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獄後:全世界為我臣服》[出獄後:全世界為我臣服] - 第7章 碰瓷(2)

中年夫婦哪裡見過如此令人膽寒的人,驚懼之下口中吐出鮮血。

生生嚇死在當場。

蕭九龍深吸一口氣,殺意頓消。

抱起地上的孩子,輕輕的放到車裡。

「你先送他去醫院看病。」

冷如月這次沒有反對蕭九龍殺人,而且還非常認可他的做法。

「你動作快點,要是讓六扇門的人知道就麻煩了。」

冷如月的車剛走不久,遠處來了十幾輛車。

「你們走不了了,大街上殺人,簡直不把我們六扇門放在眼裡。」

車上浩浩蕩蕩的下來一群全副武裝的戰鬥人員,中間之人正是江海市六扇門,行動隊隊長何洪波。

何洪波大手一揮。

幾十名全副武裝的戰鬥人員將蕭九龍團團圍住。

「光天化日大庭廣眾之下當街殺人,你好大的膽子。」

蕭九龍對面前的人視若無睹。

「我殺的人個個都該死,他們採生折割罪不容恕,而且看樣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六扇門真是好大的狗膽,放縱罪犯不聞不問。」

何洪波一愣,眯着眼陰毒的盯着蕭九龍。

「呵,我做事一向如此,哪裡輪得到你這種人指手劃腳。」

「給我把他抓起來,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殺人,真當我六扇門是擺設了。」

呵呵,路上的地痞流氓不抓,反倒是對打抱不平的人不留絲毫餘地。

「抓我?憑你們也配?」

蕭九龍不屑的表情,穩如泰山的氣勢,還有地上的屍體讓何洪波突然覺得,好像碰到了自己搞不定的硬茬子。

「你到底是誰,江海市街面上的大小事務,都屬於我六扇門管轄,你知不知道這麼做是壞了規矩。」

「規矩?我蕭九龍就是規矩!」

何洪波沒想到蕭九龍如此強硬。

「原來你就是那個蕭家的餘孽,你不夾起尾巴老老實實做人,還敢大搖大擺的出來裝什麼路見不平的大俠。」

「如此不懂規矩,蕭家滅的真是一點都不冤。」

惡人從來不講道理。

這時候一輛奔馳後面跟着兩輛商務車疾馳而來。

南城虎哥戴着拇指粗的大金鏈子,小弟攙扶着下了車,扔給何洪波一根煙。

「何隊長,還是你動作快,我還沒到你就把人抓住了。」

何洪波點起煙深吸了一口。

「那是,你一給我打電話我就趕過來了,人是我直接帶走還是交給你。」

虎哥露出滿口的大金牙,狠毒的看了一眼蕭九龍。

「當然交給我處理,他打死我的小弟,壞了我的生意,我要是不親自弄死他,以後還怎麼帶小弟,在南城誰還給我面子。」

「既然虎哥說了,那人就交給你帶走,至於怎麼處置都是你說了算,不過這個月的分利你得長點了,我可是冒着被上面處置的風險吶。」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的錢就是你得錢,少不了何隊長的。」

何洪波對着帶來的戰鬥人員下達命令。

「兄弟們該收工了,今晚上去虎哥場子好好瀟洒瀟洒。」

沆瀣一氣,黑白不分。

所謂的正義跟邪惡成了朋友,公道也失去了他該有的意義。

蕭九龍對他們的忍耐到了極限。

「我說讓你們走了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