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我才不是炮灰女配》[穿書:我才不是炮灰女配] - 第4章 冷峻的面容出現一絲情緒的裂紋

林晗現在哪裡還顧得上其它,頭暈帶來的失控感讓她只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緊緊抱住劉野的大腿。

而劉野也沒經歷過這種狀況。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在朝政的漩渦中周旋拼殺,從來沒有同女子這般親近過。

雖隔着衣料,但女子身上那極致柔軟的兩團觸感,他卻是在敏感地感受着。

向來冷峻的面容也難免出現了一絲情緒的裂紋。

看到林晗蒼白的臉色,劉野扒開她緊抱着自己大腿的胳膊,慢慢地將她扶到椅子上坐着。

林晗雖頭暈得難受,但見對方會有這樣的舉動,也放下心來。

能下意識地關心弱者,至少說明這人不是壞人。

搶她去做壓寨夫人的話,是嚇她的。

她沒看到的是,在她身後的一群人一副快要驚掉了下巴的模樣。

他們哪裡見過劉野這般堪稱「溫柔」的樣子。

——我們公子這是看上人家姑娘了?!這萬年鐵樹今天開花了!

劉野注意到手下的視線,一個眼風掃過去,眾人不約而同地轉移了視線。

雖然他們平日里也敢和主子開開玩笑,但要是真觸到劉野逆鱗,他有千百種方法整你。

看林晗頭暈得難受,劉野不自覺地皺了眉頭。

他從懷裡掏出一個白瓷小瓶,遞給林晗:「打開聞聞。」

林晗抬頭看了看劉野,覺得對方也不可能拐彎抹角地害自己,就接下瓶子。

指尖碰到了劉野的手,但她已經難受得沒注意到這些細節。

反而是劉野,在對方指尖碰觸到自己皮膚的那一瞬,呼吸一滯,**的感覺傳遍全身,明顯能察覺到自己的心漏跳了一下。

對方已經拿走了自己手上的藥瓶,可被觸碰的皮膚還在隱隱發燙。

那指尖像是有什麼魔力,一旦挨着了,不僅會燙在手上,還燙到了臉龐,燙到了心上。

林晗打開瓶塞,對着瓶口深吸一口氣。

一股極其強烈的氣味霸道地衝進她的鼻腔,差點沖飛了天靈蓋。

林晗被這味兒沖的身形一晃,差點一個沒坐穩掉了凳。

不過還好,她及時穩住了身體。

沖鼻的氣味漸漸散去,她的頭暈也好了許多,腦袋逐漸恢復清明。

林晗塞好瓶塞,心懷感激地將藥瓶還給劉野:「謝謝伯伯!」

劉野還在感受破天荒第一次臉紅害羞的少男懷春,這一聲清脆的「謝謝伯伯」,直接敲碎了他那旖旎懸浮的心思,把他拽回了清醒的現實。

「咳咳」他捋了捋自己的「鬍鬚」,用可以刻意壓低的聲音自然地裝作老成樣子,「不用謝。」

屋外的雨下個不停,倒春寒的冷風吹進屋裡,吹得林晗一個激靈,也吹散了劉野上頭的熱情。

冷靜下來的劉野坐下來,看着面前偶遇的姑娘問道:「你怎麼被綁來的?」

「我和她本來和朋友在外遊玩」林晗指着趙沁雅,「和朋友走散後被人捂嘴中了葯,暈了過去,再醒來就在這了。」

她把自己如何想辦法逃走又被捉回來的經過如實講了。

「會武功?」劉野聽後有些意外,「身手怎麼樣?」

「花拳繡腿,三腳貓的功夫。」她不是謙虛,是心虛。畢竟是魂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