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獄後:全世界為我臣服》[出獄後:全世界為我臣服] - 第8章 人間煉獄

蕭九龍的聲音不大,在場的所有人卻聽的清清楚楚。

「你們勾結在一起,不管別人的死活,那些孩子才七八歲啊,你們怎麼下的去手!」

虎哥哈哈大笑。

「我真佩服你的勇氣,都自身難保了還惦記着別人,既然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在我眼裡那些賤民和豬狗一樣,只配給我做賺錢用的工具。」

何洪波彷彿看到了傻子。

「蕭九龍,你全家都死光了,你還是趕緊去陪他們吧,你死了我和虎哥就能佔了你家再開個大型**了。」

何洪波和虎哥同時會心一笑,滿眼都是金錢。

敗類和惡人起飛,人間共地獄一色。

「你們都該死!」

蕭九龍殺機畢現,這樣的敗類根本不配活着。

濃烈的殺氣,讓何洪波和虎哥還有他們的手下,心驚膽寒。

蕭九龍此刻就如殺神降世,身上衣服無風自起。

伸手一抓,隱隱傳出龍吟之聲,地上一把刀騰空而起,穩穩的落在他的手中。

何洪波和虎哥如臨大敵,背上汗毛豎起,冷汗打**衣服。

「兄弟們,一起上殺了他。」

全副武裝的六扇門戰鬥人員,迅速子彈上膛,虎哥帶來的幫里精英,抽出趁手的兵器。

看着重重包圍下走投無路的蕭九龍,何洪波和虎哥又自信起來。

蕭九龍看着他們的反應笑了,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

在耀眼的陽光下,宛如死神的鐮刀。

「死亡如風,常伴吾身。」

「人間煉獄!現已降臨!」

刀是什麼樣的刀,斬盡天下惡人追魂索命刀。

兩百平米的範圍內,刀光遮蔽了太陽,鮮血灑滿了地面。

濃烈的殺氣伴隨着追魂的刀光,精準又迅速的斬在了所有人身上。

何洪波和虎哥絕望的發現,並不是自己的人包圍了蕭九龍,而是蕭九龍一個人包圍了在場的所有人。

發自心底的恐懼湧上心頭,死神的鐮刀不斷收割着邪惡的生命。

世界終於靜止了下來。

蕭九龍站在路**,身上乾淨如常,剛剛飛舞的鮮血一滴都沒有濺在他的身上。

何洪波和虎哥縱然見識過不少大場面,此刻看着躺在地上的手下們,也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我,我剛剛看到了什麼,我剛剛是在做夢,我一定是在夢裡。」

蕭九龍的話擊碎了他們的幻想與自我安慰。

「輪到你們了。」

威震南城多年的虎哥和何洪波隊長再也支撐不住,癱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彷彿回到了最無助的嬰兒時期。

「你,你不能殺我們,我們都是何家的人,你殺了我們何家不會放過你的。」

可笑至極,打不過就拿家裡大人的名號威脅人,跟小孩沒什麼兩樣。

「小小何家,算什麼東西。」

「你倆受死吧!」

蕭九龍輕輕抬手,手裡的刀旋轉着飛了出去,何洪波和虎哥在驚魂未定中被斬去頭顱,死無全屍。

「人不行我來砍,路不平我來鏟。」

蕭九龍腳尖輕點,消失在了馬路**。

龍魂殿清潔工嗖然出現,僅僅用了十分鐘,就將大街恢復如初,絲毫看不出剛剛這裡經歷過一場大戰。

龍神殿做事向來滴水不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