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進男頻文,她被迫拯救炮灰師尊》[穿進男頻文,她被迫拯救炮灰師尊] - 第6章 孱弱真是她的人設

縱使不讓自己住進冷劍閣,他平時傳授自己法術也應該在這閣中吧?

陶落扭捏着,她師徒二人孤男寡女共處一院,你來我去的,不生出些情都對不起作者的設定。

陶落有些難為情地幻想了一番。

然而,事實是,她想多了。

白止胤為了擺脫自己「偏心」的人設,專門開設了一門「劍尊輔導課」,面向天荇城所有弟子,準確的來說,是剛招入門的新弟子。

陶落這次不能做個小透明了。她幽怨地掃了周圍一圈,自己站在一眾平均年齡十歲以下的小師弟小師妹面前,顯得尤為明顯。

她覺得自己這是鶴立雞群,可高座上那位怨種劍尊卻把她當成教學試例對象。只見這位祖宗說完理論知識後,袍袖抬起,指向陶落肅穆道:「你來,先試試。」

又是她!每次都是她!怨種!這傢伙真箇怨種!陶落嘴角抽了抽,心中嘀咕他數下,提起手中的木劍上前。

她站在木劍上搖搖晃晃飛了出去,最後停在三丈高的地方開始晃悠。她可不敢飛太高,摔下來就殘了。

她以前也看一些師徒戀的修仙小說,裏面描寫師尊教徒兒御劍,一般不都會有嬌弱徒兒腳底一滑摔下空中被溫柔師尊一把接在懷裡,然而兩人在高空中慢鏡頭轉啊轉,互相對視,電光火石之間萌生愛的火花的劇情嘛!

她以為她也會有這種待遇,於是第一次飛時一用力咻地飛上幾十丈的高空,最後腳底是滑了,身體也摔落了,只是她那個怨種師尊穩坐高椅之上,眼帘都不抬一下,眼睜睜見她摔折了一副膝蓋骨,最後在床上躺了一周才漸漸緩過來。

她這是被荼毒了,被那些師徒戀小說荼毒了。

哦不對,她這是沒認清自己身份。她是女配啊,人設還是個單相思啊!

所以一個月下來,她學聰明了。她在低空中晃蕩了數下,最後落在白止胤面前,拱手道:「師尊,弟子學會了。」

「你學會了什麼?」白止胤冷淡道。

「學會了御劍飛行。」陶落道。

白止胤睜開清冷的眸子瞟她一眼,嫌棄道:「你那是飛行嘛?你那是爬行。」他的聲音不大不小但穿透力極強,崖台上幾百個小屁孩紛紛大笑起來。

陶落:「.……」

「意志不堅、畏手畏腳,怕摔學不會飛行。」他甩袍站起來,背着手緩緩走到眾弟子中間,開始拿她舉反例。

陶落:「.……」

她陶落好歹也是個大學生,學個基本的御劍飛行術有何難?!於是她開始沒日沒夜拚命練習,如此又一個月下來,她渾身骨頭摔得基本散架,奈何飛行術是一點都沒進步。

於是她哀怨地敲開系統,問道:「九天啊,學御劍飛行有什麼訣竅嗎?」

九天叮嚀一聲,開口道:「有是有,不過對你無用。」

「為何?」

「因為作者設定,你的修為自始至終都只在鍊氣初期……不會御劍飛行術。」

「你……!你你!」陶落被氣得啞口無言,揉着渾身的酸痛咬牙切齒道:「所以無論是我做什麼努力,都提升不了修為嗎?」

「正是。」九天淡淡道。

「既如此,你每天看着我摔成這幅模樣,怎麼不提醒我一句啊?!」陶落哀怨道。

「不讓你試試,你如何甘心?」九天道。

陶落:「.……」

陶落忍着痛從地上爬起來,重新撿起身旁的木劍。這該死的作者……她踩上木劍,凝起真氣又騰上空去,飛至半空,腳底真氣忽地一松,整個人又雙叒叕徑直掉了下來。

這次她倒沒有垂直摔到地上。因為白止胤接住了她。

白止胤提着她的後脖衣領,就像提着一隻小雞。點足落地後,他手一松,陶落滾在了地上。

白止胤淡漠地凝視着她,他這一個月多多少少有注意到她在偷偷練習飛行,然而說實話,她這種天資,似乎就不是個修仙的料。

見她頹廢地跪坐在地上,又兀自嘆了口氣,雙手按着肚子,他睫毛輕扇了扇,問道:「摔傷了?」

腳下之人抬起一張無所謂的臉,搖了搖頭道:「肚子餓了。」

白止胤:「.……」

她是註定辟不了谷了,她想着什麼時候到城下門派中忽悠個廚師上日月宮來。

這具身體既然提升不了修為,那就不提升了。她既然努力過了,結果依舊不行,那又有何辦法。總歸她穿書的時候把腦子帶來了,她還有智慧和美貌。

對了,說到美貌,原主這個美貌啊,當真是……算得上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了。就是太瘦了,瘦骨伶仃的,所以從天上摔下來傷的都是骨頭。

看來也是日月宮沒有廚師的原因啊。

陶落偷偷瞄了瞄白止胤,欲起來,奈何腰酸背痛根本爬不起來。於是她伸出兩隻小手指輕扯了扯旁邊如木頭樁子般站着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