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惡毒炮灰後,她靠種田暴富了》[穿成惡毒炮灰後,她靠種田暴富了] - 第7章 真甜(2)

人的眼睛,跺着腳,咬着牙吼出了那句。

「禍害!真是禍害!」

「……」

顧家大母絲毫不知,她口中的禍害此時正在牧秦臻家正吃的不亦樂乎。

「牧大哥,你這山雞烤的可真香,柳然好久都未曾吃過這麼好吃的的東西了!」

顧柳然擼着袖子,一手一個山雞腿,可不是她一人要霸佔兩個的,是牧秦臻說他不吃,硬是塞給了她兩個。

屋內的肉香饞的屋外那隻小黃狗圍着門嗷嗷叫,她將啃的一乾二淨的雞骨頭往門外一丟,那小黃狗便搖着尾巴撿了去。

一來一回間,她們便熟絡了起來。

牧秦臻一面捯飭着火炭,一邊看着顧柳然逗着阿旺,不知不覺間,嘴角便勾了起來。

可更多的是心疼,不知道,她有多久沒沾過葷腥了。

顧柳然嘬完最後一根手指頭後,便瞧見了偷偷望着她笑的人。

想到方才自己放蕩不羈的吃相,頓時小臉一紅,轉移視線,打量起這間屋子來。

她看着簡陋的屋中,稀落的幾件木製傢具,雖做工不精,卻收拾的異常整齊乾淨。

心中忽然又想到了,原主之前拒絕他的理由,除了嫌人家窮,便是嫌人家獨門獨戶,無父無母。

可她如今看來,這牧秦臻怕是一點也不窮。

二兩銀子說幫她還就還,兩隻山雞說扔就扔,放在這食不果腹的年代裏,怎麼說比村子裏的大多數人強。

再者,就憑他敢一個人上鬼林,就說明這個人是極為有勇氣的。

最重要的是,這人身高體壯,雖說看着糙了一些,可那五官也是極為端正的,她睡的褥子也是出奇的乾淨。

這般條件,放在現代,絕對是異常的搶手。

只能說,原來的顧柳然多少是有些不識好歹了。

她將目光收回,便又見眼前的桌上多出來一塊麻制的布,布里似乎包着什麼東西。

「這是?」

顧柳然望着那塊布問道。

「打開看看!」

牧秦臻坐在她對面,有些不好意思道。

她帶着些許疑惑,伸手小心翼翼的打開那塊麻制的布,幾塊栗子大的芍糖映入眼帘。

顧柳然看着那黃澄澄,發著甜香的糖,思緒忽然回到了小時候在外婆家的日子。

那時,家家戶戶吃的糖都是自己做的,有的用甘蔗,有的用甜菜,而她吃的最多的便是外婆用紅薯做的芍糖。

吃起來粘牙又香甜,可自從長大後,便再也沒嘗過了。

她沒想到,重活一回,她還能見到記憶里這般溫暖的東西。

牧秦臻看着望着糖發愣卻遲遲不動的顧柳然,面色一紅,開口道。

「這糖是我在鎮上賣野兔時,和一個老伯換的,他沒有銀子給我,便將這些糖給了我。」

他怕被顧柳然誤會,他這般年紀的男子竟還好吃這等甜膩的東西。

卻不知,她根本沒想到這一層,她笑着說:「牧大哥,這些都是給我的?」

牧秦臻點了點頭,見此,顧柳然才拿起一個放進嘴裏。

猜你喜歡