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識江南》[初識江南] - 第4章 入學

想起初識低着頭委屈巴巴的模樣,笑到南方的小丫頭還挺認生的。

後又想想,她跟自己同齡,幹嘛總覺得人家是小丫頭。

然後又肯定道,個頭原因,模樣看着比江凌還小,人嘛,視覺動物。

因為是開學第一天,初識儘管睡的很晚,也強撐着起了個大早。

仔細的檢查着學習用具,附中的冬季校服是墨藍色為主的運動褲,邊線兩條白色,上身同樣,胸口印着校徽,背後是校名。

校服周佩雲提前洗過,初識試穿後尺碼合適,便背着書包下樓,今天開學第一天,不跟他們吃早餐說不過去。

想起昨天晚上的烏龍,初識長呼了口氣,硬着頭皮下樓。

江凌此刻趴坐在餐桌上,沒個正形,手裡握着張炸餅往嘴裏強塞。

江錦山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你就不能好好坐着?誰家的姑娘跟你一樣。」

江凌聽完絲毫沒往心裏去,動都沒動一下維持原狀。「你家姑娘獨一無二,你偷着樂去吧。」她現在心情很不好,一個多月時間,老哥都沒跟她說過話呢,今天早上一問,人又走了。

江錦山實在拿她沒辦法,「你看我那天樂了,我看是偷着哭還差不多。」說完便轉身不想再看她,透過手中的報紙看到了下樓的初識,一下又笑了起來

「小識起來了,快來吃早餐。」

周佩雲正從廚房端着砂鍋出來,對着初識招呼。「小識快來,媽媽給你煲了蔬菜粥,喝完舒舒服服的去上學。」她眼神關切,因為笑意眼型微微下垂。

江錦山看到,趕忙將砂鍋接了過來,微不可聞的責怪,「叫我去端就行了,也不怕被燙到你。」

初識將兩人的恩愛盡收眼底,輕聲問好,拉開餐椅坐下,將書包掛在椅背上,端起蔬菜粥小口的喝着。看着餐桌前的幾人,餘光不自覺的往樓上看了幾眼。

「姐姐,一會兒我帶你去教務處報到,你別緊張哈。」江凌提起精神,端着碗坐到了初識旁邊,很親熱。

從來北京到現在,初識與她說話的次數不超過三次,每次都是急急結束話題,然後走開,但是江凌的熱情卻不減反增,一次比一次更熱情的湊過來,抗打擊能力超群。

「那謝謝你啦。」初識彎下嘴角說。

「你跟我客氣什麼,學校的路我也門清」江凌不知道驕傲個什麼勁兒,眉飛色舞的仰着頭。「一會兒時間還早的話,我可以帶你逛逛學校。」

「行呀。」面對熱情的小姑娘,初識很難拒絕。

江錦山將視線從報紙上收了來,也沒瞧她,反對着初識說調笑「是門兒清,她能不清楚嗎?隔三差五不是被請到教務處,就是辦公室的。」

江凌臉一下就白了,被親爹揭老底,面子有些掛不住。吭吭哧哧的像說著什麼,半天也沒吐出幾個字。最後看向周佩雲,像是在求救。

初識從紙盒抽出張紙巾擦拭嘴邊,像是在掩笑。

這對父女的相處模式,真好。

「你總說凌凌幹什麼,女孩調皮些在學校不容易被欺負。」周佩雲接收到信號打圓場,然後給初識添了些粥。

「媽說的對。」江凌抱到了大腿,狐假虎威「我在學校以後可以罩着姐姐,誰都不會欺負她。」

「我花錢讓你去學校,你別給我搞些惡勢力小團體,你讓我省點心。」

「反正請家長也是媽媽去,你怎麼不省心了。」江凌反駁,鐵了心的要和江錦山作對,有了周佩雲庇護,她是一點都不怕,嘴裏念念叨叨「我這麼善良的人,能跟惡勢力沾邊?」

這頓早餐就在這對父女的拌嘴中結束,沒有很尷尬,自始至終都沒有見到江南的身影,初識反倒覺得輕鬆。

周佩雲囑咐了一堆話,然後和江錦山一起將她和江凌送上了車。

初識不太愛說話,也沒有什麼話題,上車後就一直坐在后座,很安靜。

江凌是個閑不住的,現在可找到機會,初識跑都跑不掉。

「姐姐,以後學習上有什麼問題你找我哥,學校有人欺負你,你就找我。」江凌抱着雙臂支在兩人中間的書包上。「我給你辦。」她今年高二,成績也算名列前茅,不過是倒數。智商這點沒有跟江南平均好,吃了大虧。

初識看向她,扯出個微笑,有些好奇「附中的學生欺生嗎?」從始至終江凌一直說要罩着自己,初識難免覺得新學校學生抱團嚴重。

江凌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尷尬的笑道「不是」頓了幾秒後,心裏莫名愧疚,不敢看她,慢悠悠的說「是我能為你做的只有這些了。」

初識愣了幾秒,隨後笑了,發自真心的笑意,胸腔里溢着股溫熱。

鬼使神差的抬手像昨天他那樣,摸了摸江凌的頭。

江凌只覺得她的模樣好看,沒想到笑起來的樣子更美,嘴角的兩個梨渦漸顯,秀氣又甜美,饒是她這麼臉皮厚的看了都有些臉紅,害羞道「你這動作,很像我哥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