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為卿來》[穿越之為卿來] - 第2章 拾荒老頭

同樣的暮色里。高樓林立,月亮卻早早的掛在天空上,遠處高樓的顏色燕明陽依舊看不清,這次不是因為天色灰暗。不過是一個失戀男人的心痛已經蓋過了眼睛裏面的光。

燕明陽又一個人靜靜的走到了他常去的公園裏面,他知道他的那個家已經回不去了,或許今天晚上要像昨天的老頭一樣,他也需要一個人流浪了。想想昨天自己還嘲笑拾荒老頭,今天的自己又何不相似呢。燕明陽心裏自嘲「好人不好做啊」。

燕明陽坐在公園石階上,同樣的位置同樣的人,只不過手裏面已經不是同樣的水瓶了,昨天的礦泉水瓶,今天卻換成酒瓶了。「昨天新聞不是說有月全食嗎,月全食啊,月全食啊,二十多年沒有關注過天文氣象,今天老子卻要跟你耗一耗了,月亮啊月亮啊,你說跟你許個願望能和流星一樣有用嗎?」燕明陽坐在公園石階上看着月亮獨自念叨着。

「小夥子,你這個酒瓶子還要嗎。」 燕明陽身後傳來了一句。

「哈哈哈,老頭,你又來了,哈哈哈,老子剛才還在想你呢,說你今天還會不會來找我要瓶子,哈哈哈,這樣老爺子你坐這邊,咱爺倆喝點,喝完這些酒,酒瓶子你都拿走怎麼樣?」燕明陽看見昨天來拾荒的老頭又來這裡找自己要瓶子有些好笑,雖然他身上的味道還是有一些刺鼻,但已經醉醺醺的燕明陽來說已經聞不到這個味道了。

拾荒老頭一怔然後什麼也沒說,就大方的坐在了燕明陽身邊,然後隨手拿起來一瓶酒,「小夥子,有心事?」沙啞的聲音彷彿好久沒有說過話一樣。「這個酒不好喝,只有像你們這裡的二鍋頭才夠勁。像這樣的啤酒馬尿一般根本解不了小夥子你的憂愁啊。」

「哈哈哈,老爺子,你怎麼猜到我有心事了?不過你別勸我啊,老子不愛聽,今天我倆就只是喝酒。對了,老爺子,不是我說你啊,我昨天不是給你五十塊錢嘛,洗個澡按按摩,你老體格要是行你就再找個妹子,哈哈哈,五十塊錢不夠的話,你就和別人提我的名字,准管用,要是不好使的話你大不了就被揍一頓唄,有啥的,沒準你還能訛一筆錢,哈哈哈。」燕明陽大笑着說道。

「呵呵,我沒你這麼賤。不過我想到了,我今天還會遇見你,所以你那個五十塊錢我沒花,去給你買了一個吊墜保佑你平安的,轉運的,很靈驗。」拾荒老頭喝了一口酒,一副煞有其事的神棍姿態。

「得了吧。就扯這些沒用的,還買吊墜保平安,老爺子,你還不如說今天月全食是你用我給拿的五十塊錢做出來得了。而且我喝了酒但是沒喝多啊,你老就別想着騙我錢了,我兜里一分錢沒帶啊,騙酒的話你隨意,今天我們不醉不歸,醉了也不歸。」燕明陽一擺手然後無所謂的說道。

「小夥子,不過失個戀怎麼感覺世界欠你八百萬的樣子。」拾荒老頭看着面前這個滿臉寫着不得志樣子的男生說道。

「失戀,沒我這個慘。老子的女人跟別人說我愛你,你知道么,她想找更好的老子不攔着,但是她不該瞞着我啊,我們好聚好散,我燕明陽在她眼裡是拿不起放不下啊?還是說我認識她這幾年都看錯了,她不過拿老子當個汽車第五胎罷了?」說著說著燕明陽激動了起來,他也不知道面前這個老頭怎麼就那麼容易讓他把心裏話都一股腦吐出來,是因為昨天老頭那一瞬間的眼神覺得老頭不是壞人,又或者覺得即算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