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惡毒炮灰後,她靠種田暴富了》[穿成惡毒炮灰後,她靠種田暴富了] - 第8章 你敢打我娘親試試(2)

咳着沙啞的喉嚨,有氣無力的解釋着,可話還沒說完,便被顧家大母打斷。

「撒謊!人是你生的,你是她娘,你怎能不知道那賤蹄子在哪,別以為有我家大兒給你們撐腰,我老婆子就不敢把你怎麼樣了!」

顧家大母說著便要將手中的拐杖揚起,朝床上的柳氏招呼。

「砰~」

那棍還沒落下,顧家大母便被身後傳來的響聲嚇了個踉蹌,一個撲通,坐在了地上。

顧柳然應聲而入,一腳便將那掩着的破爛木門踹了來,手裡拿着從屋外撿來的碗口大的石頭。

一身破爛紅衣,枯黃的頭髮糟亂成一團,再加上眼底的淤青,說是個女鬼也不為過。

若不是青天白日,怕是早已將屋中三人嚇丟了魂。

「你敢打我娘親試試!」

一句話,冷到了極點。

顧家大母雖是不止一次的見過顧柳然撒潑發瘋的樣子,可今日這般一進屋便舉着石頭要砸她,還是頭一回。

心中一顫,她癱坐在地上,竟連拐杖都忘了撿。

顧李氏和顧芷惜也被這般的顧柳然嚇了一跳,生怕那碗口大的石頭砸到自己頭上。

「娘,沒事吧!」

顧柳然將那塊石頭抱在懷裡,忍着腳痛,走到床榻邊,輕聲問道。

柳氏見此,眼圈已經紅了大片,看着眼前瘦弱的人,還是那副柔和的目光,有些欣慰的說出那句:「娘沒事!」

顧柳然又瞧着一旁滿臉淚痕的幼弟,正想伸手摸摸他的腦袋,誰知後者飛快的躲在了床榻後,回應她的便是更大的哭聲。

深嘆一口氣,她沒想到,原主帶給自己幼弟的陰影竟已經這般深了,看來,要讓他適應,還需一段時間。

此時,顧李氏已經將顧家大母扶了起來,方才那般畏懼也全然消散了。

顧家大母悶哼一聲,面上的怒氣又顯了出來,將那拐杖在地上敲的直響。

又瞧着顧柳然身上那破爛的紅嫁衣,心想果真是老三媳婦說的那樣。

一想到她在那籬笆下趴了半日,便破口大罵。

「顧柳然你這賤丫頭,你還敢回來,你可知你給顧家惹了多大的禍,真是有娘生沒娘養的東西!」

她越說便越來勁,竄着步子,又要拿拐杖去打,卻被顧李氏一把拉住了,望了望那塊碗口大的石頭。

「婆母,莫要和那般瘋子動手!」

經此一點,顧家大母才悻悻將那拐杖收回。

顧柳然笑了笑,一臉的無所謂,開口道:「大母一開口便說是我給顧家惹了麻煩,大母又從何得知?」

她邊說邊看向一旁的低頭不說話的顧芷惜,那雙凌厲的眸子,將後者看的有些許心虛。

顧李氏見此,忙將顧芷惜拉到身旁,又一次指着自己女兒臉上清晰可見的紅腫掌印,控訴道。

「然兒,縱然你平時蠻橫無理也就算了,可你將惜兒打傷,又搶了她的嫁衣,偷偷上了張府花轎的事,三伯母也沒有辦法替你撒謊啊!」

一番正派長輩的說辭,到了顧柳然耳里,只剩下四個字——道貌岸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