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紀元》[次紀元] - 第2章 來自所有人的憂愁

「怎麼了?」斯萊特看到目光獃滯的葉靈靜坐在會議桌前,連續幾次的走動都沒能吸引葉靈的注意力。

「沒什麼。」葉靈回復了一句手語,斯萊特只會用幾個動作,勉強能理解葉靈的意思。

從葉靈的手稿不難看出,葉靈的小隊覆滅了,換誰都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斯萊特所任職的堡壘曾經有數百名特工,現如今人數直接縮減了將近百分之九十五,他可以理解葉靈的心情,葉靈作為一個十八歲的特工可以說比整個堡壘入職的年齡還要早了幾年,提前體會到這種感受也未必是一種壞事。

「今天時間已經不早了。」首領從特工基礎手語手冊中翻到了兩句寒顫語,試着給葉靈比划出,伴隨着口型的不斷變化希望她能看的動。

「謝謝,不過現在看來時間還早,我還要做一些別的事情。」開會的時候斯萊特沒有注意到葉靈手語的速度,現在看來是真的完全看不明白,兩隻手協同操作,還沒看清將近五十個手勢便比劃完畢。

斯萊特無奈搖了搖頭笑眯眯的拍了拍葉靈的肩膀,不說是否看的懂,甚至可以說完全看不清,走出房門為葉靈安排了一個個人住所,堡壘空間因為平民數量增加而逐漸減少,但仍然為葉靈、葉修兩人提供了個人單間,畢竟二人是需要應對未來危機的主要負責人。

葉修並不喜歡搞特殊化,他要求斯萊特為他準備和其他人一樣的配置,斯萊特一直很欣賞葉修,也欣賞他願意為其他平民着想的品格,葉靈初來乍到,對於她而言應該先準備一間個人單間提前適應一下。

堡壘的住宿是由一些廢棄的辦公室改造而成,辦公室大多為玻璃房間,想要遮蔽就需要一些其他物品的遮擋,斯萊特索性將這件事交給葉修處理,試着加深一下情感。

平民們在特工教員的領導下學習了基本的特工課程,以及設備的維護方法,在和平時期警員系列有關於對抗犯罪、邪惡組織的機構都被收納為特工行列,這也是特工人數較多的原因,不過特工對比軍事基地不同的是,特工沒有直觀的醫療體系,這也導致了堡壘內部醫療人員的稀缺,僅有一名護士以及一位外科醫生。

好在堡壘數據中心有足夠的互聯網信息,包括了市面上左右可以查閱的數據,可以有效的幫助兩人學習一些其他方面的內容,堡壘配備的特殊實驗室也專門為兩人開放使用。

葉修憑藉著驚人的記憶能力,學習書中的內容並不需要多長的時間,只是將所學知識結合起來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外加上沒有任何操作經驗徒有理論,只能在必要的情況下成為外科醫生的助手。

葉靈的能力至今還未展現出來,其他兩位強化人也杳無音訊,另外兩位強化人在十八年前跟着特工父母前往萊特城執行秘密調查任務,是一項永久性的間諜調查工作,調查工作較為成功,只是時隔18年也毫無進展,「追捕猴子計劃」還未完全展開收網行動就遇到了傀儡同化事件,讓這件事不得不擱置。

不排除此次的事件和追捕的「猴子」有關,就傀儡事件而言,這項陰謀是長期且不可控性質,極有可能反噬「猴子」,卻仍然不知道做出這樣行動的目的是和原因,現在想讓真相浮出水面已經是天方夜譚。

傀儡的一項能力令特工們陷入了溝通恐慌,傀儡之間的交流似乎並不需要藉助外界工具,比如電話、電腦、傳真機之類的玩意,更像是科幻電影中的精神傳輸一樣。

藉此能力,他們干擾了洛塔城北部所有的聯合通訊塔、民用通訊塔,這讓設備沒有任何信號,互聯網處於崩潰邊緣,所有資料只剩下數據中心的內容。

堡壘依借現代科學產物擁有移動基站可以稍微對抗傀儡的手段,可惜傀儡的手段顛覆了特工的認知,傀儡們用更加卑劣的手段干擾堡壘與其他倖存者基地之間的聯繫,可卻遲遲不去佔領其他的倖存者堡壘彷彿在等待些什麼。

特工們需要輪班站崗,葉修與一些偵查特工需要按照斯萊特和指導員的想法不斷偵查敵人的分佈位置,原本可以依借監控探頭的幫助,但傀儡直接切斷了連接於這些探頭的供電站電路,讓所有的探頭全部失效,唯一僅存的也只剩下從堡壘外接出去的探頭。

葉靈並沒有休息,她想跟偵查小組一塊進行偵查工作,她的目的是要觀察機場內部敵人的交接動向,葉靈手中的武器時母親使用的特製複合弓、亞音速手槍、一把作戰短匕以及一把未來科技感強烈的長刀,除了亞音速手槍和短匕,其他兩把武器都是特別製作,也是母親作為生日禮物送給葉靈的。

在前期的戰鬥中葉靈已經明顯的感受到了亞音速手槍、作戰短匕的短處,無法近身的同時自己所有的手段都會被敵人識破,不過機場事件也讓葉靈對傀儡的特性產生了一些認知。

「傀儡們可能會有嚴格的等級劃分,低級的傀儡缺少聽覺、視覺,全完依靠高等傀儡的引導。」

「這件事需要充分確定之後再進行記錄。」斯萊特對這個觀點抱有質疑,他可以確定目前所遇到的傀儡視覺、聽覺方面有受損的跡象,但不能完全確定沒有這方面的功能。

對葉靈而言,鑒於機場事件,無聲偷襲可能更加利於對抗反應力迅速的敵人,傀儡的等級之分會影響傀儡的各項能力,低等敵人在身體的感官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確實,至於有沒有視力還需要一定的測試,而高等敵人或許與常人無異甚至擁有比常人更加靈敏的感官、反應速度、心理素質。

偵查時間定在了午夜,葉靈已經達到洛塔城5個小時,不知不覺就已經晚上7點,今天是聯合組織所劃定的兒童節,也就是每年的6月17日,在聯合組織的劃定中,六到十七歲屬於兒童,去年的今天葉修也和其他特工的孩子們一塊玩耍。

堡壘的大人們特地為幾個孩子準備了豐盛的晚餐和蛋糕,葉靈為這些孩子們感到高興,但無心去參與這類活動,小隊的覆滅時刻縈繞在自己的腦中。

葉靈並沒有太多心思觀察堡壘內部構造,斯萊特為他準備的房間已經收拾完畢,索性躺下靜等午夜的偵查工作。

五個小時後

葉修與另一位特工先行出發,由於語言不通的問題導致葉靈和第四堡壘的其他特工溝通起來十分困難,只得獨自行動。

專業的手語並非一時能夠學成,放眼整個堡壘可能只有葉修與另一位傳奇特工專門學習過這種溝通方式,目前而言另一位傳奇特工下落不明,並未在堡壘發現蹤跡。

葉修找到了一處燈火通明的現代科技大廈,「這應該是就是他們的住所,曾經的科技大廈看起來都被改造成為居住點了,如果能把這裡炸掉,就可以減少不少麻煩。」夜裡,葉修指着遠方明亮的辦公樓對另一名特工說道。

和平年代已經停止生產高威力爆炸產品了,軍事基地附近的防空設施也是通過撞擊攔截而非爆炸,現在能見到的破門炸藥威力十分感人,拋開炸毀的想法,只能觀察頭目所在位置將其擊斃從而解放地區。

「並不,傀儡不會做這麼明顯的蠢事,我們的工作也並不應該如此困難。」特工對葉修的想法做出回應。

傀儡頭目並不是白痴,反而特工顯得是過街老鼠一般,現如今生存空間被壓縮到只剩下地下堡壘,面對絕對的人數、裝備優勢,想要取勝就只能使用那些和平時期名為「卑劣」的手段,對付敵人並不需要什麼仁慈。

葉靈的工作內容與葉修近似,不過目的並不在於給出的基本任務,她不斷尋找這機場內可能存在的突破口。

所在的機場外圍並不屬於傀儡的巡邏範圍,在這裡可以清晰看到傀儡的巡邏路線。

傀儡交接的時間到了,兩支小隊從兩輛公交車上下來,接替了一部分人的工作,結合之前所觀察的動向,一些規則在葉靈腦海中產生。

如果兩輛公交車交換所有人可能需要來回開很多趟,有機會在半路截停影響他們的換崗速度,但傀儡並不會用如此簡單的方式換崗。

公交車不應該毫無防備的出現在馬路上,葉靈想到,一定會有什麼方式保護公交車,在她看來保護公交車的方法可能是伴有機動部隊防護,但這種成本難以想像,雖然傀儡並不需要考慮人力、物力。

機車小隊護送也是一種可行的方案,集群機車聲音較大很容易引起他人注意,葉靈沒有聽覺,無法判斷是否有機車來往,這種想法被記錄在筆記本上保留。

葉靈返回堡壘,今日的偵查工作已經完成,對於傀儡的人員替換方式還需要其他偵查員的協助,同時判斷傀儡是否還存在其他可能存在的方案。

折回基地後斯萊特給了葉靈一份關於前一段時間黑桃小隊的調查報告,是一份關於機場周邊傀儡分佈、設施布防的概要圖,同時也為葉靈傳輸了洛塔城的衛星圖。

「這幫傀儡有一部分是步行過來,有一部分是坐車,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什麼特殊發現。」斯萊特將黑桃小隊的梅叫到葉靈身邊,為其解釋了調查報告的具體內容,梅作為一位老牌特工也是堡壘內除葉靈外僅剩的兩位女特工。

藉助調查報告的內容,葉靈開始了大膽的猜測。

行進點為機場高速公路,附近有商業街道,傀儡組織會安排防禦但是人數並不會太多,很有可能根據地就在其中,看起平靜實際上裏面住着一堆傀儡,傀儡們可能有兩個集合點。

兩個集合點位於街道的中間與盡頭,盡頭的人員距離機場較近可能會選擇走向機場,中間位置則由公交車接送,如果是這種情況就不需要什麼摩托護衛,最盡頭位置傀儡首先派遣第一批人行進,正常人跑步速度可以穩定保持在10公里每小時。

假設集合點距離機場10公里,步行者派遣第一支隊伍率先行進5公里,第二支隊伍與公交車同時出發,高速路上公交車行駛速度快,只需要10分鐘便能抵達機場,而第一支隊伍還在6.7公里左右的位置,與第二支隊伍相距5公里。

公交車將人送回街道中間的停留點,接上第二批人,算上機場上下車10分鐘以及停留點上下車時間10分鐘,公交車再次出發第二隊人才剛行進5公里,第三隊人再次與公交車同時出發。

當第三隊人出發時,第一隊人已經完成交接,起身走回營地,第二隊人已經行進一半,公交車在整個過程中距離傀儡小隊最遠只有2.5公里,如果這種假想成立,那麼整個換班過程將沒有任何辦法擾亂。

想到這裡不免想到了整個堡壘的現狀,特工們人手不足,平民屬於容易被控制的群體,現在還無法確定哪些人不容易被控制,同時這些平民也沒有經過任何專業的訓練根本無法與這些思想統一精神一致的傀儡對抗。

「不行,這也不行。。。」無數個想法在葉靈腦中湧現,但這些想法都被自己一一否決,作為一個基本特工所能想到的事情,那些傀儡也必然會有所察覺,整個堡壘的特工被控制了將近百分之九十五,葉靈沒有資格說自己的能力足以碾壓數個特工。

「你知道典獄長規則嗎?」梅在紙上寫出內容遞給葉靈,這也是她與葉靈唯一交流的手段,葉修還未折回沒有辦法翻譯葉靈的手語。

「你是說希爾斯·維恩的典獄長規則嗎?你說的也是,我們現在確實陷入了這個規則之內。」

希爾斯·維恩玩弄人性的卑劣事迹被其親近的手下意外泄露,這也加速了典獄規制的結束,而他所創立典獄長規則的醜惡罪行流傳至今。

在職期間,希爾斯·維恩沒有將監獄規則告知囚犯,每當囚犯不幸觸犯規則條例便會受到相應懲罰,囚犯想要避免受罰就需要避免一切可能會觸發規則的行為,但可惜的是規則由典獄長希爾斯·維恩制定,當囚犯發現了某一行為不會觸發規則,那麼典獄長就可以把這一行為變成規則。

這個故事充分的告訴葉靈在這種情況下自己乃至於特工們都像是典獄長規則中的囚犯,每一個舉動都可能會被傀儡針對,而想要避免與傀儡出現摩擦就完全需要看傀儡的心情。

早上8點

腦袋渾噩的葉靈從房間走出,滿腦子都是小隊覆滅的場景讓她的精神難以集中,看樣子短期內沒有辦法接受這已發生的事實。

「葉靈姐姐準備去哪裡呢?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堡壘內年輕的護士很喜歡葉靈,同樣也很喜歡葉靈那一雙可以變換顏色的眼睛。

護士今年16歲,剛在幾個小時前過完堡壘舉辦的兒童節,也是堡壘內年紀最小的女孩,原本呆在一個業餘的護理學院上學,第一次外出實習沒想到就遭遇了現在的事情。

護士原本已經被傀儡化,但在一次特工的反擊中,特遣小隊恰巧擊斃首領,解開了一部分平民的控制,並且從目前看來還沒有被再次控制的跡象。

今天她向倉庫管理員借了本關於手語學習的書,希望可以和葉靈進行交流,脫離了傀儡控制的護士學習能力並不是很出色,外加上堡壘內總是會出現一些突髮狀況,人們的作息時間也變得不規律,也讓部分人產生了些精神上的壓力。

僅僅四段手語便讓護士有些崩潰,從基本的問候語開始,打招呼、自我介紹、多多指教、再見類的禮貌語句,總體下來學習花費了兩個小時的時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