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獄後:全世界為我臣服》[出獄後:全世界為我臣服] - 第2章 錢家大小姐(2)

站在那裡,身上散發出的氣勢讓人心驚膽顫。

在江海市,還沒有人敢和李家錢家正面起衝突。

周圍的人竊竊私語,都在等着看蕭九龍的好戲。

禮金台的動靜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

錢文婧,江南錢家的千金,氣勢洶洶走上前,

「你們都在幹什麼,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賬房拿着一張冥幣,

「大小姐,他就是來搗亂的,大喜的日子竟然送冥幣。」

錢文婧現在是炙手可熱的大小姐,看到蕭九龍這個陌生面孔,哪裡能將他放在眼裡。

「今天是我錢家大喜的日子,我不想見血,我給你一天的時間趕緊跑吧,過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呱噪!」

錢文婧簡直不敢相信,這倆字是從面前年輕人嘴裏吐出來的。

在江南省在誰敢不賣錢家的面子,她從小到哪裡都是讓人捧着,何曾受過別人的呵斥。

「我錢家你是惹不起的,你現在立馬跪下道歉,我讓你死個痛快。」

夠猖狂,不過錢文婧確實有說這話的資本。

要是一般人的話,今天就算是不死也得扒十層皮。

蕭九龍抬手就是兩個耳光。

錢文婧的臉上清晰的指印腫了起來,口吐鮮血。

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預料,在江南省誰敢不賣錢家的面子,從小到哪裡都是讓人捧着。

還從來沒人敢動錢文婧一根手指頭。

周圍的賓客也都詫異,這年輕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錢文婧捂着臉,眼神里充滿怨恨。

「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你是誰不重要,在我眼裡你跟一隻螞蟻沒什麼區別。」

囂張,狂妄!

絲毫沒有把江南省赫赫有名的李家大小姐放在眼裡。

錢文婧身後的保鏢大約四十多歲,太陽穴高高鼓起,顯然是一位先天級別的高級武者。

「大小姐,讓我來給你出口氣,你說怎麼處置他。」

有眼尖的賓客認出了這位先天武者,是曾經赫赫有名的江南綠林頭目,黃安霸。

「黃安霸都要出手了,這位年輕人看來凶多吉少啊。」

錢文婧咬牙切齒。

「殺了他,要讓他死的痛苦萬分才能泄我心頭之恨。」

黃安霸看着蕭九龍,心裏突然有些發慌,彷彿自己面對的是一座山。

他甩了甩頭,覺得自己一定是看錯了。

「大小姐,我的分筋錯骨手會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黃安霸身形變幻,由掌變爪,猛撲過來。

蕭九龍不退反進,向前邁了一步,身上氣勢陡然暴漲。

瀰漫的殺氣令所有人打了一個冷顫。

「滾!」

一聲輕喝,龍吟帶着風雷之聲響徹全場,震的大廳里的人耳朵嗡嗡直響。

迎面而上的黃安霸七竅噴血,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再也沒有了生息。

剎那間,萬籟俱寂。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多喘一口。

過了好一會,終於有人反應了過來。

「龍吟功,是蕭家的獨門絕學龍吟功。」

蕭家,五年了,在江海市從來沒人敢公開提起的兩個字。

自從蕭承業死後,蕭家也成了禁忌。

賓客都是江海市有頭有臉的大人物,紛紛看向面色冷峻,眼神凌厲的蕭九龍。

宴會廳里台上的李雨菲心裏一顫,蕭家不是已經都死絕了嗎。

李雨菲皺起眉頭仔細盯着看了好一會,才終於確認,他就是五年前逃掉的蕭家唯一倖存者,蕭九龍。

「你,你竟然還活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