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惡毒炮灰後,她靠種田暴富了》[穿成惡毒炮灰後,她靠種田暴富了] - 第8章 你敢打我娘親試試

醇香粘牙,發膩的甜,熟悉的味道。

「真甜!」

她眯着眼,發自內心的感嘆,又從那布中拿起一個,遞到牧秦臻跟前,嬌俏道:「牧大哥,你也吃一個!」

他一愣,那糖便被女孩遞到了嘴邊,微微張口,甜膩便滑進了嘴裏。

他向來不喜歡吃這種東西,可這一次,出乎意料的,覺得還不錯。

顧柳然吃着芍糖,心裏卻隱隱升起一股擔憂。

張家那幫人絕非善茬,若是她那大母,還能應對的住,可若是她們找到了娘親家,可該如何是好。

難保不會為難她的便宜娘親和幼弟。

心中越想,她便越是着急,她本打算着,只要不露面,那伙人總歸是拿她沒有辦法的。

可現在,耽誤了這麼久,恐怕她那三嬸早就添油加醋的將錯都推到了她身上,畢竟,她顧柳然在誰眼裡,都是個壞種。

「牧大哥,我現在必須得回去了,今日,多虧你照顧了,我會儘快將那兩隻山雞和那頭山豬賠給你!」

顧柳然動了動自己的腳,覺得踝處已經沒有那麼疼了,站起身來,就朝屋外走。

牧秦臻看着她這般一瘸一拐的模樣,擔憂道:「顧家姑娘,你如今這副模樣,回去再受了欺負可怎麼辦,不如讓我同你去。」

「牧大哥,你已經幫了我許多,怎能讓你與我再去淌顧家的渾水,你放心,我顧柳然還曾未吃過虧!」

她心中想着原主幹過的那些事,心裏不禁抽了抽,確實是未吃過虧,可一吃虧便搭上了命。

「好了,就這樣,牧大哥,我先走了,回見!」

顧柳然趁着眼前人晃神間,留下這句話,便出了院子。

「可是,顧姑娘…」

牧秦臻看着那瘦弱卻堅定的背影,心中某處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顧柳然回到家時,破泥巴糊成的單間茅草屋裡正傳出來一陣一陣小孩的哭聲。

她對那哭聲極為的熟悉,因為原主曾不止一次的為了口吃的,將她幼弟揍出這般哭聲來。

可現在,這般聲音傳到她耳朵里時,只引起一陣心疼。

屋內,枯瘦的柳氏半卧在破爛的床榻上。

她的旁邊,趴着一個面黃肌瘦的小男孩,正怯懦的看着眼前的顧家大母和顧李氏,發出陣陣哭聲。

「我說大嫂,你就將然兒那丫頭交出來吧,她將我家惜兒打成了這副模樣,也就算了,畢竟都是一家人!」

顧李氏將顧芷惜拉到跟前,指着那個紅腫的巴掌印,有些委屈道。

隨後又嘆了口氣,繼續道:「可如今她闖了那麼大的禍,就算是想躲也躲不掉了啊!大嫂莫不是還想藏着掖着?」

顧李氏看着一旁憤怒的婆母,假意好心相勸,實則暗地點火。

「老大家媳婦,說,那賤丫頭死哪去了?」

顧家大母扯高了喉嚨,黑着臉,朝病榻上的柳氏質問道。

「婆母,我…我當真不知然兒,咳咳…然兒去了何處,前日她從屋裡摸走最後一個地薯後,便沒再回來,我本想着,身子…好些,就去找…的,可沒想到…」

柳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