大多數聲音都由精神生成,就比如你能聽到我的唇語一般。」

葉靈知道唇語這個東西,語言的發音並不完全由嘴唇完成需要諸多細節的輔助,面前的女性已經確認是一名傀儡,很顯然她在自己昏迷期間向腦中添加了不少奇怪的玩意。

「你是叫葉靈吧,很。。。。。。」

女性看葉靈那迷茫的眼神明白了什麼,索性熟練運用起了特工專業手語。

「你是叫葉靈吧,很花哨的名字,不過我也很喜歡這種名字,也喜歡你們特工給自己起的代號,你可以管我叫鏡,想必葉靈也不是你的真名吧。」鏡將自己的稱呼寫在紙上遞給葉靈,她的表情也自己確認了剛剛留存在她腦中的信息已被全部清空。

兩人溝通十分流暢,葉靈很快就忘記了剛剛發生的一切,甚至對女性為何會如此熟練的使用特工手語感到疑惑,一些手語黑話鏡也能靈活使用。

「我是這個區域的共智首領,不過我是個和平主義者,也是你的媽媽,葉氏的粉絲,我不希望和其他人發生紛爭,我希望你們也不要對我們有另類的目光。」

「葉修和黑呢?」葉靈環繞室內,只有鏡和她的手下。

「他們兩個反抗有些激烈,嘗試好幾次溝通都以失敗告終,剛剛打了一針現在估計還沒醒過來。」鏡揮揮手讓手下將兩人抬進屋子,「我大概知道了你們想要什麼,不過你醒的太快了,我還不知道你們究竟有什麼目的,畢竟這可不是隨便就能外借的玩意。」

「機密。」葉靈對鏡時刻提防着。

鏡看穿了她的想法,索性侵入葉修、黑的腦中獲取信息,這種方法遠比問一個嘴硬的人方便太多,「原來你們要突襲機場,不過這計劃非常的蠢。」

正常會議探討出的計劃被鏡完全否定,對於葉靈而言計劃可能會存在遺漏,現在看來傀儡的能力有些超乎想像,「那,這。」想要比劃些什麼,但又無奈的停下動作。

「其實我也想成為一名特工。」

傀儡化爆發時,鏡是展廳前台服務員,當傀儡同化波及到自身時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整個展廳的人彷彿被時間靜止一般,本想和其他倖存者一樣脫離展廳,卻發現那些原本靜止不動的人會完全依照自己的思維路線行動。

這時才意識到自己成為了整個展廳的主人,所有人都在遵循自己的想法,同樣所有人的學識、認知相互共享,「我不敢出門,因為我發現不止我一個人變成這樣,很多人,甚至所有人都變成了這樣。」鏡向葉靈講述着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

鏡身邊的副手原本是從展廳跑出去的倖存者,卻又被強大的引力拽回大廈,精神告訴他們,只有留在展廳才是最好的選擇,也是在見到鏡的那一刻確立了主從關係。

「他們是獨立的個體,也是結合的思想,必要時刻我會抽離他們的精神作出首領應做的職責儘可能保護他們的安全,你可能並不理解作為一個共智者到底有多麼強大。」鏡將葉靈叫到窗邊。

「看到五百米外的街道了嗎?倒數10秒鐘會有一幫人追趕一個年輕人,他們會在踏入街面的那一刻停下。」

葉靈接過望遠鏡心中開始倒數,十、九、八。。。三、二、一,果真如鏡所說,一小批傀儡手中拎着木棍、水管追着一名年輕人,踏入街面的那一刻不再動彈,隨後慢慢折回。

鏡擦了擦桌上的照片,葉靈拐回座位陷入深思。

「我曾經作為一名前台服務員有時會在工作上出現一些錯誤,因此經常受到了一位50歲左右的大叔訓斥,在獲得傀儡能力之後僅一個邪惡的念頭就瞬間殺死了原來那位負責的大叔,這也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想法,完全只是在自我幻想的情況下,實際上我根本。。。」鏡忍不住的流出眼淚,不斷哽咽。

葉靈只能靜坐在面前,不知所措,坦尼帝羅的話在腦中不斷回蕩,「精神是一把鋒利惡毒的利刃,人類應該慶幸精神只存於腦中。」

「抱歉失態了。」鏡擦了擦面上的淚水,迅速調整狀態,將被害人的照片重新擺回桌面,葉靈看來這可能也是傀儡特有的能力之一。

黑與葉修也從昏迷中蘇醒,看到葉靈在長椅上安靜的坐着,隨即放下敵意坐到她的身旁。

「機場的傀儡部隊和你們有聯繫嗎?」葉靈問道。

「那批傀儡和我們沒什麼關係,關於你的消息我有所了解,你的小隊被一個身份不明的人救下,我不太清楚是誰,但以你們的水平攻佔機場幾乎不可能,甚至你們三個人的水平還趕不上那位神秘人的百分之5。」鏡讓副手將口述的內容翻譯給葉靈,同樣也是說給另外兩位特工,雖然說的有些誇張,但對比起傀儡的能力,三人的水平甚至趕不上百分之1。

黑欲言又止,想要做出解釋但看到旁邊的傀儡正是活捉三人的那一個時放棄了辯解,三個身手矯健的特工被一個毫無訓練可言的傀儡活捉簡直是恥辱中的恥辱,依照面前女性所說的不無道理,想要偷襲機場或許確實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有什麼建議嗎?」黑嘗試性的問道,雖然不太信任面前的女人,但也沒有其他的選擇。

「如果你們小隊中有一個共智者的協助就可以極大降低風險,機場那批傀儡都是些臭魚爛蝦,根本不足為懼,只可惜我的人不能借給你們。」鏡頓了頓語氣,「我的手下都是些無辜的平民,如果我派人協助你們,那麼他們的生命安全就無法保障。」

「機場那批人不是洛塔城本地人,他們是入侵者,我們會儘可能的幫助你們完成任務,抵禦外敵,但在這之前我的人不能和其他共智者發生正面衝突,我們可沒有任何武器可以抵擋這群人的攻擊,同樣我的手下沒有一個是特工、軍人出身,我相信你們也不會輕易信任一個只認識了幾個小時的還活捉過你們的傀儡,更不可能為我們提供武器裝備。」

葉修用雙手擦了把臉,心中暗想,「不是我們不想給你們武器,特工堡壘的武器百分之90都是亞音速手槍,根本沒辦法對付那幫傀儡。」

「我的控制鏈已經飽和,我可以強行控制你們手下的一位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