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識江南》[初識江南] - 第3章 少年

想想在車裡所做的心理建設,這次沒有拒絕,彎腰換鞋時,輕輕的回了聲好。

周佩雲一下有了精神,散了方才那副吃力的模樣,進了廚房,邊走邊笑。

排骨湯不燙,是溫熱的,初識快速喝完之後,跟周佩雲道了晚安,回房間癱在床上。

脖頸上的圍巾有些渣臉,被她順手扯下。

心裏有些慌亂。

她的關心,突如其來。

在她的人生要走到盡頭的時候,她突然對忽視多年的自己有了彌補的想法。

一步一步試探着走向自己那顆對母愛早就沒有期待的心。

五歲之前的記憶她早就記不得了,周佩雲對她的關懷從屏幕走到現實,讓一切有了不真實的感覺。

她向來機敏,此刻卻尤為笨拙。

那感覺朦朦朧朧,她站在霧裡,看不真切。

接下來的幾天初識倒是沒再往外跑,整天躲在房間的書房,不是看書就是畫圖,四月初有一個全國青年建築設計大賽,她上個月就報了名,這段時間一直在做參賽準備。

用餐問題,她特地去找周佩雲和江錦山交流過,希望能專心備賽,畢竟開學後要將精力放在學業上。

兩人反對,還很支持,決定以後三餐會送進房間,讓她專心備賽。

江錦山聽完更是讚歎,「聽你媽媽說過你之前就拿過不少賽事獎」

初識也不謙虛,笑着點點頭。

「我看過你的學籍資料,成績一直都是年級前五,還得過省級的奧數二等獎,和兩個全國賽事的建築獎,你的保送應該不成問題。」

初識思考片刻心裏還是沒底,要是還在上海,她的保送是十有八九穩的,但是轉學籍來北京,陌生的學校以及保送率,讓一切成了未知數。

江錦山再度開口,「過幾天,江南也該從奧數國家集訓班回來了,也是個聰明孩子,你們同年級還是一個班,以後互相幫助,」他眼裡溢滿了驕傲,跟提及江凌時的神情不一樣。

初識回到房間後打開電腦,繼續畫圖,神情專註。

忽而鬼使神差的閃過一道名字,江南。

初識連忙晃晃腦子,要專註。

轉眼離開學還有一天時間,初識連續熬了一周,終於將設計構圖趕出來了,接下來就是渲染,會比之前容易的多。

初識端起水杯,晃了晃見底的杯子,神情懨懨的拖着身子下樓。

凌晨兩點,走廊以及客廳的燈都熄了,屋外烏壓壓一片,看不見五指。

初識是個膽小的人,總覺得在沒有一點燈光的情況,會有不幹凈的東西在後面追着你。

這都要怪自己太小就接觸了那些烏七八糟的恐怖電影,至今還給自己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心理陰影。

初識穿着地板拖鞋,棉質的鞋底走路很輕,沒有聲音。

她縮着身子,邁着小步往探着下樓,畏畏縮縮的來到了客廳,正在憑藉記憶摸索着開關方位。

不遠處的廚房裡卻傳來一道一陣輕笑,不輕不重,是一個男生。

那聲音低冽溫潤,帶着幾分慵懶,很好聽。

「明天要先去跟小方說一下具體情況。」少年再度開口,聲音依舊清冽勾人。

原來是在打電話。

聲音的主人應該就是江叔叔的兒子,江南。

不知為何,她沒有出聲,也沒有開燈,而是僵直在原地不敢動作,聽着兩人的對話,許是偷聽的緣故,她心臟處跳動的頻率有些加速。

「**,你這天天凹學霸人設,你累不累呀。」電話那頭沈子陽擺弄着樂高零件,不時的發出碰撞分類的聲響。

江南懶得理他,從冰箱里拿了瓶蘇打水,然後合上。「你管的還挺多。」

沈子陽突然想到什麼,八卦道「明天咱們班要來轉校生你知道嗎?」可算是打通了這位爺的電話,他現在恨不得把寒假期間班級發生的所有雞毛蒜皮分享給他的好兄弟。

江南沒說話,讓他自顧自的發揮,班級微信群他基本不看,更何況之前他在集訓隊,哪有時間八卦。

「他們都說是從上海轉過來的學霸,也得過奧數競賽的獎,好像還有什麼建築設計獎,還是國賽級別的。」電話那頭小聲嘀咕道。「就是不知道是男是女。」

聽完,江南明白了他所說的轉學生是誰。

深邃的眼眸微轉,望向窗外的月色,情緒壓得更深。

少年背對着她,半靠在島台邊,初識偷瞄着探頭,藉著月光隱約間看見一個高挑的背影,有些清瘦。

沈子陽沒抱怨夠又添了幾句,「校領導真的沒有人性,為了一本升學率,什麼大神都往裡招,我爸說了,我排名在哪,家裡的地位就在那。」越說心情越糟,沒了整理零件的心情,把零件盒往桌上一丟,眼裡沒了半點生機「估摸我這輩子是不能在我家出人頭地了。」

「別太悲觀」江南半是安慰半取笑,手腕來回晃動着水瓶。

初識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